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6.看样子,他对你挺好的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823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59

王洛琦的一声嗲嗲的叫声让我颇为吃惊,也是在这一秒,她甩开了梁文浩的手,急急忙忙的从右侧走到了曾子谦的面前,一张脸上写满了委屈。

我瞥了一眼站在后方的曾子谦,忽然间底气不足。

有人说,所有的偶遇,其中必定存在蓄意,以前我和曾先生很多次巧合的相遇,让我信奉了这句话,然而这一刻的遇见,却完全出乎我的意料。

毕竟我和曾子谦,已经断的一干二净了。

余光略微扫向他,这才发现,他的眼神全部落在王洛琦的身上,我听他问:“怎么回事?”

王洛琦又发挥了她超强的演技,先是委屈的哼了两声,而后开口说:“表哥,你是不是跟嫂子有什么误会啊,怎么现在她身边多出个管闲事的男人来。”

这话说完不仅仅我扛不住了,连梁文浩脸上也露出了惊愕,当然,王洛琦的苦情戏还没有结束,她忽然盯着我,说:“嫂子,表哥虽然脾气坏了点,可是他真的对你……不像有些人,趁人之危。”

王洛琦的话刚说完,眼神就落在了梁文浩的身上。

她说我也就算了,居然还在这儿搬弄是非?

四个人都是沉默,这会儿曾子谦开口了,他瞥了一眼王洛琦的手腕,说:“怎么样了?”

王洛琦立即将右手背到身后,笑着说:“我没事,表哥,嫂子就在这儿,有什么事儿你们摊开了说,免得有些人趁虚而入。”

梁文浩冷笑了一声,说:“王小姐,演技不错。”

王洛琦的脸上闪过一丝尴尬,我瞬间也释怀了,的确,我还在等着什么?难不成站在她身边的那个男人还会过来主动跟我认错?可能性几乎为零。

梁文浩见我表情缓和了些,看向我,说:“我们走吧。”

我点头,跟在梁文浩身后便往包间的方向走,整个过程里没有多看那个方向一眼。

没办法,讨厌一个人,真的是会传染的。

快到包间时,梁文浩忽然停住脚步,我没反应过来,就撞到了他的身上,他转过身对我笑,说:“看样子,有必要给你报一个擒拿班。”

“啊?”

梁文浩瞪着我,脸色忽然变得严肃,说:“任何时候,都别委屈自己,王洛琦若是再敢跟你动手,别客气,抽回去。”

我笑,说:“医生不都乞求世界和平吗?”

“那都是假象。”梁文浩揉了揉我的头发,眼神一扫,就看向了我的身后。

我顺着他的眼神看过去,这才发现,曾子谦竟然也跟了过来。

梁文浩看了看我,给我使了个的眼色,先进了包间,而后整条走道上,除了不远处站着的服务生之外,就只有我和曾子谦两人。

这样的灯光下,这个男人无论五官还是穿戴,都清晰的落在我的双眸里。

他瞥了我一眼,说:“刚才……”

“哦,误会。”

曾子谦盯着我,好几秒才接了话,说:“洛琦她太冲动了,我代她跟你道歉。”

表哥代替表妹道歉,原来是演的这一出。

我挤出一个微笑,说:“不用道歉,不相关的人,我向来不放在心上。”

曾子谦双眸略深,而后点了点头,转身离去。有那么两秒,我的盯着这个背影的,而后,我便推开了包间的门。

饭局散了之后大家建议去唱歌,我没什么想法,梁文浩却以明天值班为借口推脱掉了,黑子不怀好意的看了我一眼,说:“值班啊,哦哦哦……”

各回各家,梁文浩送我到楼下,车停之后,我伸手去开车门,结果车门是锁上的。我转过脸来看着他,见他一脸无奈。

“我说,就算碰到前任,也没必要表现的这么明显吧?”

我摸了摸双颊,说:“有吗?”

梁文浩轻轻地点了点我的鼻头,说:“别想太多。”

面前这位就是这样坦荡,他都这么说了,我也就坦白了,说:“说实话,王洛琦那么说你,你不生气吗?”

如果不是因为守着我,也不会受这份委屈吧?

“不会,”梁文浩嘴角一勾,说:“况且,你也很清楚,我随时准备趁虚而入。”

“我跟你说正经的。”

“正经的,”梁文浩说着话,一双眼睛紧盯着我,说:“欺负你的人,我会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吗?”

我感动的别过脸去,看着车窗,鼻子酸酸的。

“那你说的那句话什么意思啊?什么可以掩藏,还是会被发现?”

梁文浩叹了口气,并未接话。

“你是不是有事瞒着我啊?”

“小袁姑娘,上次你车祸的事情,我找朋友调查了,这件事,很可能是有人有意为之。”

有意为之!

我惊愕的转过脸来,指了指自己,说:“针对我?”

梁文浩的眼神里闪过一丝不安,说:“这件事还在调查中,不过,小袁姑娘,你要保证一直开机,这样我才能放心。”

梁文浩的一番话让我有些不安,回到住处之后便躺在床上,瞥了一眼桌上的日历本,轻轻地划去了今天的日期。

还有一周就到月底了,那时候,他离开,一切都会回到从前吧?

相对我这一路坎坷,小白和黑子的感情就相对顺利多了,这不,人家已经开始准备婚房里的配置了。黑子作为程序员只有周末有空,所以她就拉着我出来逛街,看家电,四件套,还有一些生活必须品。

逛了大半天,收获也不小,刷卡的时候我发现小白签的是自己的名字,略微惊讶。

小白看出了我的疑惑,笑着说:“别笑我啊,虽说本姑娘一直秉持丈夫承担家庭经济开支这一条,但现在不一样了,我们都要领证了,谁还在乎那些啊。”

看吧,其实许多姑娘都一样,恋爱期间会想法设法的给男方出难题,真的走到结婚那一步,其实家底都愿意掏出来,只是有些男人太没眼光,总是权衡利弊,生怕自己得不到感情还耗了物资,所以没有机会抱得美人归。

实际上,好的姑娘一直有,只是他们没用心而已。

小白听了我这话,忽然白了我一眼,说:“可是有些姑娘啊,糖衣炮弹用了多少,还是没反应啊。”

我尴尬的瞪了她一眼,又听到她说:“小洁啊,别再难为自己了。”

我点头,又听到她问:“梁医生真的挺不错的,难道你一点感觉都没有吗?”

坦白的说,其实并不是。只是相比之下,缺了点什么。而且,我的情况他也了解,若是贸然选择在一起,对他是不公平的。

小白笑了笑,说:“其实也不用,爱情分为两种,一种是一见钟情,心动,所以开始,另外一种是日久生情,心定,才能走向婚姻,你和梁医生属于第二种,所以你有权利继续观察,但是小洁,过去的,就让他过去吧。”

我明白小白的意思,两个人逛到文体区,我瞥了一眼柜台里的派克笔,让服务生包了一只。

梁文浩经常查房,可能会用上。

逛街结束后已经晚上七点,小白跟黑子走了,我给梁文浩打电话。电话接通后,听筒里传来了乱哄哄的声音,好一会我才听到他说:“是不是下班了?”

今天没加班。

“吃饭了吗?”

我瞥了一眼手中的小礼盒,问:“你有时间吗?”

“我们科室聚餐,我在白金汉爵。”

“那晚点我再的打给你。”

“等等……”梁文浩忽然抬高了声音,说:“你要是没吃,也过来吧。”

“啊?”

“他们想灌我酒,我的酒量你是知道的,你在,我好有个说辞。”

这样?

和梁文浩认识的这段时间,基本上都是他帮我,这会儿他提出了一个小小的要求,我肯定是义不容辞,考虑了几秒,我便应了下来,不过我没让他来接我,而是自己打车过去。

包间里摆了两大桌,一桌大约十七八个人,右侧的这桌年龄偏大,看上去都是领导,左侧的这一桌,基本都是女的,大约是护士,见我和梁文浩进来,大家都热情的打招呼,梁文浩笑了笑,说:“我朋友,袁小洁。”

梁文浩坐在领导这一桌,我瞥了眼一旁的酒瓶子,这才发现,一瓶白酒还剩下大半。其实这些医护人员挺不容易的,若不是休息日,估计都没机会喝酒。

梁文浩跟我介绍了一整桌的领导,我礼貌性的喝了一圈,听着一群知识分子开玩笑,心情挺不错,没一会,邻桌的小护士走了过来,说要跟我喝一杯。

小护士长得挺好看的,看着梁文浩,说:“第一次见到嫂子,我得跟她喝一杯。”

我瞅着这小护士眼神挺不对劲,瞥了一眼梁文浩,大约有个了解。

小护士叫英子,也不是为难我,只是这架势有点儿吓人,一杯白酒目测有二两,她居然一饮而尽了。

那我不能怂啊,结果梁文浩把我的杯子夺了过去,说我身体不舒服,代我喝。

小护士不乐意了,我跟梁文浩递了个眼色,也是一饮而尽。喝完之后我夸英子是白衣天使,顺带又敬了大家一杯。

聚餐到晚上九点半,有个别几个医生晚上还要回去值班,所以就散了,我和梁文浩一起去了车库,出电梯时,他忽然握着我的手。

我瞪他,他乐,说:“你怎么跟我媳妇似的,一直护着我。”

我不动声色的抽回手,说:“原来我们梁医生桃花运挺旺的呀。”

“没了……”梁文浩急的追上来,说:“你不是去过我们科吗?我就单身汉一个。”

我偷偷的笑,上车之后便坐着等代驾,而后将那只派克笔给拿了出来,说:“你生日我也不知道,补上。”

梁文浩显然是惊着了,他小心翼翼的将小礼盒打开,静静地看着我。

“不知道你用不用得上……”我避开他的眼神。

“我很喜欢。”梁文浩可能是贪杯了,话都说的不利索。

这会儿车里静悄悄的,我也挺紧张,想着白天小白说的那些话,我酝酿着措辞,结果话还没说出口,代驾就到了。

实际上,我也知道,梁文浩哪里是让我来挡酒的,分明就是他帮我挡了不少酒。

两天后,张总的医药广告终于跟我们签了合同,下午我去了趟他们集团了解情况,结束时接到梁文浩的短信,说是下班过来接我,因为上次一起吃饭的事,我才了解到外科医生的辛苦,恰巧我所在的位置去医院又挺顺路,索性直接坐车过去等他。

到了医院之后我便给他发了条短信,没一会,他们科室的小护士英子下来了,这姑娘摆明了对梁医生有意思,所以对我的态度也很冷淡。

“梁医生让我告诉你,他等会才能下来。”

我点头,道了声谢谢。

英子没走,看了我一眼,说:“梁医生被院长叫过去骂了,说是有病人家属恶意投诉,还说要登报,待会你见了他,可得安慰他两句。”

恶意投诉?

我仔细的询问了这其中的情况,原来,是之前一位在梁文浩这里开刀的患者在手术后恢复挺快,就急急忙忙的出院了,结果现在伤口出现了问题,说是医生的责任。

而且还要医院承担接下来的费用,医院没有同意,这名患者居然叫来了记者。现在医患关系那么紧张,记者听信一面之词,施压给院长。

英子说,那患者明摆着蛮不讲理,好像就是要把事情闹大似的,有点儿故意找茬的意思。

我听她说完,立即给付姐打了电话。付姐跟我说,她也觉得此事蹊跷,已经找人调查。

要知道,对于任何行业的人员而言,名誉都是神圣不可侵犯的,如果有人有意抹黑,那这个人也未免太居心不良。

梁文浩从医院出来的时候果然耷拉着脑袋,见到我之后,才强打起精神来,我也没多说什么,陪着他回了住处。

我知道,这种事情对他而言真的很难接受。

付姐匆匆忙忙的赶了过来,来了之后就去了书房,我在楼下烧饭,也是有些心不在焉。

晚饭烧好之后,我便去楼上叫人,谁知刚走到了书房前,竟然听到了里面的谈话。

“这件事先缓一缓,而且,别让小洁知道。”是梁文浩的声音。

“这个事情怎么瞒得住她,更何况,说打底,也和她有关。”付姐的声音比较着急,而后开口说:“文浩,在医院工作是你最大的心愿,你也十分热爱这份工作,可是医德这件事,一旦被抹黑,就很难洗白,若是这次跟上一次那样,只是个意外,我也就不说什么了,可是……如果这次不能一次性解决,难免会有下次。”

“我会跟曾子谦单独谈谈。”

“梁家和曾家,性质本就不同,何况之前也没任何过节,曾子谦这么做,只有一种可能,和小洁有关系。”

我尽量调整呼吸,轻轻地收回手,悄悄地下了楼。

付姐的意思是,想法子抹黑梁文浩的是曾子谦?

为什么?难道是因为上一次在大富贵,梁文浩教训了王洛琦?

不,他不是这种人。

可是付姐是什么人?没有把握的事情她怎么可能说出口?若不是经过三思,她又怎么可能把这件事告诉梁文浩?

我极力控制着颤抖的双腿,深深地吸了一口气,给梁文浩发了条短信,便立即出了门。

我承认我一直看不透曾子谦的想法,也明白到了这个地步我根本就不了解这个男人,铁了心的跟我分手的是他,现在,为什么要用这么卑劣的手段?

曾子谦目前在哪里我并不清楚,索性直接去了浮加。从车里下来时,我发现自己的手还在抖,我气冲冲的进了门,瞥了一眼服务生,问:“曾先生在吗?”

服务生认识我,脸上先是闪过一丝惊慌,而后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我立即会意,匆匆忙忙的上了电梯,按下了四楼。电梯门打开,两个服务生走了过来,见我要进门,立即挡住了我。

“我要见曾先生。”

“抱歉,曾先生现在不适合见客。”

我气愤,瞪了一眼面前的两个服务生,说:“我要是必须见呢?”

其中一个拿出了蓝牙耳机,跟楼下的保安说话。

这会儿电梯门又开了,我回过身看过去,就看到了王洛琦站在那里。王洛琦见到是我,先是笑了笑,说:“袁总监怎么有空过来了?”

我瞪着她,说:“曾子谦呢?”

“哟,火气还不小?”王洛琦看了我一眼,说:“该不会是因为那个梁医生吧?”

我惊愕,而后王洛琦笑着看了看我,说:“你是在想,我为什么知道吗?你不是很清楚吗?我可是受害者。”

受害者?

难道曾子谦真的为了王洛琦用了这么下三滥的手段?

我气的胸腔起伏,也顾忌不了一二三了,转过身就去砸门,而后被两个服务生拖着往电梯口走。我大喊:“曾子谦你出来!”

就在我要被拖到电梯口时,豪华包的大门忽然开了,曾子谦穿着一身家居服站在门口,惊愕的看着我们几人。

最惊慌的是王洛琦。

曾子谦也看到了我,见两个服务生架着我,问了句:“怎么回事?”

服务生和王洛琦都没说话,我趁机挣脱了他们两,快步走到曾子谦的面前,说:“曾子谦,你护着这个表妹要护到什么时候,难道你连最基本的是非黑白都分不清了吗?”

曾子谦疑惑的看着我,还没开口说话,王洛琦便开口了:“表哥,我……”

曾子谦制止了她开口,跟服务生使了个眼色,示意他们回避。而站在一旁的王洛琦,则依然站在那里。

“怎么回事?”

我看着曾子谦面上的表情,说:“别装了,梁医生被患者投诉的事情不是你做的吗?”

曾子谦皱了皱眉,瞥了一眼王洛琦,问:“到底怎么了?”

王洛琦尴尬的看着我,眼神里闪过一丝慌张。

我见她不说话,开口说:“今天下午有个在省立医院做手术的患者去医院大闹,并且招来了记者,去院长那里投诉梁文浩,这事儿,你不知道吗?”

“表哥……”

“你先下去。”曾子谦说这话,一只手捂着嘴边,轻轻地咳了一声,而后见王洛琦没走,加重了语调,说:“你先下去。”

王洛琦乖乖的上了电梯,而这一刻,我也忽然意识到了什么。

曾子谦可能根本都不知道这个事儿。

空旷的走道上只有我们两人,曾子谦看着我胳膊上还没脱下的护袖,声音平静的说:“你大晚上的跑到这里大闹,就是因为这件事?”

我心底十分愧疚,咽了口口水,说:“抱歉,可能是我误会了。”

曾子谦轻轻地笑了笑,说:“因为他?”

这句话传到我的耳中时,我整个人都僵硬了,不是,不是因为他。

“看样子,他对你挺不错的。”曾子谦见我没说话,又冒了一句。 ㊣百度搜索:㊣\\、半@浮¥生\//㊣

我慌张的抬起头,恰巧迎上他的眸子,也是在这一瞬间,我看到了那一份疼惜。

不是幻觉。

“抱歉。”

“没必要。”曾子谦笑了笑,说:“我也觉得他,十分适合你。”

如果说上一秒我又出现了幻觉,那么这一秒,曾子谦的一句话,已经把我打回了现实,我难过的别过脸去,转身便走。

“太晚了,让他来接你吧。”曾子谦的声音窜进了我的耳中,“医院的事儿,我来解决。”

两行眼泪从我的眼眶里流出,我吸了口气,说:“谢谢了。”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