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98.那会是谁呢?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180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7

曾子谦的个性向来是直来直往,所以当他开口问我这个问题的时候我并不意外,自从在吉米家中遇见他直到现在,他能耐着性子说出这句话,对我而言,说的好听点那叫恩宠,说的不好听点,那叫看得起你。

找对象一般看什么?年轻的时候看的是爱情,有情饮水暖,其他条件可以一边放,年纪稍微大一点,就会看中各项条件,无论男女,本身的外在条件算一方面,经济基础算一方面,还有双方家庭也得考虑,前两条,曾先生可以pk掉无数男人,用人中龙凤来形容,也不足为过吧?

我们这种小门小户,若是真的遇上了,外人看来,那就是幸运。

当然,我以前也是这么认为。

可现在不一样了。

我酝酿了措辞,好一会,开口说:“我知道不答应你会被认为不识好歹,但是曾先生,从目前的情况来看,我们的确不合适。”

曾子谦脸上一惊,说:“哪里不合适?”

“这段时间我也仔细想过我们之间的问题,再过几个月我就27岁了,从各方面来说,女人到了这个年纪其实找对象已经没多大优势,我想找个人结婚,踏踏实实的过日子,我们之间之前有太多的裂痕,有时候我也会想到自己曾经那么低三下四哀求你的情形,站在自保的立场来看,我害怕以后还会发生这种情况,你性格中强势的个性太过鲜明,现在也不能保证下一次你不会做同样的事,当然,我性格也有问题,这些不和谐的因素让我没法答应你。”我语调平静,比自己想象中还要冷静,“再者,是我们两个人家庭背景的不同,自尊心导致我不敢轻易开口提到这件事,可现实就摆在这儿,除非我家中了彩票,不然这种差距会一直存在,我不想到时候反悔,以前的经历告诉我们,矛盾不解决,只会越滚越大,你说,我们之间合适吗?”

曾子谦被我的一席话说得哑口无言,好半天才开口,说:“我妈那边,我会好好跟她谈的。”

“曾先生,上次你问我,带着梁文浩回家,是处于真心还是愧疚,”我想了想,开口说:“当时我觉得可能有一些外界因素的困扰,可现在回想起来,我是做过深思熟虑的,而且,国内不比国外,我这个年纪没结婚都被八卦,如若我们之间再闹出之前的事情来,以你的影响,你觉得我再找对象,还容易吗?”

“还找?”

“你没抓住我说的重点,我的意思是,有时候,花言巧语没有材米油盐来的实在,我承认跟你在一起我会心动,也开心,可是婚后生活会恢复平淡……以后我可能因为一颗小葱的价格跟你讨论半天,也会唠叨孩子的身体和学习,这种叨叨絮絮的情况下,别说激情了……”我边说边开口,说:“你是上市公司的股东,我是平常小姑娘,我们之间差距太大,我现在自己上班自己赚钱,也算是自给自足,既然恋爱和婚姻没有单身来的痛快,我又为什么要选择自虐?”

曾子谦被我说的一愣一愣的,他盯着我,良久,才点了点头,说:“你现在长进不少了,考虑问题还挺细致。”

我白了他一眼,说:“或许有人会说,嫁给你我下半生都不用努力了,可是曾先生,金子再多,吃到胃里也消化不了,一个男人要的是事业有成,家庭美满,儿女双全,一个女人则同样期待和和美美,我希望,无论我的男人在外面如何呼风唤雨,回到家中之后都是我的好丈夫,我孩子的好爸爸。”

曾子谦笑了笑,说:“这么快就想到跟我生孩子了?”

“我说,”我略有不满,说:“曾先生,当一个女人在跟你认真探讨未来的时候,你能严肃点吗?”

“这些都是谁教你的?梁文浩?”曾子谦一双眼睛盯着我看,说:“你那狭小的脑容量,想这么,累不累?”

我气馁,说:“看吧,你们这种人,就不会考虑这些问题。”

费了这么多口舌说这些话,真的是对牛弹琴,想到这里,我心口火大,直接去开车门。

曾子谦的手忽然抓住我的手,声音严肃了些,说:“我知道了,你说的这些话我会记在心上,你看吧,如果今天我不来找你,逼着你跟我说这些话,咱两可能真的玩完了。”

我抽回手,一双眼睛看着车窗外。

曾子谦轻轻地叹了口气,说:“行吧,我承认梁文浩教你的这些东西有一部分是正确的……”

“一部分?”

“行行行,大部分,”曾子谦立即改口,说:“你说的这些话我都记在心上,总结起来,可以这么说。”

我竖着耳朵听着,而后听到曾子谦说:“只有喜欢一个人,才会有着这么详细的人生规划。”

这人理解问题的方式跟别人真是不一样。

“我明白了你的顾忌,会一件一件的去解决,而是你不能一竿子把我打死,至少,给我一个重新追求你的机会吧?”

瞧瞧,这话说的多理直气壮。

“至少,我打的电话你该接听吧,回来之后办了一百张电话卡,号码基本都被你拉黑了,至于吗?”曾子谦见我不说话,抱怨的说:“你不接电话,我就得来找你……”

他还有理了?

“车门我给你打开……”曾子谦见我依然不说话,又说:“其实那天……算了,有些事也瞒不住,好在你抗打击能力强。”

我听着着戏谑的语调,立即打开了车门,一口气跑到电梯口,瞥了一眼走道口,顿时呼了口气。

我真的是皮痒了?居然真的这么教训起曾子谦来了?奇怪的是,他这种听不来教训的人,居然没生气!

我恍恍惚惚的进了电梯,瞥了一眼手心,居然全是细汗。

到家之后便响了,瞥了一眼屏幕,果然是曾子谦打来的电话。

我呼了口气,这才按了接听。

“袁小洁。”曾子谦声音平静,说了三个字之后,居然安静了。

我应了一声,而后听到他说:“没事儿,我就试一试,电话能打通吗?”

“今天谢谢你。”毕竟人家是帮了忙的。

“我转念一想,不对,我好像被你教训了?”

现在才发现,反射弧真慢。

电话挂断,我老老实实的坐在沙发上,轻轻地吐了口气。

小白是在晚上九点钟回来的,见我坐在客厅忙工作,一脸愧疚的走了过来,说:“我不是有意的,是赵阳给他二哥打的电话。”

我看了眼小白,小心翼翼的问:“最近你跟赵阳联系的有些频繁啊。”

“我魅力大呗,”小白昂着下巴,说:“我跟你说了吧,老娘就是分了手,照样有人追。”

我知道小白这是嘴硬,也没点破,只是叮嘱了句:“保护好自己。”

小白贼兮兮的看着我,问:“你和……”

我将资料放在一旁,说:“顺其自然吧。”

周六一早带着大宝去洗澡,接到了付姐打来的电话,原本以为她是要跟我说之前的事儿,没想到却是要找我帮个忙,送大宝回来之后我便去了咖啡厅,付姐已经在等着了,她的身旁还坐着一位陌生面孔,见到我之后说了句日文。

付姐笑着说:“这是日本铁成公司的市场部经理田中先生。”

我微笑的打了招呼,听付姐说完,才知道此次见面的缘由。

铁成公司的前身是日本一家时计研究所,专门制造各类手表,一直保持着以技术为核心的销售手段,无奈在中国市场的销售额一年比一年差,最后被一家瑞士品牌标榜的历史文化所逼退,目前决定转型,需要策划新的宣传手段,正好要把广告代理出去,问我们是否有兴趣。

我趁着去洗手间的功夫查了铁成公司的基本信息,顿时大为欣喜,要知道,到目前为止,我们还从来没有跟日资企业合作过,如果这次能够顺利完成对方的要求,我们的业务范围则能拓展更宽。

抑制着心口的激动,我又返回了咖啡厅,听着中田先生的基本要求后,决定拿下这个案子,相互之间留下电话号码,付姐告诉我:“小洁,中田先生这边会亲自去你们公司一趟,至于我就不过去了,我们改天再聚。”

我送他们到大厅外,中田先生有司机专门接送,送走之后,原地只剩下了我和付姐,犹豫了几秒,我还是开口问了句:“最近梁医生还好吗?”

付姐看看我,笑着说:“就那样吧,以前什么样子,现在还什么样子。”

我低着头没说话,付姐笑了笑,说:“小洁,世间一切皆有圆法,你也不要多心,等文浩想通了,会跟你联系的。”

我点头,而后是送付姐上车。

小白听说有家日资企业要跟我们合作,也是颇为震惊,我们都很清楚,这对公司而言是个机会,和中田先生约的是周一,他身边站着个翻译,我们坐在会议室内,面对面聊着。

看得出来,中田先生对我们公司的规模并不满意,聊了一会,我听到翻译问我对铁成公司之前状况的看法。

这一点我早就做了功课,说:“手表的基础功能是计时,然而随着现代科技的发展,能够计时的电子产品越来越多,个人认为,铁成之前只注重手表的计时功能才会将行业发展之路逼之一隅,而转型后的铁成则开始注意手表的装饰功能及朝奢侈品方向靠拢,从而突出手表的收藏功能,给予消费者新的视角,才是铁成屹立不倒的缘由。”

翻译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通,我仔细观察中田先生脸上的神色,却看不出丝毫波澜,就当我等待对方表明态度之时,我听到翻译说:“袁总监,中田先生想让贵公司出一份具体的广告而来,而后再考虑合作事宜。”

日本人做生意向来谨慎,不过这也是个机会,只是对方时间要求有些紧迫,希望我两天就能交出具体的方案来。

我虽然深感压力,却也乐在其中。

只是又要进入加班状态,小白表示同情,却也帮忙想具体方案。我们一致认为,没有必要华丽奢侈,毕竟铁成的代言人是当红男演员,如果选择想通的宣传方式,恐怕对方也会看不上,所以,我觉得没有必要在广告中过多的说教,秉承“simple”原则,把简单的生活场景无限放大即可。

手表为计时,那么,什么样的场景才能体现时间的流动呢?

这问题放在动态广告中容易表达,可我们要做的是平面广告。

小白的意思是选取四个比较具有代表性的身份,用他们的生活细节来描述时间这个抽象的概念,男,女,情侣,和家庭。

对于男性:上一秒,默默无闻,下一秒,烁烁发光。对于家庭,可以选取爸爸抱着儿子的温馨画面:上一秒,爸爸的儿子,下一秒,儿子的爸爸,至于女性,可以选取一款适合婚恋时的手表:上一秒,告别一个家,下一秒,建立一个家。

我对这个想法非常满意,修修改改到凌晨两点,瞥了一眼,竟然有条未读短信。

“少加班。”

短信是曾子谦发来的,小白说,他前天出国了。

其实我对这份创意还是比较有信心的,忙活了一天半,提前半天把创意给发过去了,一个多小时后,我接到了对方秘书打来的电话,说是明天下午可以签约。

我把消息告诉小白,小白命令我早些回去休息,我眯着双眼,一不小心,眼镜给踩碎了。

按时下班,我决定先去配一副眼镜,配镜的地方很多,我就近找了一家,在柜台挑选样式,黑框和深蓝色,不知道选哪个。

“这个吧。”

我回过头来,曾子谦就站在我的身后。

“黑色的太死板,这个可爱。”

“就要黑色。”我发现我先在越来越喜欢跟曾先生对着干。

“蓝色。”

“黑色。”

是曾子谦见我态度强硬,看了一眼导购,说:“你觉得哪个好?”

导购直勾勾的看着曾子谦,说:“深蓝色。”

曾子谦得意的对我挑了挑眉。

出了商场,曾子谦一直走在我的身旁,见我没说话,他开口说:“我送你回去?”

见我瞥了他一眼,他又说:“虽然我很想和你吃顿烛光晚餐,不过你现在的情况,非常适合回去睡一觉。”

这语气,我实在不好意思拒绝。

曾先生送我到楼下,见我下车要走,从右侧饶了过来,瞥了我一眼,说:“后天下午我有空。”

“恩。”

曾子谦见我只是简单的回了句,一只手勾了勾我的手指,低着头,问:“能请你吃个饭吗?”

我被他的样子逗乐了,说:“我请你吧。”

“啊?”

“不愿意就算了……”

“行,”曾子谦盯着我,说:“好久没吃你烧的菜了。”

告别回家,我偷偷的捏了捏脸颊,觉得自己太没出息。

我心底琢磨着跟铁成签约之后便去吃饭,没想到的是,签约时间到了,本田先生却没过来,打电话过去询问,这才知道事情发生了变故。

据中田先生的秘书告知,是我这次的创意涉及抄袭。

抄袭!抄袭!

日本人和德国人十分看中诚信问题,出了这么一档子事儿,人家怎么可能跟我合作。我仔细的询问秘书情况,打开了一个设计网站,居然真的看到了一模一样的创意,只不过摆放的产品是一款瑞士手表。

若是部分创意相同也就罢了,偏偏全部类似,天底下有这么巧合的事情吗?

我点开了上传者资料,居然是业内人士。而上传的时间,偏偏就在昨天晚上。

一份未公开的内容,怎么会无缘无故的出现在网上?

我急急忙忙的冲下楼,站在路边打车,想来这份创意只有我,小白和本田先生三个人知道,小白是不可能泄露内容,那么只有……

我正在思索着问题,曾子谦那辆黑色车子就停在我的脚下,车窗摇下,他笑嘻嘻的看着我,问:“美女,有空吗?”

我没心情跟他开玩笑,他这才意识到我的烦躁,伸手打开了副驾驶的门,问:“怎么了?”

我想都没想便上了车,报了本田先生办公的地址。

路上,曾子谦询问了事情的原委,我一五一十告知,听到他说:“这事确实蹊跷。”

要知道,业内人士最不耻的就是抄袭,被扣上这个屎盆子,以后我还怎么混?

我跟曾子谦说只有本田可能泄露这份创意,他却说:“你们是合作方,他既然耐心来找你,自然是诚心想要合作,没必要做害人害己之事儿,而且你不是说了吗?他对这份广告也很满意。”

知道内容的就三个人,怎么着也不会是小白吧? 住我隔壁的曾先生:www.*banfusheng.com

曾子谦皱了皱眉,说:“这事儿可能没那么简单。”

本田先生听说我亲自过来,便到会议室接见了我们,翻译也在,是诚恳的表达了自己的歉意,并且说明此事另有蹊跷。

当问及本田先生是否曾经将资料给其他人查看时,他的回答是否定的。

任何公司都有保密协议,他说自己绝对不可能做对自己公司毫无益处的事情,而且,他的电脑连着公司内网,又设有密码,若是谁擅自动用之后,内网会有提示。

这么说来,问题是出在我这边。

但又是谁呢?

ps:这一章内容没写完,怕你们等不及了,放在晚上,群里会有第一时间更新消息,群号:312649333验证磨铁id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