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89.你不会恰巧跟我的目的地一样吧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4924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3

丽莎在听完这句话之后真的以为我和曾子谦不认识,毕竟是在他人家中做客,我也就礼貌性的跟他打了声招呼,彼此不动声色的上了饭桌。

西餐和中餐一样,讲究座次问题,不过西餐桌上,大多数都是男女面对面坐,从而导致我只要微微抬头,就能看到对面坐着的这个男人。

若不是丽莎在餐桌上的这些话,我还真的以为今晚的相遇是有人有意为之。有时候,不管你相不相信,命运的大手总会不动声色的做好安排。

丽莎说,他和曾子谦是在今年年初认识的,那时候他们夫妻两去夏威夷度假,丽莎喜欢中国的传统文化,一直练习戏曲书法之类的,碰到东方面孔就会打招呼,恰巧遇到了也在度假的曾子谦。

他们一直联系,直到上个月吉米收到了总部的调遣通知,丽莎不想夫妻两异地,索性跟着丈夫从四川来到了本市,找房子的时候跟曾子谦打听,而他恰巧手里有一处空房,就租给了他们夫妻两。

至于曾子谦,他就住在三楼。

二楼和三楼,距离可真近。

我面色平静的听着他们叙述,虽没说话,大脑却在接受这些消息。这么说来,曾子谦回来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

人生真是变幻莫测,当初左一句不会回来右一句国外定居的男人,现在就坐在我的对面。

丽莎见我一直低头吃饭,笑着问:“小洁,听吉米说你还单身,你觉得我的老师怎么样?”

虽然我对外国人的直爽已经习以为常,但是听到这句话时还是分外吃惊,瞥了一眼对面的曾子谦,他居然也看着我。

吉米来本市的时候我和梁文浩还没确定关系,她这么问倒也正常。

我笑了笑,说:“丽莎,我不是单身了。我有男朋友。”

吉米也开口了,说:“小洁,上次吃饭……”

“最近刚定下来的。”

丽莎举着杯子,说:“恭喜你啊小洁,我还想着把你和老师促成一对呢,老师,看样子你没机会了。”

“那太可惜了。”曾子谦看着我,眼神里意味不明,说:“袁小姐这么漂亮,是我没这个福气。”

我听不出这话里有几分真意,随口回了句:“哪里,曾先生器宇轩昂,人中龙凤,异性缘一定很不错。”

碰杯,此外再无多说一句。

晚饭吃的差不多时,我的响了,跟在座的打了声招呼,这才接了电话。

“小袁姑娘,工作结束了吗?”一定又是小白告的密。

“快了,你呢?值班结束了吗?”

“恩,结束有一会了,可是心口有点疼。”

“怎么了?”

“根据我多年的行医经验来看,可能得了……”梁文浩故意拉长了声音,说:“相思病。”

我轻轻地吁了口气,说:“别开玩笑了,我这结束了就去找你。”

梁文浩满意的挂断电话,上了餐桌,丽莎立即八卦的看了我一眼,问:“男朋友?”

我点头,丽莎看了看吉米,说:“咱们也不耽误小洁约会时间了,老师,你帮我送送小洁。”

我一听急忙推辞,说:“不用了,这里我挺熟的。”

话虽这么说,曾子谦还是和我一同出了门,两人一起到了电梯口,我琢磨着他要上去,所以就直接朝楼梯口走去,毕竟,我们是在二楼。

“不上电梯吗?”

曾子谦的声音忽然传到了我的耳中,我回过头来,说:“你上,我下,不顺路。”

曾子谦的手脱离了电梯的开关,两步走到我的面前,目光落在我的鞋跟上,说:“那么细的鞋跟,走楼梯不方便,我送你下去吧。”

其实我不喜欢他这熟络的语气。

“不用了,我自己可以。”

“丽莎吩咐的,如果她从窗口看到你一人,只会觉得奇怪。”

说的倒是有那么一点道理。

曾子谦送我到楼下,我勉强的挤出一个微笑,说:“我认识路,谢谢你送我下来,再见。”

“那什么……”曾子谦见我要走,忽然追了上来,说:“出门要携带门禁卡,还是我送你出去吧。”

曾子谦说的是实话,高级小区就是这么麻烦。

两个人就这么并排走着,我没再说话,他也没有多吐露一个字,出了小区大门,我礼貌性笑了笑,说了句谢谢,转身便走,走了大约一米远吧,我的就响了起来,是梁文浩打来的。

我按了接听,听到他说:“小袁姑娘,翡翠路的风景不错,要不要带你兜风啊?”

翡翠路就是我面前的这条路。

“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面前忽然就冒出一个身影,我慌得握着,不料挡着我路的,居然是曾子谦。

他盯着我,双唇动了动,眼神里闪过一丝失落。

“我已经到正门了,怎么样?卡着点来的,及时吗?”梁文浩的声音从听筒里传来,“小洁,马路边上的,是你吗?”

我立即避开曾子谦的眼神,回过头看去,就看到梁文浩的车停在身后。

下一刻,车门打开,他迅速的加快步伐,小跑到我面前,我这才发现,他的脸色十分难看。

梁文浩也看到了曾子谦。

“那什么……”

梁文浩的双眼紧紧地盯着曾子谦,我瞅着他这一副蓄势待发的模样,急忙拉了拉他的手,说:“梁文浩……”

梁文浩这才看向我,一双愤怒的眸子也柔和了些,我看着他,说:“巧合,遇见了。”

“恩。”梁文浩轻轻地点了点头,一只手伸到我的面前,将我的手提包接了过去,笑着说:“累了吧?”

我慌张的瞥了一眼曾子谦,说:“谢谢你送我出来,我们先走了。”

曾子谦看着我,又看看梁文浩,这才点了点头。

上了车,我一直没敢说话,毕竟我和曾子谦的敏感关系放在那儿,梁文浩发点小火,也是正常的。

这不,他还在生气着呢。

大约是察觉到了我的眼神,梁文浩开口了,说:“地址是我问小白要的,没跟你打声招呼,你别介意。”

从医院到这儿的路程都能绕着整个城市跑一圈了,我感动还来不及,怎么可能介意啊。

我知道梁文浩这说的是气话。

“那什么……”我瞥了一眼某人的面孔,解释说:“戴比尔钻石老总的妻子叫丽莎,丽莎喜欢中国文化,尤其是戏曲和书法,曾子谦是她的……”

我的话还没说完,车子就靠边停着了,梁文浩双手握着方向盘,目光直视,脸色冰冷。

“所以,就一起吃了个晚饭,”我结结巴巴的说完,“纯属巧合。”

梁文浩这才转过脸来看着我,说:“现在的我,是不是特别小气。”

我摇头,又点头。

梁文浩忽然笑了,说:“我再想,今晚我要是不过来,你会不会……”

“什么?”我略有不悦,说:“会不会跟着曾子谦走吗?”

我这话一说出口,我们两个都愣住了,我别扭的看着右侧,梁文浩则看着左侧。

之前的某些经验告诉我,这个时候不能冲动,于是我放缓语气,说:“你也知道我和他之间……不过那都过去了,既然我跟你交往,最起码的忠诚我还是能做到的,可是如果你还是不放心,那我……”

梁文浩的手捧着我的脸,小声的说:“我懂。”

“你不懂。”

“我真的懂,”梁文浩放低了语气,只是你想想,“三十多年了,我好不容易找了个老婆,这还没怎么着,前任就冒出来了,是我冲动了……”

梁文浩这话说出口之后我也就熄火了,瞥了他一眼,说:“我没让你来接我,是想着你在医院太辛苦了……”

梁文浩又恢复了笑脸,一双眸子紧盯着我,下一秒,就毫不顾忌的吻着我。

我慌张的推开他,指了指远处,说:“摄像头拍着怎么办?”

梁文浩瞥了我一眼,说:“没有摄像头的地方呢?”

我避开他的眼神,扫了一眼后车座,问:“这些东西是?”

“小白还没跟你说吗?”梁文浩一脸惊讶,说:“今晚有人马座流星雨,黑子和我约好去山头。”

流星雨?

“那……还在山上过夜啊?”

梁文浩点了点头。

“这季节,不冷吗?”

“有帐篷。”

其实野外露宿对于梁文浩黑子他们而言非常正常,黑子以前还爬过珠穆朗玛,这些简直就是小儿科,至于我……表示没有任何经验。

“不想去吗?”

为了不让梁文浩失望,我果断的点了点头,说:“去。”

山不高,海拔三百多米的样子,再加上有缆车,我们到了地点之后就坐车上去了,小白见到我的时候万分惊讶,说:“天哪,怎么这么快就爬上来了?”

我看着梁文浩,问:“他们不是坐缆车上来的吗?”

黑子一听就怒了,说:“好啊文浩,你居然连缆车师傅都给贿赂了,啊啊啊,没天理啊,我们可是一步步的爬上来的。”

我坐在一旁笑,看着大伙儿搭的帐篷,瞥了一眼梁文浩,问:“哪个是我的?”

小白递了个眼色给我,说:“就剩一个了,喏,最边上的那个。”

所以,我两个人,一个帐篷?

帐篷空间挺大,我和梁文浩面对面坐着,他看看我,说:“我去看看有没有其他的……”

“算了。”其他人要么是情侣,要么是基友,梁文浩怎么说也是硬汉一枚,哪里受得了这些?

“还有两个多小时……”梁文浩似乎也很紧张,瞥了腕表一眼,说:“要不你睡会,到时见了我叫你?”

不知为何,我看着梁文浩这羞涩的模样,居然忍不住笑了。他看我的笑了,就问:“怎么了?”

我朝他勾勾手,见他将耳朵凑了过来,问:“你该不会是……”

大家都是成年人,所以稍加暗示自然明了,梁文浩有些恼火,忽然坐到我的身旁来,瞪了我一眼,说:“小袁姑娘,你自找的。”

我将被子往他身上拉了拉,说:“被冻着了。”

梁文浩攥着我的手,滚烫的鼻息洒在我脸上,下一刻,就捧着我的脸,毫不顾忌的吻了下来。

是谁说的,每个男人都是猛兽,特别是在遇到心仪的女人之后。这一刻,梁文浩就是一只蓄势待发的猛兽,他的热吻霸道而后急促,直到吻得我躺在帐篷里,他依然没有离开我的唇,暧昧的火苗越燃烧越旺,下一秒,他的手就伸到了我的腰间。

“小袁姑娘,”他沙哑的声音在我的耳旁响起,好似带着催眠效果一般,“我想要你……”

我又慌又怕,就在这时,帐篷外忽然响起了黑子的声音,原来竟然是流星雨提前降临了。

梁文浩见我一脸欣喜,批了件衣服在我身上,一起朝护栏的位置走去。

这是我第一次看到流星,闪闪的一瞬,照亮整个天宇,几秒后,成群结队的星星的出现在深蓝色的夜空里,引来了无数尖叫。

我兴奋的低下头,偷偷的许愿。

山上的温度不比地表,回到帐篷之后梁文浩就把我搂在怀里,我想着刚才的事儿,偷偷的笑,他大约猜到了我在笑什么,捏了捏我的鼻子,说:“回去再教训你。”

躺在梁文浩的怀里,我睡得无比安心。

第二天是周末,下山之后我们便各回各家了,梁文浩拉着我去他的住处,我心底明白怎么回事,心底微微紧张,进门之后东西还没来得及扔到他就抱住了我,我的手勾着他的脖子,他抱着我上了二楼卧室。

躺在床上,他的手轻轻地拨开我的衣扣,声音沙哑:“袁小洁。”

“恩。”

“你想好了吗?”

“没有。”我逗他,结果嘴巴被他严严实实的给堵住了。

小腹间有一阵暖流经过,我慌张的睁开眼,急急忙忙的跑向洗手间。

晕。大姨妈来了。

梁文浩站在卫生间门口,慌张的问:“小洁,你怎么了?”

我既尴尬又无奈,不知道该怎么开口。

“小洁?”

“小洁,你怎么了啊?”

我缓缓地把卫生间的门打开,惭愧的说:“我……”

半个小时后,梁文浩拎着一大包卫生巾走了进来,看着我缩在被窝里,温柔的凑了过来,说:“买回来了,我下去烧点红糖水,一会上来。”

我在被窝里恩恩两声,打开那包卫生巾,居然看到了两条女士内裤。

饭桌上,梁文浩见我不敢看他,说:“这个月提前了十天,小袁姑娘,你自己反省吧。”

“你怎么知道提前?”

梁文浩被我问的一愣,直接避开我的眼神,说:“月经是女性下丘脑与生殖系统内分泌左右的结果,常的月经没有紫暗色血块,生冷辛辣的饮食会出现有血块的月经,常伴有痛经,并导致患者精神紧张、情绪不稳。这几天忌口,生冷辛辣的饮食一概拒绝,听到了吗?“

“梁医生,你好专业……”

梁文浩瞪我,说:“如果你去医院挂我的号,保证更专业。”

切,我才不要生病咧。

一周之后,小白过来探口风:“梁医生的技术如何?”

我瞪她,说:“戴比尔钻石广告如何了?”

“吉米说我们的创意太保守,他想看到一份对钻石的重新定义。”说道工作,小白忽然认真了。

对钻石的重新定义?

戴比尔毕竟是百年品牌,走的一直是内涵路线,难道这一次,是想要来一点不一样的?我想到梁文浩那句实践比理论更为重要,决定下班后去戴比尔钻石看一看。

可怜的外科医生还在加班。

恋爱会使得一个女人展现出包裹住的所有柔软,现在的我,则是这么一种感觉。

查了附近的戴比尔钻石连锁店,距离最近的在六站路外。下班后我便拎着手提包去了站台,没错,我要乘坐公交车。

好像有了梁医生之后,我都很久没有乘坐公交车了。

下班高峰期,人很多,好不容易挤了上去,连个扶手都没有。哎,女人被宠爱之后,真的是会嫌弃一切。

四站路后,车上终于空旷了些,我站的累了,扫了一眼后排座位,不料却看到了一张熟悉的面孔。

不过,脸上多了一副墨镜。

不对,曾子谦怎么可能乘坐公交车?

我移开目光,倒数第二站的时候,身旁忽然多了个身影。

“挺巧啊。”他说。

我抬头看过去,曾子谦正对着我笑。 住我隔壁的曾先生:www.*banfusheng.com

“好巧。”

“去哪里?”他问。

我正准备说话,公交车门开了,我指了指,说:“我到了,让一下。”

曾子谦让开了没错,却跟着我一同下了车。

我假装没有看到,提起脚步就往前走,无奈腿没人家长。实际上,除了疑惑之外,我还有些许反感。

“曾先生?”我回过头,说:“你不会恰巧跟我的目的地一样吧?”

曾子谦耸肩,说:“可能性很大。”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