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2.我没那么大方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4842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3

雨还在下,好像有愈演愈烈之势,曾子谦也不撑伞,只是任由雨水落他的身上,见我问了这么一句,眼神里带着一丝委屈,哽咽的说:“我知道,你肯定舍不得我。”

我这才意识到了自己好像又犯错了,避开他的眼神,说:“下雨了,我们改天再说。”

曾子谦的手臂忽然环在了我的腰后,拉近了我们的距离,我的鼻尖全是他身上的味道,我听到他说:“你下来,就说明你在意我,你的眼神骗不了我。”

这人!

“曾先生,请你松开。”我变了脸,语气也十分僵硬,说:“我说过,你要是缺女人……”

“你现在连一个好好说话的机会都不给我……”曾子谦虽然这么说了,却还是松开了我,说:“要不,你请我上去喝杯茶。”

这种情况下,我怎么可能同意。

“有事说事,没事就回去休息吧。”我虽然心底疑惑,却也明白我和他此刻单独相处十分不适。

“那……去车里吧。”曾子谦指了指衣服上那一大片被雨水淋湿的痕迹,说:“我身上都湿了。”

其实我有些犹豫,可是我还是跟着曾子谦一同上了车,我们一左一右的坐在后座上,我刻意保持了距离。

曾子谦上车之后就没说话,我用余光瞥了一眼,见他正在解扣子,急忙开口说:“你做什么?”

曾子谦见我反应激烈,先是一愣,而后眯着眼看着我,说:“你想什么呢。”

我感觉我被耍了,偏偏又不能直接抽他,结果,还是见他掀开了衣服,下一刻,一道深深地刀疤映入我的眼底,触目惊心。

见我表情惊恐,他若无其事的扣上衣扣,瞥了我一眼,说:“怕了?”

我转过脸去没说话,可心底却是百感交集。

“有时候我不知道怎么跟你开口,因为这一年多来,你确实因为我受了很多委屈,”曾子谦换了严肃的语调,说:“如果这条命没捡回来也就算了,至少你受的委屈也值得,偏偏,我又腆着脸回来了,你一时半会没法接受我,我也能理解。”

理解个屁。

“我的体质一直不错,偏偏生下来就有遗传病,之前动过一次手术,效果不错,”即便我避开曾子谦的眼神,却依然能感觉到他盯着我的侧脸说话,“本来以为万事大吉,不料之后又犯了两次,直到半年前,医生跟我说,我的肺也出了问题。”

“遗传性支气管病,严重的时候呼吸都困难,医生提议做肺减容手术,风险很大,”曾子谦见我没说话,继续说:“本来是想拖一拖,不料拖到最后……”

所以,才会离开的吗?

“你去西藏的事情,我一直都知道。”曾子谦顿了顿,继续说:“我想过要去找你,可是我的身体不允许,你回来,我也知道,这个手术我考虑了很久没敢轻易下决定,你在酒会上喊我曾先生,我心里其实并不好受,那时候想着干脆就这么断了算了,偏偏又放不下。”

“从西藏回来的时候……”我吸了口气,说:“我察觉到你身体不舒服,那时候我问过你,你只是一味的赶我走,我们闹过,吵过,前一分钟你还对我好,后一秒又跟我说分手,我怨过你。”

“小洁,我考虑东西比你要多,”曾子谦忽然凑了过来,看着我,紧张的说:“那时候我不知道自己跟你在一起是不是在耽误你,有时候我也怨你,想着你既然是喜欢我,就应该跟我一起面对现实问题,比如,彼此的家庭,双方之间的各种差异,我想过这些问题,我希望你能勇敢的面对这些,而不是逃避,我也想你能给我一点时间处理这些事情……”

较劲,试探,我又何尝不是。

“这一次回来,我想过我们早晚会遇见,”曾子谦看着我,说:“我知道,我不该回来。”

“你就是不该。”我鼻头泛酸,说:“你根本不知道我想忘记你有多难。”

“我知道……”曾子谦的手小心翼翼的放在我的肩头,说:“这半年我一直在堪培拉养病,唯一支撑我的,就是你。有时候实在忍受不了病痛的琢磨,我就想着你,小洁……”

我吸了吸鼻子,不想眼泪掉下来,背对着他,说:“现在身体怎么样了?”

曾子谦听我问完,声音也有些哽咽,他说:“回来之后,我一直住在吉米楼上养病,我去过那里两次,听物业说,你也回去找过我。你知道那时候我是什么感觉吗?我想立即见到你,可我也怕……”

所以,即便你回来了,也躲起来。

“若不是在吉米家碰见……”曾子谦说道这里,忽然噤声,好一会才说:“那天你对我爱理不理,当着我的面说你有了男朋友……”

是的,我已经有了男朋友。

“我就想着,算了吧,你有你的新生活,我又何必去打扰,”曾子谦轻轻地呼了口气,说:“毕竟我这么烂人,已经没资格再去见你。”

“不是你的错……”我吸了吸鼻子,说:“我明白,你是不想连累我。”

“可是我做不到……”曾子谦说道这儿,忽然拉住了我的手,放在他的心口,盯着我,说:“看到你和别的男人手牵手,我没法视而不见,看到你在酒桌上被几个男人灌酒,我没法置之不理,小洁,你为什么一直不敢看我?”

我心口一震,张了张口,却不知道如何回答。

我是铁了心的要重新开始,这种情况下,我们两人在车里独处,脑海里总是无端的冒出之前的情形,我定了定神,说:“那次你去米兰,很久才回来,是旧疾发作了吗?”

“是。”

那时候,他身体就已经不舒服了。

“我去会所冲你大喊大叫时,你的手面上有针头插过的痕迹,那时候……”

“家庭医生就在会所里,”曾子谦认真地说:“那时候我一直避着你,我知道你肯定会去住处找我,所以……”

“那么多次,你都可以跟我直说。”

曾子谦迎上我的目光,说:“如果一个男人没有未来可以给你,你让他怎么开口?”

我想怨恨这个男人,可是这一刻,我却怨恨不起来。

曾子谦伸出手,轻轻地抹掉我的眼泪,说:“不哭了好吗?”

我急忙避开,生怕自己又一次的陷入正常温柔陷阱,这时候兜里的响了,我慌张的拿起来,屏幕上显示“梁文浩”三个字。

我听着铃声响个不停,却害怕按下接听键。

寂静的车里,曾子谦也没说话,只有铃声在这狭小的空间里飘荡。终于,铃声静止,我这才伸出手,准备去开车门。

曾子谦制止了我,他脸上露出了慌张,说:“你要去找他?”

我们距离极近,偏偏他这双眸子又饱含情绪,我瞪他,说:“赵阳那句话……关于梁医生的。”

曾子谦立即会意,看着我,眼神里带着犹豫。

我吸了口气,说:“你说吧,我有心理准备。”

曾子谦看着我,说:“赵阳胡乱说的,你不要放在心上。”

“行,我自己去问……”

“袁小洁,”曾子谦见我有些恼火,犹豫了两秒,说:“记得那次在酒店看到的照片吗?”

是梁文浩寄去的?

我心思烦乱,看着曾子谦,说:“太晚了,你早点回去休息,穿着湿哒哒的衣服容易感冒,我上去了……”

“小洁……”曾子谦拉着我的手,说:“我知道现在让你接受我很难,但是……既然你对我是有感觉的,能不能,再考虑给我一次机会。”

曾子谦是多骄傲的人我怎么会不知道,只是现在,我没法给他回复。

推开车门,我迅速的撑着伞,头也不回的返回公寓。

大宝见我坐在沙发上发呆,甩着尾巴凑了过来,我抱着它,心里这才踏实一些。

养条狗都会念旧,所以,我对曾子谦还有留恋,是正常的吧?

小白收到梁文浩的信息之后一大早就赶了回来,见我还窝在被窝里,笑着说:“哎哟喂,我们的工作狂怎么还没起床呀!”

我没心思跟她开玩笑,头痛欲裂。

小白见我脸色不大正常,说:“吵架了?”

比吵架还严重。

小白立即坐在我的床沿,问:“袁小洁,上一次你这幅模样,还是在半年前,难道说……”

小白说道这儿就停顿了,她看着我,吞吞吐吐的说出了三个字:“曾子谦?”

曾子谦回来这件事,小白抱着嗤之以鼻的态度,而问题更为复杂的是,我该怎么面对梁文浩。

原本我已心如止水,偏偏曾子谦这个大石头又砸了下来,若是见到梁文浩,他必然会察觉。

那时候,对他就是伤害。

至于照片的事情,我虽然有一些介意,可我知道那都是过去的事了,怕就怕在,他还有其他的事情瞒着我。

昨晚的电话没有接听,我借口睡着了给他发了信息,他立即给我打来电话,简单的说了两句,话锋一转,说这两天有个交流会,可能没时间来陪我,我既庆幸又羞愧。

我不敢去想其他,将心思放在戴比尔钻石的广告上,近来发生的事情太多,也给我带来不少感悟,我想,每个女人对钻石都有需求,可偏偏在大多数人的印象中,钻戒啊等饰品只有订婚结婚才能用上,其实不然,男人熬夜看世界杯时,就可以送给妻子一份礼物,于是,系列广告词就出来了——送她一副镶钻是耳机。

女人都喜欢男人的呵护,礼物奉上,妻子和女朋友不会抱怨,还会自动带上回避的“耳机”。

这种创意和戴比尔以往高大上的创意大相径庭,同系列我们做了八张平面海报,送过去的时候,吉米脸上露出了赞赏。

工作中我越来越得心应手,然而,有些问题我却是手足无措。

连续三天,我都强迫自己耐心的投入到工作之中,可广告递交之后,我又陷入了慌乱之中,小白说,早两年,我一定劝你听从内心,可现在不同了,小洁,你要慎重考虑。

我这才发现,梁文浩这两天都没怎么跟我联系,这种反常让我有点儿担心,下班之后我便立即赶往医院,谁知到了之后才知道,医院根本没有什么交流会。

这时候撞见英子,她见我一脸疑惑,说:“你这女朋友怎么当的?梁医生请了病假你不知道吗?”

我顿时慌了,说了句谢谢之后就出了医院,拨了梁文浩的,好久才有回应。

“喂?”

我听着这声音,心口慌乱。

打车去了梁文浩的住处,按了门铃之后好久才有人过来开门,我抬眼看过去,那个精神饱满的男人此刻已是面色憔悴。

从他的表情里我能看的出来,他根本没有想到站在门口的是我。

我耸肩,自己走了进来,回过头来看着面前的男人,说:“哪里不舒服?”

梁文浩看着我,忽然两步走了上来,紧紧地抱住我。他的下巴搁在我的肩头,轻轻地嗅了嗅我的头发,说:“我挺想你。”

这时候门忽然开了,我和梁文浩呆在原地,朝门口看过去,付姐拎着菜篮子走了进来,瞥见了我两。

我慌张的推开梁文浩,他却不松手,付姐看到我们两个笑了笑,说:“行吧,你们年轻人的世界,我不打扰。”

我急忙上前接了菜篮子。

梁文浩去楼上洗漱,我和付姐在厨房准备晚餐,我切菜,她炖汤,有一句没一句的聊着,付姐站在我的身旁,说:“小洁,文浩找了你,是他的福气。”

我羞愧,说:“他生病了我都不知道。”

“他想瞒着你,你当然不知道。”付姐看着我,忽然冒出这么一句话来。

我顿了一秒,并无接话,而后听到付姐说:“小洁,文浩对你的心思,想必你也能感受的出来,年轻人的事我不想插手,可文浩这孩子心善,有些事儿,他宁愿自己苦着,都不想为难你。”

我惊讶,转过脸来看着付姐,问:“付姐,你是不是知道什么?”

付姐瞥了一眼厨房外,看着我,说:“文浩之所以感冒,是淋着雨回来的,小洁,你们是不是吵架了?”

淋着雨?淋着雨!!

“这两天他一直呆在厨房,胃口也很差,我想打电话给你,他也不愿,这孩子,有时候心思真的让人捉摸不透。”

所以,他是有意避开我?

梁文浩洗漱之后下来,身上套了件拨款的针织衫,整个人也精神了许多,三个人坐在一张餐桌上,他给我夹菜,我给他夹菜,闹得付姐坐在一旁笑,晚餐之后付姐便借口离开了,我在厨房刷碗,梁文浩就站在门口,我酝酿了好一会,话到嘴边,却说不出口。

洗碗结束,梁文浩从洗漱间里拿出一只护手霜来,我们两个坐在沙发上,他给我擦手,动作娴熟而温柔。

“梁文浩。”我张了张口,将护手霜拿了过来,看着他,说:“你是不是生我的气了?”

梁文浩脸上一惊,而后避开了我的眼神。

“那天,你去找我了吧?”

梁文浩低着头没吱声,半晌才开口,说:“我没生你的气,我是气我自己。”

“你傻。”

我这话说了之后,梁文浩也就没开口了,我们两紧挨着坐着,好一会,我才说:“我不该和他搅在一块,是我做的不对。”

“换做是谁,都会跟你一样吧。”梁文浩看着我,说:“我不联系你,并不是生你气,而是不想给你压力,你需要一点时间考虑,见到我,只会两边都难做,我不想你为难。”

“我……”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虽然我们现在是男女朋友,可我知道,一个名义不能圈住一个人的心,”梁文浩好似下定决心般的看着我,说:“无论你做任何选择,我都……我都不会怪你。”

我咬了咬唇,努力控制着自己的情绪,半天说不出一个字来。

“梁文浩……”

“最近我还有个学术交流会,可能要出国一趟,你……”梁文浩起身,说:“你回去吧。”

“你这人真不会撒谎。”我瞥了梁文浩一眼,说:“那天你跟我打电话,也是交流会。”

梁文浩停住脚步,看着我,忽然之间凑了过来,狠狠地吻上了我的双唇,两秒钟的迟钝之后,我推开了他,我们近在咫尺,他看着我,说:“我没那么大方,袁小洁,这两天我特别怕,怕你……离开我。”

我的眼圈也是湿湿的,说:“你比我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