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7.我比任何人,都想你过的好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4350更新时间:2016-03-04 14:38:59

下电梯的时候我的就响了,电话过来的是梁文浩,我迅速的抹掉眼泪,这才接了电话。

“你怎么不声不响的就走了?”梁文浩声音里透着紧张。

我的脑海里全是曾先生的那张脸,吸了吸鼻子,说:“没什么,我就是……”

我的话还没说完,电梯门便开了,下一秒,王洛琦忽然站在我面前,打掉了我的。

“啪”的一声掉在地上,王洛琦愤怒的看着我,说:“袁小洁,你嘚瑟什么?你有什么资格来找我表哥?还找到这儿,你以为你跟他告状之后他就会把我怎么着吗?你太天真了。”

王洛琦的一袭怒吼引来了不少人围观,我淡定的捡起,看着王洛琦,说:“我当然知道他不能把你怎么着,毕竟……”

我压低声音,靠近王洛琦,说:“我们对弱者都是同情的。”

说完这句话之后我便迅速出了浮加,从路边拦了一辆车,直接离开。

梁文浩又给我打了电话,我情绪有点儿失控,给他回了一条短信之后,让司机师傅带我去附近的银河公园。

彼时已是夜幕高挂,我一个人坐在公园的木椅上,内心久久不能平静。

没错,我是矫情了,我不懂为什么曾子谦一个眼神就能把我所有的情绪都勾出来,我恨自己无能,想断就断不好吗?为什么今天看到他之后又要牵挂?

分手炮那么可恨的事情都发生在我的身上,难道我还要对这个男人不死心吗?

还有王洛琦,我讨厌这个女人,讨厌这个女人每天可以粘着他,讨厌他每次都要维护她。

坐在木椅上哭了一会之后,我的情绪终于好转了些,从手提包里掏出了化妆镜,补了点妆,我又恢复成了原先的袁小洁。

到了这种程度,我已经学会了如何掩饰。

回到小区之后,老远的就看到楼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我咧着嘴巴笑了笑,而后喊了他的名字。

梁文浩见我站在身后,先是一惊,而后小跑过来,毫不犹豫的抱着我。

盛夏的天气,我的鼻尖充斥着这个男人身上的汗水味,察觉到我的不适,他才立即松开我,瞪了我一眼,说:“一条短信就把我打发了?说吧,王洛琦是不是又欺负你了?”

我摇头,说:“我现在是变形女金刚,欺负我的人,都是我自愿的。”

梁文浩听我这么一说,脸上微变,转移话题,说:“等你这么久,请我喝一杯酸梅汁吧。”

我要了两大杯酸梅汁,和梁文浩坐在小区的凉亭里,好一会,他才开口说:“我和付姨的谈话,你听到了?”

我点头,说:“我不是故意的。”

梁文浩笑了笑,说:“抱歉啊。”

这个时候他要说什么抱歉?

我的脑海里浮现了曾先生的那张脸,猛吸了一口冰镇酸梅汁,说:“我记得上次你跟我说,曾先生找过私家医生,能不能……查出是什么原因啊?”

“好。”

梁文浩几乎想都没想就答应了,今天的事情折腾的我和他都很累,他送我到楼下,这事儿就算翻篇了。

隔天我就收到了小白的邀请,说是黑子爸妈明天要过来商议订婚结婚等相关事宜,而作为准伴娘的我,自然也去帮她长长眼。家宴安排在希尔顿,到了地点之后,我一眼就看到了梁文浩。

对了,人家怎么说也是准伴郎。

家宴开始,两家亲家坐在一块,小白和黑子坐在一块,我则和梁文浩坐在一块。放眼看过去,门当户对,气氛十分融洽。

黑子有车有房,小白爸妈就不准备收礼金了,结婚时准备点陪嫁,让他们两口子好好过日子。在我这里十分复杂的问题,两亲家一顿饭就解决了。

饭后,我和梁文浩自动回避,给两家人足够的时间了解。去公司的路上,梁文浩忽然开口,说:“挺羡慕黑子的。”

其实我也羡慕小白。

想当初,她花了那么多钱买了条伴娘礼服,结果我的婚事却黄了。现在,她都要结婚了,我还单着。

结婚这件事说来简单,实际上呢,却需要两个家庭彼此融合。

黑子爸妈呆了两天之后就回去了,临走时给小白塞了个八万的大红包,用于小两口过日子。

其实有时候,幸福就是这么简单。

八月底,a市天气受沿海地区气候影响,连续几天都是阵雨,老袁和小妈安顿好袁小浩之后便从北京飞了回来,到达机场已是晚上十一点,我从小区打车过去,路上雨就下个不停,等接到人之后,机场外已是大雨倾盆。

我们三个人坐在机场外的咖啡厅里等着雨停,结果雨越下越大,根本没有停下来的意思,打车软件里里等了许久,也无人接单,我让二老在室内等,跑了一趟打车的地方,连半个出租车的影子都没有。

窗外电闪雷鸣,机场内候机人数剧增。机场周围的酒店都已写挂着“已满”标识,连平日里经常出来拉客的旅社职员,都已经回去休息,凌晨两点,我们一家三口窝在机场里等着雨停。

我无聊的拿出,却看到了一条未读短信,打开一看,是梁文浩发来的,我想都没想就回了过去,发送之后我便后悔了。

凌晨两点,谁还没睡觉呀?

谁知道没一会,短信又回过来了:这个点怎么还没休息?

他也不没有休息?

我这么回了过去,结果,响了。

我避开二老去一旁接电话,听到梁文浩说:“我刚下了手术室,咱们能一样吗?”

“那赶快回去休息吧。”

梁文浩发现我这边乱哄哄的,就问:“你在外面吗?外面下了很大的雨。”

“老袁和小妈今天回来,我在机场。”

“雨这么大,回不来了吧?”

“恩。”

“别着急啊,说是晚点就停了,”梁文浩安慰我,又问,“没找地方休息吗?”

我听出他关心的语气,说:“都弄好了,你早点回去休息。”

梁文浩没再多说,便挂了电话。

这场大雨持续到了凌晨三点多,雨慢慢小了,出租车师傅陆续开工了,无奈回家的人太多,等我们去派对时,前面已经站着两百来号人了。

小妈开始抱怨,说家里要是有辆车就好了。老袁心态极好,不慌也不忙。

半个小时后,我的响了,拿起来一看,居然是梁文浩打来的。

我避开小妈的眼神,这才接了电话。

“出来吧,我就在正门这里。”

“啊?”

“我说,我在机场正门,这里不方便停车,你带着伯父伯母出来。”

我惊得目瞪口呆。

梁文浩,居然来机场了?

我带着二老朝正门走,出了机场没多远,就看到梁文浩站在车外,喊着我的名字。

彼时天灰蒙蒙,我不知道他是怎么一眼就看到我的。

上车之后,小妈一个劲的夸梁文浩,什么阿姨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这孩子孝顺又老实,什么我家小洁要是有个你这样的男朋友那可是他的福气等等。

说实话,我也很感动。

从机场到家需要一个多小时的行程,小妈这时候也没了困意,打听了梁文浩的家室职业平均工资之后,随口问了句:“小梁啊,你喜欢什么类型的姑娘啊,阿姨认识的多,改天给你介绍介绍?”

梁文浩正在聚精会神的开车,听了这句话之后,立即说了句:“阿姨,姑娘是一方面,丈母娘也是一方面,我也是遇到您这样的丈母娘,那可是我的福气啊。”

“哎呦喂,我巴不得有你这样的女婿。”

得得得,你们就互相夸赞吧,我休息。

等我意识到自己睡了很久之后,睁开眼一看,车内只剩下我和梁文浩两人了。我的座椅不知道何时被调低的很低,身上还盖了件外套。梁文浩就躺在我的身旁,面色疲倦。

这一刻,我忽然有点心疼这个男人。

车内开着空调,是小心翼翼的瞥了一眼时间,都已经六点钟了。

我试着将外套披在梁文浩身上,动静不大,他却醒了。

梁文浩的睫毛很长,一双惺忪的睡眼眨啊眨的,几乎勾出了我心底的母性。

我笑,他却揉了揉眼,说:“你醒了,我送你回去。”

我急忙伸出手,谁知右手直接覆盖到他的手上。他惊住了,我也慌了,急忙改口说:“你再睡一会。”

梁文浩的脸上闪过一丝羞涩,他看着我,说:“那你呢?”

“我也睡啊。”

然后两个笨蛋就这样躺在车里,梁文浩没有闭上眼,反而盯着我看,我被他看烦了,就说:“我小妈很难缠的,你不怕呀?”

“不会啊,你可比她难对付多了。”

这个气氛非常适合说点知心话。

“你这么讨好她,万一他问你要个几百万的礼金,到时候可别吓得就跑了。”

梁文浩伸出手,捏了捏我的脸颊,说:“几百万能娶你,我心甘情愿。”

有些人吧,初识时就占据了你的心,让你愿意为他生,为他死,最后却输给现实。而有些人,认识的时候毫不在意,可是相处越久,越会觉得心疼。

“你说我傻,其实你更傻。”

梁文浩的手指抹掉了我脸上的泪水,说:“曾子谦的航班是明早十点,你要还是放不下他,就去问问吧。”

明早十点。

原来,已经是月底了。

“我知道,有些人在你的心底永远有着一个位置,”梁文浩盯着我,说:“所以,别给自己留遗憾了。”

梁文浩的这句话一直徘徊在我的脑海中,直到下班时间,我依然打不起精神来。

曾子谦明天就要走了。

可能以后都见不到他了。

要断,就断个干脆不是吗?毕竟我已经26岁了,我想有个安稳的家,经不住这么反复的折腾了。如果还留着这个遗憾,我恐怕永远没法重新开始。

想到这里,我飞快的拿着钥匙出了门,打了个车,直接到了那栋楼下。

我隔壁的,曾先生。

站了许久,我最终还是拿出了,拨了那串数字。

然而,无人接听。

我略微失望,想了想,发了一条短息过去:曾先生,我在你楼下,我们能见一面吗?

短信发出去之后我便在等,显示短信发送成功,我就知道曾先生一定看到了这条信息。可等了好一会,楼道里也没有任何动静。我自知,这已是答案。

正当我转身要走,我听到了电梯打开的声音,回过头去,便看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朝我走来,是曾先生。

曾先生穿着一件贴身的白色衬衫,见我站在楼道口,面色平静的走了过来。

我轻轻地舒了口气,说:“我还以为,你不会见我。”

曾子谦瞥了我一眼,说:“有事快说。”

“我不是过来谈判的,你就不能不用这种语气?”故作轻松,我一定装的很像。

曾子谦瞥了我一眼,说:“谈判?跟我?你觉得你有多少胜算?”

心口千万匹草泥马呼啸而过。

“你吃饭了吗?”没话题到这种份上了?居然问了这么傻叉的问题。

“没呢,你下厨?”

我惊讶的抬起头,恰巧撞到曾子谦的眼睛上,而后见他避开我的眼神,说:“sorry,不该使唤你。”

“你想吃什么?”

“家常菜。”

我跟着曾子谦去了楼上,他的房间里好是一如即的干净整洁,我从冰箱里拿出食材,他坐在沙发上,手里捧着杂志。

这情形,好像很久之前。

三菜一汤,做了大半个小时,端上来的时候曾子谦还在看杂志,我喊他吃饭,面对面坐着,他毫不客气的喝了一碗汤,而后不声不响的吃饭。

我则一丁点胃口也没有。

一顿饭吃了半小时,曾子谦终于意识到对面还坐着个人,看了我一眼,说:“你不饿吗?”

我想了想,将话题扯到了正题上。

“听说,你是明早的航班。”

曾子谦手中的筷子忽然落下,我看着他不动声色的捡了起来,说:“那么关心我?”

“一定要走吗?”

曾子谦放下碗筷,淡定的擦了擦嘴角,坐在沙发上,说:“一定要走。”

“我不想你走。”我也不知道哪里来的勇气,说:“曾先生,我舍不得你走。”

曾子谦当然没有想到我会冒出这么一句话来,急忙避开我的眼神,看向了别处。我走过去,放下所有的自尊,说:“你在我这儿留下很多问号,你这么一走了之……”

“袁小洁,”曾子谦打断了我的话,说:“走,我是一定要走的。” ㊣百度搜索:㊣\\、半@浮¥生\//㊣

这句话传到我耳中,我就已经控制不住眼泪了。

“我们相识一场,”曾子谦背对着我,说:“我比任何人,都想你过的好。”

我压抑着哭声,生怕这一刻招人烦。

“我们,就此别过吧。”

我晕晕乎乎的回答住处,想着曾子谦那句“我不想你来送机”,心底就不是滋味,我知道,他是彻底的要跟我断干净了。

那么,就让我们重新开始吧。

然而,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曾子谦离开的这一天,我收到了梁文浩的一条短信,内容是:小洁,曾子谦的前妻,和你是同一所学校的。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