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4.还真是冤家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942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15

做长辈的考虑香火问题倒是让我能够理解,可是曾妈妈这语气,倒是让我略有不满,再加上我们毕竟是第一次见面,她这么一种语气,这么一种态度,倒是有失长辈的风范。

换做从前,我定然不知道如何面对,可我是谁,我可是见证过杨恒妈妈各种手段的袁小洁,自然不会就此屈服。

再者我想,好歹人家也是上市公司的董事,论手段,我肯定不是对手,不过,王洛琦和我一样,在她面前不过都是些小儿科,她那么聪明,定然不喜欢搬弄是非之人吧?

不就是装装样子吗?谁不会?

“伯母,你千里迢迢来到这里,一定累了吧,”我想我脸上的笑容应该有些僵硬,“我身体的事情你不用担心,每天都有锻炼,视力都是五点零,你放心吧。”

我这话一说出口,连王洛琦都有些吃惊,也对,或许连她也认为,我这么一个自尊心极强的女人,怎么可能忍受初次见面就要查验我身体的事情,可是他们想错了一点——我喜欢曾先生,就是受一点委屈,又有什么呢?

曾妈妈见我这么一说,漂亮的大眼往我身上扫了扫,说:“袁小姐,恕我直言,我听说,袁小姐在跟子谦交往之前,曾经有个交往挺长时间的男朋友,对吗?”

所以,前男友这件事也要被曾妈妈拿出来吐槽了?

“袁小姐,你也别怪伯母小心翼翼,这年头啊,女孩子的心思可把不准,什么心思都有,好在我家子谦自尊自爱,可是我这当妈的总得上点心,虽说钱能解决的事情都是小事,可是我们老曾家最怕颜面问题,若是到时候闹出点什么来,我也对不住子谦他爸爸,你说是不是?”

我敢说不是?现在曾妈妈的眼里,估计近视都是个问题。

“伯母,你真是用心良苦。”我有个前任,你儿子还离过婚,你说您计较个什么?

曾妈妈听我这么一说,脸色顿时缓和了一些,而后看着我,说:“对了,把你的生辰八字写下来。”

生辰八字?

我尽量控制心口的吃惊,都说生意人比较信佛,难不成曾妈妈还想帮我和曾子谦算上一个姻缘卦?

我老老实实的在便签纸上写着,听到王洛琦说:“姨妈,你才刚到这儿,先去酒店休息吧,这些事情你跟张秘书交代就行了,累坏了身子,表哥又要心疼了。”

告诉我,我不是处在大清王朝?

生辰八字写好之后,我双手递给曾妈妈,笑着说:“伯母,有劳你了,你酒店安排好了吗?我知道本市几家评分不错的星级酒店。”

曾妈妈看着我这副乖巧的模样,说:“不用了,这些事情张秘书都安排好了,倒是洛琦这里,你得多照看照看。”

王洛琦不是今晚的飞机吗?

“姨妈,表哥给我买了机票,不用麻烦嫂子了吧?”

“子谦也是瞎闹,你现在这个样子,怎么乘坐飞机,你爸爸要是知道了,肯定要责备子谦,听我的,航班取消,就在这养病,”曾妈妈态度坚决,果然是一副女强人的样子,而后眼神忽然瞥向我,说:“洛琦和子谦十几岁就认识了,曾家和王家也是世交,现在你是子谦的女朋友,自然也是洛琦的嫂子,她现在身体有恙,你辛苦点,多往医院跑两趟,洛琦口味清淡,你看着给她煲点汤送过来,不要加姜片。”

我瞥了一眼王洛琦,听到她说:“姨妈,不用了,嫂子工作太忙了……”

曾妈妈看着洛琦,说:“你这孩子就是懂事……”

对,没去北影深造真的是可惜了,这演技,应该去国际上争夺奥斯卡。

从病床里出来之后我已是精疲力尽,瞥了一眼手心,竟然全是细汗。曾子谦已经下定决心送走王洛琦,好不容易可以摆脱这个瘟神,现在可好,瘟神没送走,还来了一尊大佛。

对,老佛爷。

曾妈妈不是简单人,相较之下王洛琦在她那里的信任感比我要多,既然我选择要跟曾子谦走下去,必然要跟她过招,硬碰硬,对我没用任何好处,好在她也没用像杨恒妈妈那样一哭二闹,正如她所说,她要的是颜面,既然如此,我也没必要撕破脸皮。

只是王洛琦不走,事情恐怕就没这么简单了。

想到这里,我顿时一个头两个大。

视线稍微齐平,就看到一个熟悉的身影站在我面前,我扯了扯嘴角,最终没笑出来。

梁文浩见我蹙着眉头,说:“又被小姑子刁难了?”

我耸肩,没有说话。

梁文浩笑了笑,说:“最近你两间病房两头跑,也是够辛苦的,试着把负担丢给他吧,有些东西没必要自己一个人扛。”

我点头,又听到他说:“打起精神来,叔叔手术的时间已经确定在今天下午,加油。”

“谢谢了。”

“我先去其他病房看看,下午见。”

看着梁文浩越走越远,我轻轻地舒了口气。

回到老袁病房后便听到了手术的事情,几个专家一早已经来过了,做了安抚工作后便离开了,相比之下,小妈倒是比平时忙活许多,这会儿电话响了,我瞥了一眼,电话是曾子谦打来的。

估计是忙完了。

我拿着电话出了病房,听到他说:“专家已经确定了手术时间,就在今天下午,你也不用担心了,不用截肢,只是休养的时间长一些。”

我小声的回了一声。

“怎么了?”曾子谦察觉到了我的情绪,说:“别怕啊,这些专家经验丰富,不会出什么问题。”

我吸了吸鼻子,说:“曾先生,我见过伯母了。”

曾子谦的反应比我想象中的要大一些,他简单的交代几句就往医院赶,这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曾妈妈到本市的事情,他居然还不知道。

一刻钟之后,我在住院部的楼下见到了曾子谦,他小跑到我面前,揉了揉我的头发,说:“老太太没为难你吧?”

我瞥了曾子谦一眼,半开玩笑的说:“我还以为她要给我一张支票让我离开你呢,结果没有啊。”

曾子谦捏了捏我的鼻子,没好气的说:“要真给了,你要吗?”

“要啊,多少人梦寐以求的呀。”

“财迷。”曾子谦笑了笑,说:“你还能这么跟我开玩笑,说明老太太在这儿没讨到巧。”

我想了想,简明扼要的说:“伯母太关心我了,建议我去做个体检,可能还会找个大师算算咱俩八字合不合,估计是怕我克夫。”

曾子谦听着我这调侃的语气,非但没笑,眼神里还闪过一丝疼惜,说:“老太太就是臭脾气,她说的话你别往心里去,等会我跟她谈谈。”

“谈什么?”吵起来对我没好处。

“很简单啊,我得跟她说清楚,我这媳妇好不容易才到手的,她若是轻举妄动,这辈子都别想抱孙子。”

我听着曾子谦果断的语气,心口的烦躁顿时烟消云散,说:“一辈子那么长,你确定吗?”

“必须的。”曾子谦拉着我的手,说:“毕竟我是一个很有原则的人。”

“对了……”我想着曾妈妈的话,说:“伯母说,让王洛琦在这儿养病。”

“她的事你从现在开始别搀和,”曾子谦语调坚定,说:“我会摆平的。”

我们两人正说着话,曾子谦的便响了,他看了我一眼,按了电话。

对方不知道说了什么,令曾子谦脸色大变,我听到他说:“确定之后给我电话。”

掐了线,曾先生一脸为难的看着我,说:“小公主,公司这边有点儿急事需要处理,我尽快赶回来,专家那边我已经打了招呼,你看行吗?”

我点头,说:“曾先生,放弃大胆的去干吧,这边有我呢。”

曾子谦在我的额头上落下了一个吻,转身便走出了医院,我看着他急急忙忙的样子,心底顿时觉得慌张。

手术定在下午两点半,时间越是推近,我就越是紧张,好在老袁一直十分平静,也没让小妈担心,直到医生和护士推着手术推车走进来时,我才察觉到手心里的细汗,跟着老袁去了手术室,抬头看过去,小妈的眼睛里居然蓄满了泪水。

说起来,小妈和老袁也生活了十几年,平时没见她对老袁有多关心,这一刻倒是看的清楚。

想着自己最亲近的人此刻就躺在里面,我的心情也极为复杂。

察觉到身旁站着一人,抬起头来,这才发现梁文浩竟然站在我的身旁。

他看着我,又看了一眼小妈,说:“阿姨,您别担心,今天给叔叔主刀的医生长期从事临床工作,技术过硬,在国内享有名气,不会有什么问题的,你且放宽心吧。”

小妈听着梁文浩的一番安慰,轻轻地吸了吸鼻子,说:“谢谢你啊文浩,你看,你跟小洁都这样了,天天还来麻烦你,阿姨真的过意不去。”

小妈真的是哪壶不开提哪壶,我急忙制止,见小妈白了我一眼,说:“难道我说的不对吗?现在岳父大人就躺在手术间里,作为准女婿这个时候玩失踪,是不是过分了点?小洁,这个曾子谦到底哪里好了,根本就是没把你当一回事。”

我越听越气,说:“小妈,你这是什么话啊,你知道请来这些专家是谁请来的吗?曾子谦为了我老袁不知费了多少心思,你现在说这话,听了也不怕人笑话。”

小妈生气的扭过脸去,不再多看我一眼。

这会儿不远处传来了曾子谦的声音,我抬头看过去,见他急急忙忙的跑了过来,气喘吁吁的看了我一眼,又看向小妈,说:“阿姨,我来晚了,叔叔进去了吗?”

小妈瞥了他一眼,说:“不然呢,还等你过来呀?”

我十分无奈的看着曾子谦,却见他态度诚恳看着小妈,说:“抱歉阿姨,路上堵车。”

小妈见曾子谦的认错态度不错,也就没多做计较了。

等待的时间显得十分漫长,可曾子谦就坐在我的身侧,好像能够压制住体内的不安,一个多小时后,手术室终于结束了,医生从里面走出来,听到他口中那句“手术成功”时,我激动的眼泪直接涌了出来。

因为打了麻醉药的缘故,老袁到晚上九点多才醒来,小妈立即将炖好的鸡汤送到他嘴边,我和曾子谦相视一笑,自觉地走出了病房。

住院部楼下的木椅上,我和曾子谦紧挨着坐在一起,我替小妈道歉,身旁的男人却不以为然,我听到他说:“其实丈母娘和婆婆都是一样,毕竟彼此都是陌生人,需要一定的时间磨合,我能理解,我都要把人家女儿给拐跑了,语气好才不正常呢。”

曾子谦的态度让我十分惊愕,或许,之前我对他的理解就是错误的,一直以来,我都看到了他身上那高大上的职业和家庭背景,却忘记了,再厉害的男人,也都是某个家庭的女婿,也都是某个女孩的丈夫。

我安心的靠在他的肩头,瞬间觉得所有压力都不是压力。

曾子谦见我没说话,说:“小公主,有件事我觉得很过意不去,照理说,按照我们现在的关系,我的岳父大人在医院养伤,无论如何我也应该带着家长去拜访,可你知道,老太太刚到本市,事情很多,你看,晚点我们再去探病行吗?”

我何尝不知道曾子谦这是在做准备工作,心底顿时多了心疼,身旁的男人见我同意了,五指缠绕在我的指缝里,说:“小公举,明天早上我有个商业剪彩活动,你愿意以曾太太的名义参加吗?”

曾太太。

我偷偷的咀嚼这三个字的含义,不自觉的咧着嘴角。

“这种活动可是要面对媒体的,万一……”我瞥了一眼曾子谦,说:“万一曾总想反悔,到时候可没机会了。”

曾子谦瞪了我一眼,说:“想反悔早就反悔了。”

曾子谦又带我去了养生馆选了一些进口的养生品拎了回来,小妈见他态度如此谦和,也就没再多说其他,他毕恭毕敬的跟老袁说了剪彩之事,话说的十分恳切,老袁也就同意了。

毕竟是第一次以这么正式是情况面对媒体,说起来我还真的是紧张,庆幸的是这一年多来没少跟小白一起败家,还能从衣柜里找到一件合适的礼服。

曾先生坐在客厅跟大宝玩闹,见我换了礼服出来,一双眼睛瞪的老大,目光停留在腿间开叉的位置。

我白了他一眼,问:“这样行吗?”

曾子谦笑着点了点头,两步走到我的面前,说:“干脆直接去我家得了……”

“没正经。”

他一只手伸到我的面前,笑着说:“那么,小公主,咱们还是早点下去吧,再和你单独呆一会,恐怕我会把持不住。”

我将手递给他,故作骄傲的说:“行,小白马,我们走吧。”

剪彩地点是在本市一条商业街上,去的路上我才知道,原来是曾子谦刚刚入股了一家商业银行,商场上的事情我不大懂,到了地点我才知道,场面还真是不小。

曾子谦从车中下来,而后开了我的车门,十分绅士的看着我,面色温柔。

我的一只脚刚伸出来,就感觉到闪光灯落在脸上,心底万分紧张,却也强迫自己淡定。车子停留的位置和剪彩的位置大约有两米远,我的手挎在曾子谦的手臂上,保持同一节奏,缓缓地走向前方。

若是将背景音乐换成婚礼进行曲,肯定又是另一番滋味。

恒宇的最大股东曾子谦有女人了,这一消息顿时炸开了锅,什么剪彩,什么活动,统统都被记者们抛到了脑后,场面十分沸腾。

曾子谦接了话筒之后温柔的看了我一眼,说:“谢谢诸位在百忙之中参加此次剪彩活动,我也知道你们好奇什么,站在我身旁的这位,是我的女朋友,当然,未来还是我的未婚妻,我孩子的妈,大家就不必深八了,剪彩之后会有其他有益身心的活动,请大家多多支持。”

我这才明白过来,原来活动只是个噱头,跟媒体说明我的身份才是真。

可若是真的这样,曾子谦有许多种方式公开,为何要选择在这里?

我心底带着疑惑,瞥了一眼身旁这个不动声色的男人,没有多说。

或者,这是他在跟老太太示威?

带着彩头的活动到哪里参与的人数都有许多,这不,没一会,大家的注意力就放到了一旁的活动之中,至于曾子谦,则是面色不惊的跟来者打招呼。

这次的活动当中有个“十阶楼梯”的活动,不过要求是男女搭配,最先爬到顶的,将有五千元奖励。我觉得挺有意思,谁知这个举动被一旁记者看到了,我听到他说:“曾总,那边的活动您是否有兴趣参加一二?”

曾子谦恰巧捕捉到我的眼神,说:“可以一试。”

原本我以为他是开玩笑的,结果下一秒,他的一只手就伸到了我的腰上,给我来了一个公主抱。

我慌得拉着他,小声的说:“曾先生,会不会不大好?”

企业老总都顾忌形象,他曾子谦怎么就一点都不在意。

曾子谦也没说其他,在一群人的注视下,贴着我的耳朵说:“待会你可得抓紧了。”

因为曾子谦参与,“十阶楼梯”的四周围的里一层外一层,我瞥了一眼另外四队竞争对手,顿时替曾子谦捏了一把冷汗。

毕竟,我的体重我自己清楚。

比赛开始开启,大家都保持沉默,曾子谦面色平静,眼神里却带着杀气。我自知他已有了决定,也就勾着他的脖子。

“砰”的一声响起之后,曾子谦便抱着我直接窜上了工具楼梯,一步一步又一步,速度极快。我躺在他的怀里,慌得不敢睁眼,直到察觉到身体平稳之后,才看着他。

这一刻我们站在高处,他一脸得意,我心慌意乱。

四周响起了掌声,曾子谦的目光落在我的脸上,下一刻,就捧着我,直接吻了起来。

敢在大庭广众之下这么玩的,估计只有曾子谦一人。

回去的路上他一直在笑,而我则是心慌意乱,顺便带着一点郁闷。毕竟他是动过手术之人,怎么可以随便这么折腾。

曾子谦在我的一番教训之下终于认错,可是嘴角还是噙着笑意。

他说:“过了这一天,所有人都会知道,你是我的女人。”

卸了妆之后我们便去了医院,得知老袁胃口不错,我心底多少有些安慰。小妈从病房外走来,板着一张脸,嘴里念叨着:“真是狗眼看人低。”

曾子谦打了招呼,问小妈怎么了,小妈说在水房遇到一中年妇女,说她不懂节约用水。

小妈只是刷了牛奶的杯子,看样子,又是吵了一架。

我和曾子谦有些无奈,他见二老都在,就说了明天会和曾妈妈一起过来的事情。我们都很清楚这其中的意义,老袁和小妈都没反对。 嫂索{半-/-浮=(.*)+生-住我隔壁的曾先生

其实我心底有些紧张,两个家庭之间的差距,即便我心里没说,也还是清楚,曾子谦知道我的心思,安慰我说:“放心吧,老太太可为难不了我。”

这一夜我睡得并不安稳,得知小妈特意给自己和老袁买了套新衣服,我心底更是烦乱。

第二天一早便起床化妆,想要给自己一个最佳的状态。

约得是十点,病房门开了,曾子谦和曾妈妈站在门口,手里拎了果篮和礼品,笑着走了进来。小妈正在倒水,听到我打招呼之后便转过脸来,一句“亲家”好像卡在了喉咙里,而后脸色骤变。

曾妈妈饶有兴致的看着小妈,说:“这世界可真小。”

小妈哪里是吃亏的人,立即回了句:“还真是有缘。”

难道说,昨晚在水房跟小妈掐架的,是曾妈妈!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