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1.表妹,祝你一路顺风啊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3284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11

王洛琦并未想到我会这么说话,可能在她眼中,我还是那个顾忌曾子谦感受的笨女人,所以听我说了这句话后一张脸上写着恐慌,眼眶里瞬间就涌出了眼泪。

“表哥,我先回去……”

曾子谦看着我,又看看王洛琦,说:“你嫂子这说的都是气话,你顽皮也有个度,这一次你嫂子心软没有报警,那是看在我的面子上,你这种行为,换做任何人,都是要负法律责任的,洛琦,不能再有下一次,否则就算你嫂子同意,我也不会同意。”

曾子谦说这句话的语调极其严肃,说的王洛琦脸上也有些挂不住,她小声呜咽了两句,说:“东西我都带到了,我先回去了。”

曾子谦也没反对,王洛琦二话没说拎着包就往外走,经过我身旁时,可怜兮兮的说:“谢谢嫂子。”

我还没回话,大门就关上了。

曾子谦见我紧绷着一张脸,说:“别生气了……”

我知道曾子谦也很为难,说:“我不是生她的气。”

曾子谦笑了笑,说:“我知道,你是心疼我,你等等,我有个东西要给你。”

我好奇的看着曾先生,他双手背在身后,走过来,递到了我的面前。

竟然是一个眼镜盒。

“上次你去配的那个,没有防辐射功能,我看着款式给你选了个,你上班天天对着电脑,用这个可以减少对眼睛的伤害。”

我惊讶的打开眼镜盒,竟然看到了同款,只是颜色,是黑色的。

“这个……”

曾子谦勾着嘴角看着我,说:“高兴点没?”

我点头。

原来,曾先生也会注意这种小细节。

“叔叔的事,警局那边我已经去过了,”曾先生见我没说话,说:“改天我们一起去医院吧?”

我点头答应。

回到住处,看到小白正在看电影,我便坐了过去,小白向来心细,察觉到我情绪不对,就问我怎么了。

有些情绪无法跟曾先生表明,就只能跟小白坦白了,当她听到我拒绝梁文浩的事情之后,顿时大跌眼镜,而后冒了句:“曾先生又把你的心给勾走了?”

我坐着不说话,听到小白说:“怎么说呢?这两个男人都很优秀,一个面冷心热,一个善良温和,换做一般人,还真的没法取舍。可是小洁,我并不认同你这个选择。”

我看着小白,听到她继续说:“我承认,曾子谦这种男人,的确魅力十足,对你也是真心,可是他的身边有个王洛琦,可梁文浩不同,且不说他能对你百依百顺,至少任何事情都能站在你的角度去想,你何必这么快就做决定呢?至少,你也得看一看曾子谦的表现吧?”

我知道,小白说这些话,完全是站在我的角度考虑。

“小白,如果这次曾子谦没回来,我想我一定会跟梁文浩重新开始,而且,我也想过重新开始,并且在努力的忘记这个人,所以我和梁文浩交往了,之后我以为我以为我已经忘记那个男人,可是见到曾子谦之后,我才知道我根本就是忘不掉他,你也知道我现在跟梁文浩是朋友关系,如果我不主动点破,他可能还会心存希望,我心底有个人,有什么资格再去接受另外一个男人的好?说到底,我根本配不上他给予的纯粹的爱。”

“小洁,王洛琦的问题解决不掉……”

“我也想过这个问题,所以现在我和曾先生也不是男女朋友,只是我们都在努力解决这个问题。”

小白看着我,说:“其实我错了,我把这两个男人对比来对比去,实际上就是在做选择,我忘记了,真正的感情,是一切听从内心的真实感受,而不是权衡利弊。”

“我不是这个意思……”

“小洁,很多时候我再想,既然年纪大了,不如找个安稳,所以宁愿选择一个疼爱自己的人,但是这一点不适用于你和曾子谦,你们都是用情至深之人,即便之前经历许多坎坷,却依然没有放下彼此,这才是真爱。”

我看着小白通红的眼眶,顿时也是鼻子泛酸。

“我不是难过,我只是在想,年轻时的我也曾犯傻犯贱,结果却换来了背叛,这件事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我,所以我也想改变你,可是小洁,我们本身就是不一样的,因为曾子谦在为你而努力,这份迁就,比败给现实更值得珍惜。”

我拍了拍她的肩膀,又听到她说:“我一直在对比两个人外在条件,可小洁,相爱本就应该听从本心。”

我吸了吸鼻子,说:“这也是我最后一次给自己机会了。”

两个女人大半夜抱在一起痛哭,第二天又有模有样的去上班了,大约因为曾子谦的关系,天正集团打来了电话,同意给我们一部分的广告代理,小白拿着合同乐呵呵的出门,并且交代我要等她回来陪我一同去医院看望老袁。原本是件乐事,结果两个小时没到,小白就气呼呼的回来了。

她将合同扔到桌上,红着眼圈不说话。

直觉告诉我,一定是出问题了。

我将办公室的门关上,问她发生了什么事儿,小白擦了擦眼泪,说:“咱们这生意黄了。”

我一听顿时惊住了,又听到小白说:“之前不是跟方总说好了吗?结果我过去的时候碰到了杨晓云,她各种讽刺我,说我们这种小公司凭什么拿代理,还说我是三陪,我气不过,就跟她吵了两句,结果签约时间到了,前台不让我进去,半小时后,杨晓云就出来了,她笑着跟我说,原本方总准备给我们代理的那部分,被他们签去了……”

我一听炸了,天正集团的方总不像是说变就变得人啊,难道是,有人捣鬼?

可杨晓云是什么角色,方总不可能买账的。

我越想越觉得心慌,预感告诉我,这件事肯定跟王洛琦有关。

我想打电话给方总问问情况,无奈对方根本不接电话,我和小白窝的一肚子火,我从之前同事那里要来了杨晓云的电话,约她见一面,她借口很忙,挂了我的电话,没一会有打了过来,约我们在银泰见面。

杨晓云平时说我也就罢了,可是欺负小白这件事,我就没法容忍了,我和小白踩着高跟鞋去了银泰,在一楼的电梯口看到了杨晓云,可我没想到的是,居然也看到了王洛琦。

人生有时候真是狗血,一年前也发生过这种情形,没想到一年之后,居然又发生了一次。

“我就知道是你们两个捣鬼,王洛琦,你是不是心理变态啊?”小白刚见到两人,劈头盖脸的就骂了起来。

王洛琦一脸惊愕,看了看我,说:“嫂子,你这是做什么?”

我厌烦的瞥了她一眼,说:“王洛琦,除了这些下三滥的手段,你还能想到别的吗?”

王洛琦委屈的看着杨晓云,说:“到底怎么了?”

杨晓云看着我们,说:“还能怎么了,手下败将的哀嚎呗。”

我气急,说:“王洛琦,你要想玩,我陪你玩,你要是喜欢曾子谦,追求不成你可以勾引,再不成你可以给他下点药,你跟我斗狠没用。”

“哟,那医生靠不住了,又来巴结曾子谦的大腿了,袁小洁,我真是小看你了,告诉我你多少钱一晚,有空我帮你介绍介绍客户啊。”

“你这个贱人说什么呢!”小白一个箭步冲了上去,揪住杨晓云的头发就扯啊扯,杨晓云疼的厉害,直接跟她打了起来。

我生怕小白吃亏,也冲了上去,谁知王洛琦吓得后退两步,结果,一脚踩空了!

“啊!”一声尖叫之后,三个人都镇住了。然而下一秒,我们都懵了——王洛琦从电梯上滚了下去。

救护车赶到的时候曾子谦也到了,他瞥了一眼我们三人,又看看被抬进救护车的王洛琦,脸色极其难看。

杨晓云巴不得找到这么个机会告状,急忙开口说:“曾……曾总,是袁小洁把洛琦推下去的,我……洛琦好可怜啊。”

“你闭嘴!”曾子谦大吼一句,说:“你当我的智商是三岁小孩吗?”

杨晓云结结巴巴的说:“商场……商场是有监控的……”

“杨……”曾子谦大约根本不记得杨晓云的名字,说:“要让我知道这件事跟你有关,你就从a城给我滚出去!”

杨晓云吓了一跳,而曾子谦则两步朝我走来,问:“受伤了吗?”

我摇头,曾子谦这才吐了口气,说:“那先去医院吧。”

我和小白相互对视了一眼,这才跟着曾子谦往外走。

车上,我和小白坐在后座,她看看我,又看看曾子谦,说:“曾总,你这个表妹实在是过分,撺掇着外人对付嫂子,我们天正的广告被抢了,所以才会……”

曾子谦没说话,表情越来越难堪。

王洛琦右臂骨折,因为穿的太少,身上还有几处擦伤,见我们几人走了进来,一张脸上写满委屈,说:“表哥,今天这事儿跟嫂子没关系,都是我的错。”

我和小白顿时惊住了。

这,这是认错吗?

“昨天晓云来找我,说是想跟天正合作,我今天就跑了一趟,我不知道,嫂子也在跟他们谈合作。”王洛琦声音颤抖,说话时还看了一眼,一双眸子就差写上悔恨二字。

曾子谦看着我,说:“洛琦,你回米兰吧。” 360搜索 bAnFu-(.*)sheng. com 住我隔壁的曾先生 更新快

此言一出,王洛琦脸上顿时露出了惊愕。

“国内的医疗条件一般,我和你嫂子天天忙着工作,也没时间照顾你,到了那边,我妈还能照料些,返程机票我会让赵阳处理,明后天启程。”

“表哥,我……”

“行李让张姐帮忙打包。”

“可是……”

“没有可是。”曾子谦说着话,这就走出了病房。

小白得意的看了我一眼,说:“表妹,祝你一路顺风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