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5.只有我能帮的了他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4700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15

我和曾子谦被面前的场景给惊住了,他反应比我快些,看了一眼曾妈妈,说:“妈,你们已经打过照面了?”

曾妈妈的眼神里流露出一丝不屑,说:“何止。”

我小妈本就不是能受窝囊气的人,看到曾妈妈这个态度,脸色顿时就僵了,说:“我就说嘛,您这气质一看就不像是普通人。”

这话从字面上理解是没什么问题的,偏偏小妈加重了“普通人”三个字的发音,听上去自然又是另外一种滋味。

曾妈妈的脸色瞬间就变了,她看向曾子谦,说:“这就是您给我找的亲家?子谦,你还真是没让我失望!”

从第一眼见到曾妈妈到她进病房为止,虽然她说话的内容让人不悦,但是说话的语气倒还是不紧不慢的,可是刚才跟曾子谦说的这一句,音调抬高了不少,显然是被气着了。

我不知道小妈昨天和曾妈妈发生了什么冲突,再看一眼老袁,他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子谦,你这妈妈可了不得,”小妈也没有退让,看着曾子谦,说:“现在我闺女还没进门,第一次见面就是这种语气,你说我能放心把小洁交给你吗?”

“阿姨……”曾子谦慌了,说:“您误会了,我妈不是这个意思。”

小妈见曾子谦语调诚恳,也缓了缓语气,说:“子谦,有件事你应该知道的,我们老袁家虽是小门小户,可是我们小洁条件也还不错,追求她的人也很多,你们家若是这种态度,这门亲事可能成不了了。”

我一听小妈说出这句话,顿时就慌了,急忙开口说:“小妈,都是误会,你少说两句。”

小妈看了我一眼,这才闭上嘴。

我尴尬抬起头来,见曾妈妈脸色铁青,再看曾子谦,也是面色难堪。

“子谦,一直一来你的决定我很少参与,我也是听你的意思才过来看看,现在事实就摆在眼前,正好两家人都在场,我也把话说明白了。”曾妈妈眼神平静,目光落在我的脸上,说:“这门亲事,我绝对不会同意。”

“妈,”曾子谦神色平静,一双眸子落在曾妈妈的脸上,说:“你知道我让你过来,并不是听取你的意见。”

此话一出,曾妈妈顿时觉得下不来台了,她气呼呼的推了推眼镜,直接走出了病房。

我慌张的上前两步,看了一眼曾子谦,说:“你去看看呀。”

曾子谦看着我,站在原地一动不动。

我有些急了,说:“你快去。”

曾子谦这才跟老袁小妈打了招呼,平静的走了出去。

病房里只剩下了三人,老袁因为手术的缘故本身就很虚弱,在见证刚才这一幕之后,看着我的眼神里尽然夹杂着一股悲凉,再看看小妈,她显然觉得自己是占了上风,下巴高昂,竟然有些洋洋得意的意思。

见我看她,就说:“你瞪我做什么?我刚才说错什么了吗?你看看曾子谦妈妈那样,昨天在水房,还说什么我这是浪费国家水资源,没有公共道德心,我当然多厉害一人物呢,不过如此。”

我气的全身发抖,说:“小妈,你在说话的时候想过我的感受吗?”

小妈听出我语调沙哑,立即放低声音,说:“小洁,小妈承认,之前你和曾子谦交往的时候,小妈是看着钱,可是现在小妈的心思变了,你这两年也给家里添了不少帮助,小妈看在眼里,你妈不在了,我真的把你当成亲闺女,听小妈的,这一次,绝对不能让那个老太婆欺负你,否则以后你的日子肯定不好过。”

小妈都把话说的这么透彻了,我反倒不知道该说些什么,索性走出了病房。

走廊里来来回回的好些人,愣是没看到曾子谦的身影。

我郁闷的回到车中,谁知这时候小白给我打来电话。

“我说大忙人,你可真够厉害的呀。”小白的声音听上去有几分生气,说:“要不是看了今天的报纸,我都不知道原来曾子谦这么man,这是喜事儿将近了?”

我想着刚才曾妈妈的反应,轻轻地叹了口气。

“这是怎么了?叔叔的病严重了吗?”

“我见过曾子谦他妈了。”

“啊。”小白自从和黑子吹了之后,好像得了一种叫怕见家长的病,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有些失态。

“要不我假期不过了,回去陪你?”小白琢磨了两句,说:“反正我在家也很无聊。”

“你不是和赵阳一块吗?”

“没有啊,”小白莫名其妙,说:“最近恒宇内部好像传出了点什么,曾子谦没跟你说吗?”

我心里一慌,问:“什么传言?”

“这个……”

我听着小白的语气,再联想这两天曾子谦忙碌的情景,顿时恍然大悟,说:“小白,有什么事情你可不能瞒着我。”

“小洁……”小白吞吞吐吐的开口,说:“听说恒宇和几家银行都有贷款担保方面的纠纷,资金链目前属于紧张状态,这个我还没找赵阳核实,目前不清楚啊。”

资金短缺?

这么大的事情曾子谦居然决口不提。

“那昨天……”

“那是证券公司,具体我的也不清楚,你可以问问曾子谦。”

我听着小白的话,心底顿时万分紧张,资金链短缺,就意味着企业亏损,假使银行有所察觉,自然会进行风险评估……假如情况十分恶劣,资不抵债,就很可能造成破产的情况,也可能被其他公司收购。

可是这个事情,曾子谦为什么瞒着我呢?

坐在车内冷静了半小时,查询了恒宇相关的新闻,果然有一些这方面的消息,只不过消息面小,并未造成多大影响,只是恒宇的股票倒是跌了一些。

这时候响了,屏幕上“曾先生”三个字映入我的眼帘,我收起情绪,按下了接听键。

没一会,曾子谦从不远处走了过来,敲了车窗门。

见他表情平静,我开口问:“伯母回去了?”

他点了点头,看着我,说:“叔叔阿姨那边怎么样了?”

“他们没事,都挺好说话的……”话一说出口,我就想着咬舌头了,瞥了一眼曾子谦,是笑了笑说:“我不是那个意思。”

毕竟是他妈,这么说一句,他肯定不好受。

曾子谦拉着我的手,说:“下午我得回公司一趟,医院这边,还得你多照应着。”

我想着小白说的那些话,瞥了他一眼,问:“发生了什么事吗?”

“没。”曾子谦回答的十分果断,大约察觉到了我眼神中的犹疑,挤出一个微笑,说:“只是一些程序上的事,说出来你也不懂,你在医院帮我好好劝劝阿姨,洛琦那边,不必过去了。”

我点了点头,心底顿时七上八下的。

曾子谦越是沉默,我就越是觉得奇怪。

不过他说忙是真的,从离开那会一直到晚上九点多,依然没有他的消息,我心底着急,有怕打扰他工作,只能耐心的等。一直到晚上十一点半,他依然是一个电话都没打来,我就给他发了一条信息,没一会,他的电话就打来了。

“还在医院吗?”曾子谦的声音有些喑哑,听上去像是感冒了。

“你还没忙完吗?是不是身体不舒服?”

“有点事情还在处理,可能今晚不能去接你了。”曾子谦的语气是轻描淡写的,可明摆着是有事儿。

“子谦。”不知为何,这两个字就从我的嘴里蹦出来了,“有什么事儿,记得和我商量好吗?”

“好,大家给我发条短信。”

“恩。”

我老老实实挂断电话,心口某处扑腾扑腾个不停,好像在提醒我有事可能发生。

这种平静一直延续到第二天晌午,五一小长假,去医院的路上还挺热闹,早上特意查看了新闻,并未看到和恒宇有关的内容,我放心的将车泊好,继而走向了路旁的花店。

买了三只百合,配上一束满天星,包好之后,我便前往老袁的病房,也就是在这时候,我的响了起来。

号码是陌生的,直接驱使我按下了接听。

“袁小姐。”居然是曾妈妈。

“伯母你好。”

“今天有时间吗?我想跟你见一面。”

我瞥了一眼四周,说:“伯母您在哪里,我过去找您?”

“不必了,我把地址发给你,你直接过来就好了。”

即便曾妈妈的声音里透着一种疏离感,我还是老老实实的答应了。昨天的不快让我心有余悸,毕竟以后不可能往来。

曾妈妈定的地点是在银泰楼上的咖啡馆,我驱车到达时已经过去了十五分钟,进去之后,跟服务生交代了两句,便被引到了角落的位置。

曾妈妈一身职业套装坐在那里,见我进来,递给我一个眼神,示意我坐下。

我大方的坐在她的对面,这样的光线之下,不得不感叹曾妈的美貌和气质,是的,即便她已经年过四旬,依然风情无限。

“袁小姐,我们也不是第一次见面了,有些话,我也不拐弯抹角了。”曾妈妈看着我,说:“我想,你应该知道我要说什么。”

我假装淡定,说:“伯母,你有话直说。”

曾妈妈看着我,说:“恒宇从创立到现在已经经历数百年的历史了,也算是老曾家的祖业,经过这么多年的风风雨雨,都是屹立不倒,只是这一次,恐怕是过不去了。”

果然。

“袁小姐,或许你也听到了业内最近的一些传闻,的确,恒宇现在最大的问题就是资金短缺,跟我们长期合作的银行已经察觉,子谦正在变卖他手中的一些产业,可是他爸爸留下的这个大窟窿很难弥补,之后,恒宇可能面临着破产,或者,被其他公司收购。”

我抬眼看了一眼曾妈妈,手指已经掐入掌心。

“目前已经有两家上市公司在准备收购问题,其中一家你也认识,姓蒋。”

蒋天洋!

“之前子谦跟他就有过过节,现在他好不容易抓到机会,自然是想夺了曾家的祖业。”

我看着曾妈妈,心底有些着急,问:“资金缺口很大?”

曾妈妈点头,说:“银行察觉到了这一问题,拒绝继续贷款给我们。”

我低着头,想着曾子谦这些天的反常表现,顿时鼻尖泛酸。

“这件事与子谦无关,窟窿他爸爸留下的,只是这祖业,很可能会断送在子谦手中,”曾妈妈说着话,一双眼睛紧盯着我,说:“除非……”

我惊愕,说:“伯母,你可以直说。”

“除非有人愿意帮忙堵着这个窟窿,可是商场上,谁会舍弃自己的利益呢?”曾妈妈看着我,不慌不忙的开口:“如果是结了亲家,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

王洛琦。

从银泰出来的时候我就觉得双腿发软,细想这段时间发生的一切,眼泪止不住的往下掉。

王洛琦有心理疾病又怎么样?恒宇的问题,他能够解决。

我知道这个时候不是顾影自怜的时候,驱车便往医院赶,直接去了王洛琦的病房。

病房门打开,特护站在一旁收拾东西,王洛琦见我站在门口,嘴角一勾,笑着说:“嫂子,你怎么过来了?”

我看了一眼特护,用眼神示意她出去,当病房里只剩下我和王洛琦两人时,我开口问:“蒋天洋找过你?”

王洛琦淡淡的看了我一眼,没有说话。

“恒宇的商业秘密,一般人是不会知道的,蒋天洋能够在曾子谦毫无察觉的情况下动了收购的心思,他是吃准了恒宇资金短缺,而他之所以那么清楚,是因为你,对吗?”

“看不出来,你倒是挺聪明的。”王洛琦笑着看着我,脸上没有丝毫歉疚。

“曾子谦带你不薄,你居然联手外人对付他?”

王洛琦听到“曾子谦”三个字的时候瞬间暴怒,她咬了咬唇,看着我,说:“还不是因为你!要不是你,他不可能不在乎我,还说要把我送走?哼,他现在还能把我送走吗?”

我气的全身发抖,伸出手,直接抽了王洛琦一巴掌。

她没料到我会打她,好一会才抬起头来,脸上没有丝毫疼痛感,反而笑着看着我,说:“你不是比我厉害吗?你不是能把他使唤来使唤去吗?现在呢?觉得自己没本事了吧?还有一件事你还不知道吧,我告诉你,两年前,姨妈收购的一家企业,曾经给企业的负责人送了几百万贿赂金,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以单位名义行贿,帮公职人员牟利的,至少得判十来年,可是收购的法人,写的是曾子谦的名字。”

我竟然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怎么了?前两天你不还和表哥在我面前秀恩爱吗?”王洛琦笑着看着我,说:“我告诉你袁小洁,只要是我想得到的,还从来没有失手过,得不到,我就把他给毁了。”

我胃里一阵翻腾,忍不住干呕两声。

“对了,你眼角的那道疤……”王洛琦指了指自己的眼角,说:“你跟表哥诉苦了吗?你找了梁文浩这个靠山也没用,因为这件事,根本就和我无关。”

不是王洛琦!

难道是……蒋天洋?

可是蒋天洋为什么要帮她?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你现在可以找表哥诉苦……”王洛琦的眼神落在打着石膏的胳膊上,说:“不过我想,他现在可能没有时间理会我,毕竟筹资这件事,挺伤神的。”

“你到底想怎样?”

王洛琦好似一直在等着我说这句话,一张樱桃小嘴微微勾起,笑着说:“你离开他。”

我知道再说下去已经毫无意义,转身便往病房外走,耳旁又响起了王洛琦的声音:“对了,还有两件事我想提醒你。”

我背对着王洛琦,听到他说:“第一,即便表哥知道这一切是我做的,也不会拿我怎么样,为了他,我连你那恶心的前男友都能倒贴,这是他欠我的,第二,蒋天洋的背景你可能还不知道吧,现在,只有我能帮的了表哥。”

我只觉得恶心感越来越重,走出病房没几步,就忍不住干呕起来……

ps:临时有事,先写到这里,字数不够明天放上,明天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