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7.鹿死谁手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6044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15

如果说之前和王洛琦的交手只算得上是小打小闹,那么现在这种局面则真的是一起定输赢,理智告诉我不能跟她硬碰硬,而她刚才在电话里的那句话倒也是提醒了我,没错,我需要拖延时间。

曾子谦现在需要的,就是拖延时间。

想着我长这么大都没耗费这么多的脑细胞,现如今不知该感叹还是该自嘲,我自知这个时候不能给予曾子谦帮助,唯一能做的就是绝对不惹是生非,以免给拖曾子谦后腿。

曾子谦需要大量资金,我做任何事的目的,都要以这个为主。

下定这个决心之后,我决定先去病房看看老袁,自从曾妈妈上次去了病房之后,这两天他的心情一直很差,我希望能够得到家人的支持,至少这个时候我希望他们能够跟我站在统一战线。

病房里,老袁依然躺在床上,特护则是负责的打扫,我跟她打了声招呼之后,便坐在了病床前。

老袁见我坐下,说:“不是说让你这两天好好休息吗?怎么又来了?”

我瞥了一眼老袁花白的头发,顿时于心不忍,话到嘴边,又不知道如何开口,照理说,老袁年纪这么大了,我也老大不小了,让父母享享清福,那才是首要,可是现在,我没做到。

老袁见我不说话,叹了一口气,说:“小洁啊,爸爸知道你想要说什么,以前呢,爸爸每天都是碌碌无为过来的,你小妈经常说我没出息,说男人啊,就要闯出点名堂出来,其实我并不同意这种说法,人活一世,每个人的活法自然不同,有的人享尽荣华富贵,最后不得善终,有的人碌碌一生,最后儿女送行,每个人的路都是自己选的,爸爸到了这个年纪,这辈子可能就这样了,可是你不一样,你的后半生还有很多路要走,既然如此,为何不选择一条轻松自在的路呢?”

老袁的意思我懂。

“爸,正如你所说,我的后半生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那么多的时间里,房子,车子,工作,这些身外之物,可以通过后期的努力获得,可是喜欢的人只有一个,如果错过了,我一辈子都不会甘心。”我说这话,眼泪已经湿润。

老袁见我哭了,递给我一张抽纸,一向不懂得表达的他眼圈也红了,他说:“闺女啊,两家情况差距太大,你是要走很多弯路的,爸爸担心你受委屈。”

我笑了笑,说:“爸,其实我和他已经走了很多弯路,刚认识那会,总会患得患失,因为不够信任,计较的也多,而如今,才觉得哪些刨根问底的想法万分可笑,如果一个男人在承受压力时选择独自承受,我觉得我这辈子也算值了,我也试过重新开始,可是爸,有些人真的是谁也替代不了。”

老袁见我语气坚定,无奈的叹了口气,说:“闺女,爸支持你,你小妈那边我也说服,但是你记得,绝对不能让自己委屈。”

老袁的话一说出口,我的眼泪就掉下来了,我尽量让自己不要表现出懦弱的状态来,说:“爸,现在曾子谦的公司遇到了一点状况,我手里有一部分的钱,我准备把公司关了,车子卖了,小浩上学的钱小妈那里肯定还有,你住院的话也不用担心,这张卡里还有五万块钱,你拿着,足够应付一段时间了,”我吸了吸鼻子,说:“爸,你就当我不孝,这一次,我想全心全意的站在他身边,和他一起度过这个难关。”

老袁将卡推回到我的手里,说:“医药费女婿都付了,还谈这些做什么,你跟他说,让他好好努力,想娶了我女儿,也不是那么容易的。”

我感动的看着老袁,心底的一颗石头终于放下。

整理完病房的事情之后,我便打电话给小白,让她跟当初帮我们注册公司的代理公司打电话,准备将注册资金全部拿出,小白倒是比较了解我,没有反对,而是全力支持。

当然,这件事必须保密。

打完电话我便去了王洛琦的病房,相比之下,这位千金大小姐倒是一副相安无事的模样,见到我之后面上非但没有一点儿吃惊反而露出了得意的笑容,我知道,在她看来,现在惊慌失措的应该是我。

我也没跟她兜圈子,开门见山说:“那天你跟我说的那些话我仔细考虑了一番,我觉得你说的很有道理。”

王洛琦满意的看着我,说:“所以呢?”

“我需要一点时间考虑清楚,”拖延时间,才是最好的方式,“我想你应该明白我对曾子谦的感情,当然女人有时候也要替自己想一想,我可以考虑你的提议,但是我有两个要求。”

“哦?”

“第一,我需要一周的时间考虑,第二,我在曾子谦的身上也耗费了不少精力,如果就这么平白无故的让给别人,我也是心有不甘。”

“所以呢?”

“我需要一点好处,具体的我还没想到,这一周时间我会用来仔细考虑、。”

王洛琦一脸疑惑的看着我,说:“你该不是想跟我耍什么花招吧?”

“王小姐,你觉得我有什么资本给你耍花招呢?如果你不相信我,你可以现在就把证据交给证监会,可是曾子谦就算被抓了对你有什么好处?你那么在乎她,不可能连一个星期都等不了吧?”

“怎么可能,没有人比我更在乎他。”

“那就是你的合伙人蒋天洋不愿意等了?”

王洛琦看着我,眼神里闪过一丝犹疑,说:“行,我可以说服他,但是袁小洁,你不要试图跟我耍花招,你知道我手中的砝码。”

我瞥了她一眼,说:“当然,我也受够了现在的一切。”

王洛琦机关算尽,却唯独没有想到我会跟她玩心思,我的男人就要被她送进监狱了,还想着跟我谈合作,哼,不过多疑之人必然处处怀疑,我今天的话,她可能不会全信,却也不会全不信,这样已经足够。

下午我又去了一趟二手车市场,负责兜售二手车的小哥见我这车子九成新,也挺痛快的跟我说了价,不过因为车子之前出过一次小事故,他跟我说,最多只能卖个十五六万。

十五六万也是钱,我知足了。

将卖车的事情托付给小哥之后,我又去银行办了转账,把所有的结余都放在了一张卡上,密码改成了201314。

事后很多年,我还能想到今天这一幕,小白问我当时准备破釜沉舟是一种什么感觉,会不会害怕,我想了想,害怕是有,但是更多是甜蜜和兴奋。

我知道这笔钱对比曾先生而言只是一个微小的数目,可是,却是我的全部,我从来没有像此刻这般坚定过,将一颗心,全部都贡献给一个人。

曾子谦这边也有了好消息,经过一整天的忙碌,他和赵阳已经找到了一家愿意贷款给他们的商业银行,只是双方是是初次合作,所以需要一定的资产抵押,曾先生当然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用了两天时间变卖了海外的一些资产,而后添上本市三处房产证明作为抵押资产,已经递给银行审核。

也是在这个时候,我才得知,原来我们相遇的那一处房子,他一直留着在。

资金如果顺利到位,恒宇大方向上的问题就能够直接解决,而如何堵上恒宇这个大窟窿的问题,曾子谦也想到的方案——曾子谦的手上拥有恒宇二分之一以上的股权,他选择放手手中一部分股权,故意抬高价格,让蒋天洋花重金购买,这其中的差价,累计起来之后,再加上银行给予的贷款,则可顺利解决老爷子留下的历史问题。

连续三天,我们两人都处于备战状态,他忙他的,我则忙着给公司里的员工写推荐信,我知道,作为一个创业者,没能给大家一种安定的工作环境是我的错,可是我不后悔,如果这一次能跟曾子谦度过这个难关,我一定重振旗鼓。

幸运的是公司里同事并未埋怨我,小白拖了关系之后,十几万的注册资金也回到了手中。

查了卡上余额,居然多出了两万。

小白和黑子分手之后,手里一直都不宽裕,这个钱我当然是不能拿的,她见我回绝,一脸嫌弃的看着我,说:“你这是得了便宜还卖乖,拿着吧,多了我也没有,再说,赵阳不也在曾子谦的公司讨饭吃吗?”

我感动的看着小白,揣着银行卡就去了恒宇。

曾子谦还在忙,办公桌上堆了一堆文件,见我进来,抬眼打了个招呼,我瞥了一眼一旁送来的午餐,命令他按时吃饭。

我们两人就坐在茶几旁,见他吃的差不多了,我将银行卡拿了出来,说:“曾总,我能在你这里讨口饭吃吗?”

曾子谦疑惑的看着我,问:“什么意思?”

我将这两天干的“大事”全部说了出来,曾子谦听完,嘴里的饭都没吃了,目瞪口呆的看着我。

我耸肩,说:“曾先生,前些天我跟你说的那些话可不是忽悠你的,我这人嘴笨,比较讲究用实际行动表示,你……别生气啊。”

曾子谦瞪着我,良久才冒出一句:“傻女人。”

到了这个时候,很多话,已经不用说出口了。

开始我还疑惑为何曾子谦要看那么多文件,赵阳进来的时候我才知道原来是要召开什么股东大会,这场面我在前半生是没有见识过的,最重要的是,恒宇目前的情况,那些所谓的股东难免不给曾子谦增加压力。

我要求参加,曾子谦见我态度坚决,笑着说:“那行,就当是我的私人秘书。”

偌大的办公室内,一群和老袁年仅相仿的男人围在一块,曾妈妈也来了,依然打扮优雅,不过额前的鱼尾纹倒是深了一些,曾子谦西装革履的坐在最前方,面色淡定。

至于我,则坐在一旁的角落里。

影视剧里看着逼格挺高,可真正切身体会的时候,则会觉得压抑。恒宇连日来的负面报道就像一张无形的大网压抑着在场的诸位,毕竟涉及到切身利益,大家的探讨也是激烈。

“证监会上交的材料问题对我们会有影响吗?”、

“股票下跌谁来负责?”

“我们不能把信任留给一个自身就有问题的领导者。”

“如果企业牵扯的法律问题,自然要有人出面承担。”

瞧瞧,平日里一个个正人君子的样子,到了关键时刻,巴不得推出一人出来背黑锅,各个都是道貌岸然。

曾子谦一直面色平静的听着他们讨论,不骄不躁。

这会儿曾妈妈忍不住了,我听到他开口说:“诸位都是跟老头子一起打天下走过来的,对于子谦而言都是阅历丰富的老者,目前的状况来看,解决问题比相互抱怨来的重要些。”

毕竟是曾妈,说话还是很有分量的,一句话说完,乱哄哄的办公室瞬间安静了。

好一会,其中一个腆着大肚腩的男人开口了:“我只想知道这些问题什么时候能够解决,我们不是慈善家,肯定不能冒着风险给你们玩。”

这语气,简直就是欠揍。

“老张说的有道理,曾董,你说,这个问题已经拖了这么久了,什么时候能解决?”

“对对对,给我们一个准确的时间。”

曾妈妈为难的看了一眼曾子谦,听到有人说:“三天,就三天,三天内解决不了问题,坐等收购吧。”

“好,就三天。”曾子谦忽然开了口,说:“三天之后,我们再见分晓。”

三天,这么短的时间,曾子谦能解决吗?

我疑惑的看向坐在正中央的那个男人,见他神色淡然,也就没有多言。

会议结束,其他人都走过了,唯独留下了曾子谦和曾妈妈,曾妈黑着一张脸,将面前的文件夹“砰”的一下摔在桌子上,质问他:“明明可以轻松解决,偏偏选择条困难的,曾子谦,你真是让我省心!”

说完之后曾妈便往会议室外走,察觉到角落里站着的我,狠狠地瞪了一眼之后,便离开了。

办公室的门关上,曾子谦笑着瞥了我一眼,问:“信我吗?”

我点头。

他笑,我心底却有种莫名的慌张。

但是我们都知道,这时候并不是歇息的时候,曾子谦忙着公司内部,我则跟着赵阳拜访各个老股东家里,其中两个还在国外,从飞机上下来,我晕的大吐特吐,我们都很清楚,若是蒋天洋暗地里进行收购,必然通过大宗交易或转让,我们不能二十四小时呆在股东身边,只能先去进行说服工作。这时候,再一次让我见证到了人性的极致,有几个股东直接告诉我们,别跟他讲人情,生意场上明算账。

我虽无奈,却也受得了这份压力。

曾子谦那边也是按照原计划进行,倘若蒋天洋能够落入这个圈套,恒宇就能度过这一劫。

三天,把时间细化到每分每秒,就会觉得这三天其实跟三个世纪一样漫长,我们没有正面跟蒋天洋对战,可实际上呢?我们从未停止战争,而和王洛琦的约定的时间,也越来越短。

最后一天晚上,曾子谦对着电脑看到午夜十分,股票交易的页面上,乱七八糟的一堆数据,看的我心里惶惶,而曾子谦,则一反常态的站在落地窗前,安静的看着这座城市。

他安静的让我惧怕。

我走过去,问:“是不是……”

曾子谦拉着我的手,说:“小洁,有时候我在想,让我能够自私一点,放弃这里的一切,跟你过着平常的生活,或许才是最好的结局。”

指尖冰凉的触感传到我的大脑,我吸了口气,说:“我一直会陪着你。”

曾子谦转过身来,笑着看着我,说:“别怕,一切都在我的预估之中。”

这一夜,我和曾子谦是在恒宇顶楼的大厦度过。

黎明前夕,最后一站即将打响。

董事会的时间安排在早上九点,曾子谦身上已经换了一身干净整洁的衣服,他本就长得高挺,在衣服的衬托下更显成功男士的韵味来,进会议室之前,他面色清冷,异常冷静。

会议开始,曾子谦最先开口,说:“今天的会议我有两件事宣布,第一,证监会的问题已经彻底解决,你们心底的顾虑可以打消了。”

此话一出,大家皆是感到意外,这么说来,老爷子留下的大窟窿已经堵上了?

“第二,我已申请到一家商业银行,他们将会在接下来的时间里给予我们资金上的最大支持。”

众股东的脸上瞬间露出了喜色,就在大家交头接耳之时,会议室大门忽然看了,一群人的目光都看了过去,然而没想到的是,站在门口的,居然是蒋天洋!

蒋天洋的身后还跟着一群人,这架势,根本不输曾子谦。

“保安呢?恒宇的会议室是什么阿猫阿狗都能进来的吗?”曾妈妈率先发话了,可声音却是颤抖的。

蒋天洋不怒反笑,而后,坐在会议桌上大肚腩忽然开口了,我听到他说:“董事长,这位蒋先生,可是我们恒宇的股东啊。”

什么!

股东!

众人大惊,再看向曾子谦,则是脸色难堪。

“诸位莫急,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想找你们董事长谈谈,不知其余各位能否行个方便,先行回避?”

蒋天洋语调傲慢,偏偏气场十足,大肚腩拉着大伙往外走,其余人便已跟上。

最后,室内只剩下我们四个人。

蒋天洋嘴角勾起,说:“曾董,让我猜猜你现在在想什么……”

蒋天洋说着话,一只手放在额头上,说:“哦,第一,你一定在想,为什么你抬高股价之后我会继续收购,这第二嘛……”

曾妈妈早已经气的脸色铁青。

“广进银行的贷款何时能够下来。”

广进银行正是曾子谦最近谈成要跟他合作的银行,难道是……中计了?

“哈哈哈哈哈哈,”蒋天洋见曾子谦不说话,说:“别等了,他们不会贷款给你的……至于你这祖业,资金这么紧张,该怎么办呢?”

我看着蒋天洋嚣张的模样和曾子谦暗淡的眸子,立即起身,却听到曾子谦问:“你是怎么知道的?”

蒋天洋粲然一笑,说:“空城计,你以为能骗得了我?”

我疑惑的看着曾子谦,却见曾妈妈已经瘫软的坐在椅子上。

“收购方案我会尽快托战略部和法务部把资料送过来,曾总,我们改日再见。”蒋天洋说完这句话后,轻轻地勾了勾手,嘚瑟的转过身,离开了。

一瞬间,宽敞的办公室里,只剩下了我们三个人,然而,却静得可怕。

“你看你……你看你干的好事!”曾妈妈指着曾子谦,脸上的青筋都很明显。

曾子谦安静的从会议桌上站起来,走两步,而后忽然捂着胸口,呼吸急促。我慌忙的走过去,然而下一秒,他已经倒在地上。

“救……救护车……”曾妈妈紧张的看着曾子谦,勉强的挤出几个字。

进医院之前曾妈妈还要封锁消息,可是现在这种情况,又怎么能封得住?曾子谦倒在地上大喘特喘的模样把我吓得浑身发抖,这一幕,似曾相识。

曾子谦被送进了急救室,我和曾妈妈站在病房外,王洛琦不知道从哪里得知了这个消息,没一会便赶到了,曾妈妈这个女强人,居然也流出了眼泪。

王洛琦看着我,说:“表哥到底怎么样了?”

她的语气中带着一副哀怨,我张了张嘴,不知道该说什么,然而就在这一刻,痛哭中的曾妈妈忽然转过脸来,怒视着我,而后,又狠又重的一巴掌,就落在了我的脸上。

“要不是你,他不会这样……”曾妈妈怒气冲冲的开口,说:“在国外呆了那么多年,也没犯过一次病,遇到你之后,接二连三的犯病,你是不是想把我儿子害死!”

我的右脸火辣辣的疼,却听到王洛琦说:“姨妈,你别生气,放心,我在这儿,别气坏了身子。”

“你走!”

曾妈妈怒吼一声,我的眼泪直接掉了下来……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