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6.你应该去问你身边这个男人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842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7

梁文浩心口起伏,原本温和的一张脸此刻写满了暴怒,他的双眸紧盯着曾子谦,毫不退让。

而挨了一拳的曾子谦则面色冷峻的站在原地,两只手臂紧绷,拳头紧握,好像随时都可能反击。

都是男人,还都是愤怒中的男人,两人的气场不相上下,空气仿佛在这一刻凝固,我慌张的看着这两人,却见曾子谦勾着嘴角,冷笑了一声。

“你的,女人?”曾子谦说着话,盯着我,说:“我认识她的时候,你还不知道在哪蹲着呢。”

梁文浩握着我的手微微用力,这才说了一句:“那又怎样。”

曾子谦看着我,双唇微微颤抖,我慌忙的避开他的眼神,下一秒,就被梁文浩拉着向前走。

车门打开,梁文浩将我塞了进去,扣上安全带之后,踩着油门便走。车子开了好一会,我们都没有说话,我紧张的瞥向别处,却看到了后座上的行李。

难道,梁文浩是刚下飞机?

我大脑一片空白,因为不知道这个时候该如何道歉如何解释,索性就一直保持沉默。

车子停在梁文浩的住处,他率先下了车,过来给我开车门,行李都没拿,拉着我上了电梯,进门时我偷偷的瞥了他一眼,他脸上的怒色已经散去,却也看不出其他情绪。

“那什么……”

“去沙发坐着,”梁文浩并未看我,一边换鞋一边说:“我去冲个澡,我们一会再聊。”

我自知理亏,就老老实实的走向沙发,直到耳边传来“哗哗哗”的声音之后,这才吐了口气。

怎么会这么巧呢?

我烦躁的揉了揉头发,眼前忽然浮现出曾子谦的那张脸,无奈的叹了口气。没一会,梁文浩从楼上走了下来,这时候他已经换了身衣服,头发上的水还没擦干,面色镇定的朝我走来,直接坐在了我的身旁。

我知道他心底窝着火,瞥了他一眼,没敢说话。

梁文浩察觉到我的眼神,疲倦的靠在沙发上,目视前方,说:“给你五分钟的辩驳时间。”

“我……”

“跟我解释解释。”梁文浩的眼神扫了过来,说:“随便说两句吧,我需要你的话平复平复心情。”

我见他态度温和,则将袁小浩的事情简单的说了一遍,并且一五一十的告诉他曾子谦是如何帮忙的,除了磕破某些人嘴唇的事情,我基本全部坦白了。

梁文浩听我说完,好一会都没说话,我小心翼翼的瞥了他一眼,听到他说:“袁小浩的事情他那么及时赶到,你一定很感动吧。”

这话我不知道如何回答,说实话,梁文浩难受,说谎,我也说出来。

梁文浩见我没出声,这才开口说:“如果我没参加什么交流会就好了,至少也能够在你需要的时候第一时间出现。”

我惊愕,说:“怎么说到这儿好像成你的错了?”

梁文浩迎上我的目光,一只手忽然抚摸我的头发,说:“小袁姑娘,我……”

我看着梁文浩欲言又止的样子,小声的问:“我知道,跟前任没断干净,是我的不对。”

梁文浩轻轻地叹了口气,拉着我的手,说:“我打了他,我知道你心底一定不好受。其实在路上我就清醒了,我承认,我是冲动了,但是……”

“你是不是下飞机就过来了?”

梁文浩点了点头,说:“我吃醋了。”

我瞥了他一眼,见他一双眸子盯着我看,急忙避开眼神,谁知他双手捧着我的脸,说:“我挺不喜欢现在的自己,小气又自私,看到他的时候我觉得膈应,可我也明白,他和你之间有过一些美好回忆,我不奢求你能忘记,但我自私的想,如果可以,你能不能多在乎我一点?”

我瞪他,问:“我到底哪里好啊?”

梁文浩做沉思状,说:“第一次见你的时候是在医院,只是觉得这女孩白白净净话也不多挺舒服的,后来付姨让我请你吃饭,看得出来她挺喜欢你,饭桌上你们聊厨艺,聊家常,聊茶艺,我就觉得这女孩真体贴……”

“现在呢?”

“现在也很好,”梁文浩看着我,说:“我知道有些事情你还需要时间慢慢考虑,我不急。”

我没想到梁文浩回这么心平气和的跟我聊天,同时也知道自己的担心是多余,这时候院里给他打来电话,说有个病人病情不稳,他颇为无奈,将我送回住处。

门刚推开,迎面就闻到了一股浓重的酒精味,屋子里没看灯,隐隐约约的可以看到沙发前坐着一个人,听到动静后,她抬起头,醉醺醺的说:“小洁,你回来了啊。”

我看了壁灯,瞥了一眼地上乱七八糟的易拉罐,再看一眼满脸泪痕的小白,急忙走过去,问:“怎么喝这么多。”

小白揉了揉头发,说:“高兴呗。”

这情形,哪里跟高兴有关系?

我想着小白和黑子的事情,坐在她身侧,问:“是不是又和黑子吵架了?”

小白傻笑两声,摇了摇头没说话。

我看着情形不对,小心翼翼的说:“到底怎么了?小白,你……”

我的话还没说完,小白便靠在我的肩头,呜呜的哭了起来。我轻轻地拍着她的后背,安慰她说没事。小白哭的极其压抑,手里的易拉罐已被她捏的变形了,好一会,她坐直身体,抹掉脸上的眼泪,笑着说:“小洁,快恭喜我,我又恢复单身了。”

我大惊,完全没想到她和黑子会闹到这一步,毕竟两人已经订婚,婚房都准备妥当了。

“我给黑子打电话……”

“不用了……”小白拉着我的手,紧紧地攥着,我这才发现,她的手竟然也在发抖,说:“勉强来的感情没意思,姑娘我过去是有污点,但也不至于连个男人都找不到。”

我知道小白这是佯装坚强,眼泪也止不住的往外涌,而后听到小白说:“男人没一个好东西。”

我不知道怎么安慰她,毕竟,我的感情也是一塌糊涂。

小白靠在我的肩头,边哭边说:“我跟你说啊小洁,那婚床是我花了一万多块钱买的,餐桌我选择是白色,地板是深色,客厅我选了个小型的水晶灯,不刺眼,有格调,灯是我从网上淘的,价格很便宜……你说,以后黑子要是找了别的女人,躺在我选的大床上,会不会膈应的慌?不,他都敢跟我提分手,怎么可能会在意……可是小洁,他爸妈凭什么瞧不起我?我上大学时才19岁,我怎么知道谁是好人,谁是坏人?”

年纪小的时候我们觉得可以恣意妄为,有消耗的资本,以为某天反省之后就能获得救赎,其实并不然,每个人的运气不同,你运气好,遇到一个梁文浩,下半生就会幸福,你运气差,遇到一个黑子,即便再一次不顾一切,善缘也不一定能有善果,也许你会想,某年某月某一日,重遇初恋,重燃爱火,两人还能长相厮守,可现实呢?这个社会对女人的要求从来都很苛刻,可归根到底,难道又是女人的错?

小白的性格和我不同,哭了一夜之后第二天下午又来了公司,表面上有说有笑,谁也看不出来她分手的事实,正如她所说,总归有个男人不介意。

这件事对我的影响很大,女人期待真心,全力以赴,却抵不过男人的一句背叛,却抵不过现实的一次打击。

小白失恋,拉着我去逛银泰,她卡里余额已经不多,却一件一件的试衣服,她跟我说,都看看这些东西,才有努力的动力。

我嘴上迎合,心底却更是心疼。

趁着这个不用面对梁文浩的机会,我也要考虑考虑自己的人生。周四下午,小妈给我打来电话,先是客套的说了几句,而后就提到了重点上:“楼上的张叔叔,风湿关节炎好多年了,听说省立医院有了张大夫,治好了不少人,但是老医生号难挂,我就想问问,这事儿能不能找文浩帮个忙?”

小妈的心思我很清楚,从老家搬到这座城市,又买了套房子,另多少亲戚羡慕,早几个月的时候,经常跟他们说我的事儿,满足自己的虚荣心,听她的话,肯定又是图一时嘴快,结果被人找上门了。

她玩传销的时候得罪了多少人,到现在还不反省。

“文浩是在省立医院,可是他是外科医生,这事儿估计帮不上忙……”

“你这丫头怎么说话呢?不就找医生签个单子的事吗?行,你不找,我自己给他打电话。”

我知道小妈的性格,只能应了下来,打电话给梁文浩的时候我还有些犹豫,谁知他已经签好了单子,说是下班给小妈送去。

我生怕小妈又会提出什么不合理的要求,立即要求一起回去。结果到了楼下之后才发现,原本住在我家楼上的张叔叔和张婶都在,我瞬间慌了,却见梁文浩礼貌的跟长辈打招呼。

“这位就是小洁的对象梁医生吧,果然是一表人才。”

“小伙子长得真不错。”

小妈虚荣心满足了,笑着说:“文浩,这次真的麻烦你了,改天回家里吃饭。”

梁文浩笑了笑,说:“阿姨,您别客气,就举手之劳,倒是张叔要注意身体。”

我瞅着这寒暄的势头一时半会停不下来,急忙借口离开,小妈则一个快步冲了上来,看着梁文浩,说:“文浩啊,这周末你袁叔不上班,你和小洁一起回来吃饭吧。”

这暗示,也太明显了。

梁文浩瞅了我一眼,说:“阿姨,我刚出差回来没两天,值班时间还不确定,我回去看看,再给您回电话行吗?”

小妈机灵的瞥了我一眼,这才点了点头。

回去的路上气氛十分微妙,我一直瞅着车窗外,心底有些心虚。

梁文浩其实一早就说过要见家长,刚才那势头,他完全可以立即答应。

到了小区楼下,我见他还没提这件事,就说:“你不是一直想去我家里看看吗?”

梁文浩看着我,笑了笑,说:“一时半会也不急,等你想好了,我再登门拜访。”

他真的是找了个借口。

我心底微动,说:“那梁医生,你周末有空吗?”

小白听说周末梁文浩要见家长,多少有些感叹,毕竟,我们这个年龄,都知道这一举动意味着什么,其实我很明白,我小妈那性格,估计很少有人受得了,偏偏梁文浩却雷打不动,平静应对。

正如小白所说,人啊,要知道惜福。

躺在床上,我的脑海里又冒出了白天小刘说的那些话,瞥了一眼中的电话号码,最终按下了删除键。

老袁听说梁文浩要登门拜访的事情后特别开心,电话里,我似乎听到了他的哽咽声:“小洁啊,你能定下来,爸爸开心啊,这么多年,你受了不少委屈,等你自己成了家,以后就过你们小两口的生活,不要在顾忌我们了,你妈妈在天有灵,也会替你开心的。”

都说父女没有隔夜仇,可是我心底明白,当初和曾子谦没能走到一块,我多少是怨过老袁的,现在,一切都过去了。

周六一早梁文浩便来接我,我从楼道里走出来,看到某人穿着一身正装站在车前,顿时眼前一亮。

梁文浩本身长得就高大,此时穿上着熨帖的西装,更是帅气十足。见我站在门口,他迈着大长腿朝我走来,问:“如何?”

“九十九分,剩余一分不给,怕你骄傲。”

梁文浩谦虚一笑,拉着我进了车里,我这才发现,车内竟然摆满了礼盒。

“总不能空着手去。”梁文浩见我吃惊,说:“有些是上次出差带回来的养生品,付姨留了几盒,剩下的让我带过来。”

我笑而不语,而后出发。

小妈的反应在我的意料之中,她嘴上客气,一双眼睛却盯着两位好送来的礼品看,不过,却实实在在的做了一桌子的菜。

落座之后,小妈一个劲的夸梁文浩,听得老袁都烦了,闲聊一会之后,小妈忽然提到了订婚事宜,让我有些手足无措。

梁文浩看了我一眼,说:“阿姨,我家里的情况你是知道的,在这座城市,除了付姨之外,也就你们最亲了,因为我之前在国外居住了几年,对这里的风俗也不大懂,下次我可以让付姨邀请你和叔叔过去,具体的商量一下。”

小妈笑了笑,说:“我和你叔叔也是刚搬过来不久,不过按照我们老家的习俗,这订婚和结婚,还真是有些门道。”

我见小妈没有停下来的意思,立即开口,说:“小妈,这事儿以后再说。”

“这不是文浩问的吗?对吧文浩?”

梁文浩看着我,一只手覆盖在我的手背上,说:“早晚是要问的,听听阿姨怎么说。”

小妈这回高兴了,一边扯着张家娶媳妇花了多少钱,一边举出王家娶媳妇给了多少礼金的例子,就差开口要价了。

我十分尴尬,再看梁文浩,他则神色淡定,听完小妈的一系列暗示之后,我听到他说:“阿姨,房子车子的这些我都准备妥当了,只要小洁愿意,过户到她的名下没什么问题,只是我的车外形不大适合她,改天我带她去看看,喜欢的话,就再买一辆,你看行吗?”

小妈脸上闪过一丝惊异,连连点头。

老袁却开口了,说:“文浩,你是老实孩子,只要你真行对待小洁,其他都不重要。”

饭后,我在厨房洗碗,小妈忙活完泡茶之后便走了进来,她看看我,说:“袁小洁,能找到个这么好的男人,是你的运气,别天天胡思乱想的。”

我低头洗碗,并未回话。

小妈扯了扯嘴角,说:“文浩的条件是跟那姓曾的没法比,可这孩子也老实,你呀,定下心来,别天天胡思乱想。”

我将筷子扔到水池里,说:“你说够了没?”

老袁想要留我们吃晚饭,我没同意,五点多的时候跟着梁文浩出来了,他提议去逛逛商场,我同意了,周末,街上人多,我们找了书屋钻了进去,他喝咖啡,我则是鲜榨果汁。

“小袁姑娘,我今天的表现你还满意吗?”

我点头,说:“一百分。”

梁文浩咧着嘴角笑,我则去书架上取了一本书。在书店呆了一个多小时,梁文浩的响了,他当着我的面按了接听,好一会都没说话。

我好奇的看着他,这才发现,他脸色惨白。

见我看过去,他忽然避开我的眼神,对着听筒说:“我知道了。”

电话挂断,我疑惑的看着他,问:“怎么了?”

梁文浩瞥了我一眼,缓缓开口,说:“没事儿,只是晚上我得回医院一趟,没时间陪你吃饭了。”

我不是傻子,明显感觉到梁文浩有事瞒着我,却也没有点破,而是回了句:“行,那我们走吧。”

梁文浩想要送我回去,我却坚持自己打车,我们在路口分别,临走时,我察觉到了他眼中的惶恐。

我确定他有事瞒着我。

难道医院又出事了?

右眼皮不合时宜的跳了两下,我慌张的拦了一辆出租车,直接追了上去。

梁文浩洗车很勤,在加上他的车特征明显,司机师傅追上去一点也不难,见我神色慌张,他八卦的说了句:“姑娘,你该不会是捉奸的吧?”

我略有无奈,并未回话。

车子从步行街一路西行到我熟悉的路段,直到停在了1912的停车场。

我又惊又慌,急忙命令师傅停车,远远地便看到梁文浩从车里走出来,面色冷峻的往街区走。

我直接给了师傅一百元,这才跟了上去,心口充斥着焦灼和慌乱,目光却紧盯着那个身影,直到,梁文浩停住脚步。

我抬头望过去,看着“浮加”巨大的logo呈现在眼前,心口的不安越加严重。

梁文浩在我的眼前进了浮加,我犹豫的站在原地,见他找个位置坐下,轻轻地呼了口气。

一楼的大厅里,竟然只有他一人。

我站在原地等了一分钟,这时候,却看到了曾子谦走电梯口走了出来,他当然没有发现我,而是径直的走向了梁文浩的位置。

这两个人,怎么会在这里见面?

我就这么安静的站在窗口,看到两个男人面对面坐着,曾子谦面无表情说着话,梁文浩则是一只沉默。

时间一分一秒过去,我看着梁文浩的表情越来越沉重,顿时深感不妙。

就在我焦灼的等待时,梁文浩忽然从座位上站起,拎着曾子谦的衣领。曾子谦并无行动,而后张口跟梁文浩说了句话。

梁文浩颓丧的坐回了椅子上。

透着玻璃,我看到了梁文浩的双手紧握成拳头,脸色越加难堪。再看曾子谦,他则依然不动声色。

联想到上一次他们在小区外发生的争执,我一个快步冲了上去,直接推开了浮加的玻璃门。

梁文浩最先看到我,他的脸上带着惶恐,表情僵硬。

曾子谦顺着梁文浩的眼神看了过来,先是一惊,而后紧闭双唇。

我一个快步走上去,看着梁文浩,问:“怎么回事?”

梁文浩看着我,情绪忽然失控。

我转过脸来看着一旁的曾子谦,问:“你们说了什么?”

曾子谦闭口不言。

我气急,抓着一旁的玻璃杯就摔了下去,一瞬间,杯子碎成了数块。

我拉着梁文浩的手准备往外走,赵阳却从一旁走了过来,看着我,说:“袁小姐,你这是狗咬吕洞宾,你对着我二哥大吼什么?你应该去问你身边这个男人!”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