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08.明天,给我答复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010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15

去水房洗了一把脸,我的眼泪终于止住了,曾子谦现在躺在病房里,整个恒宇肯定乱套了,内有股东施压,外有蒋天洋这个王八蛋虎视眈眈,我知道,这不是哭的时候。

可是我对股票一窍不通,如果这个时候想对付蒋天洋,应该用什么招数呢?我忽然有点憎恶自己,如果当初我学的不是广告,而是金融,这个时候也不会这般手足无措。

眼泪不自觉的冒出眼光,我吸了吸鼻子,利索的擦去,深吸一口气,准备给赵阳打电话,谁知一转身,竟然看到了梁文浩。

他惊愕的看着我,问:“你怎么了?”

“没事。”我的声音比自己想象中要冷静一些,说:“曾子谦刚送到医院,现在情况也不知道如何了。”

“我刚才听说了,走,我们一起过去看看。”

我想着曾妈妈的态度,说:“不行,我现在还有其他事情要做。”

梁文浩惊愕的看着我,眼神里带着一份探究,直到他的目光停留在我的脸颊上,忽然迈着步子朝我走了过来。

“这是……”

我避开梁文浩的目光,脑海里忽然闪过他之前的那句话,将希望投在他的脸上,说:“我有件事想问你。”

梁文浩没说话,双眼依然盯着我看。

“如果有公司想要收购恒宇,怎么样才能拖延时间?”毕竟不是学金融的,我担心自己的表达有问题,说:“收购前期需要做那些准备?”

梁文浩看着我,叹了口气,说:“这一巴掌是王洛琦打的吗?都到这个份上了,你又何必……”

我听着这句话,瞬间觉得失落,瞥了梁文浩一眼,说:“我得先给赵阳打个电话,梁医生你先忙。”

梁文浩见我要走,立即开口,说:“赵阳现在估计在忙着应付记者,这样吧,你先去科室等我,我去急救室看看情况,一会下去,还有,企业收购不是那么简单的一件事,你着急一时也没用,下去等我。”

我听着梁文浩笃定的语气,心底虽然微微放心了些,却害怕蒋天洋再惹出别的事情来,自然有些犹豫。

“快去吧,我尽快。”

我看着梁文浩朝急救室的方向走去,双脚却不想挪动,深深地吸了一口气之后,我便给赵阳打了电话。

正如梁文浩的预料一样,赵阳正在应付记者,电话里乱哄哄的,他换了个地方,只提醒我一句话,千万不能让记者知道曾子谦的病况。

我应允之后,还没来得及说话,赵阳已经挂断了电话。

等了十来分钟,梁文浩终于出现了,见我站在原地,脸上有些无奈,我看着他,问:“曾子谦怎么样了?”

“旧疾复发,加上精神状态很差……”梁文浩说这话,说:“不会有什么大问题。”

我这才放松些许,又听到梁文浩说:“两个女人守在他的身边,不会出大事儿,倒是你……”

“你刚才说……”

“走……”梁文浩没理睬我的话,说着便往楼下走,我急急忙忙的跟上去,一路跟着他走进了科室,而后见他从一旁的小冰箱里拿出了一个冰袋。

“先敷着。”

我见他不慌不忙的样子,说:“收购的事儿……”

梁文浩悬在半空的手依然悬着,我无奈的接过冰袋,听到他说:“恒宇的事情我早有耳闻,资金链问题想要彻底解决,首先需要找到一家比较有威信的商业银行,如果能够说服对方,其他银行相对之下也会容易说服,其次就是你问道的收购问题,企业一旦遇到被收购问题,股票会先停牌,在这期间,股票是禁止买卖的。”

“你的意思是,拖延时间吗?”

“这个放在一般企业倒是可以,不过此番天胜来势汹汹,资金自然是准备充裕,就算停牌,时间也不能延迟太久。”

这样的话,岂不是着了蒋天洋的道?

我迅速的运转大脑,想到之前一系列的事情,脑海里忽然冒出一个卑鄙的想法。当然,蒋天洋这个王八蛋把曾子谦气的进医院,何尝不是卑鄙?

“梁文浩,我想问你,怎么样才能联系各大报社?”

梁文浩疑惑的看着我,问:“你要做什么?”

“既然蒋天洋想法设法的绊倒恒宇,我也可以使用其他方法对付天胜,我不相信像天胜这样规模的上市公司,难道连一点污点都没有吗?这事儿放在别人身上可能没有,但是放在蒋天洋身上,绝对是有迹可循,记者一向是对这些事情的洞察力要比我们常人高,我想找记者报道……”我知道刻意抹黑不是什么好招数,可就赵阳上次跟我说的争夺地皮那件事,就是蒋天洋的污点,我不报道这件事,可以说说其他,“天胜的流动资金很大吗?据我所知,想要收购恒宇,必须花费大量资金,我想知道蒋天洋这些钱的来路。”

梁文浩听我说完,一双眼睛瞪的老大,而后开口说:“这件事得从长计议,一个企业的名誉就是它的脸,你往它脸上泼脏水,严重的话是要负法律责任的。”

这点我何尝没想过呢?

“算了,这件事我会和赵阳商量,”若是把这件事告诉梁文浩,想必他必定会阻止我,所以我还是三缄其口比较好,“恒宇现在缺大量流动资金,还有什么方法能让股东们一起出力?”

梁文浩惊愕的看着我,说:“小洁,你冷静的让我吃惊……”

我这才缓了缓神色,说:“现在我不能倒下,曾子谦还躺在医院里,如果杀人不犯法,我就抱着汽油去找蒋天洋了,梁文浩,你知道我对这些金融知识不清不楚,如果可以,我请你帮我。”

如果曾子谦没有倒下,我定然不会跟梁文浩开口,他和曾子谦的关系那么敏感,每个男人都都有属于自己的自尊心,我不想给曾子谦这种挫败感,哪怕是微不足道的,可现在情况不同了,恒宇是曾家的祖业,保住祖业,比任何事情都要重要。

梁文浩听我说完,眼神一直看向别处,我知道他在思考,好一会,我听到他说:“我的手里有一部分资金,不过据我所知,这些钱对恒宇目前的状况而言是微不足道的,如果实在没有银行愿意贷款,可以先行停牌,拉长时间,在这期间,我来试一试解决资金问题,你和赵阳试着说服股东应对记者,还有,损人利己的事情不能做,至于能不能挽回,只能听天由命了……”

“能拖多久?”

“这个不一定,一般企业可以将时间延长至小半年,只是蒋天洋的关系网太过复杂,想必……”

梁文浩说道这里,便没再多说下去了,我看着他的脸色,自知恒宇这一次想要挺过去,自然是困难重重。

梁文浩跟我说完这些话之后便脱掉了身上的白大褂,他说这些事情需要先找付姐商量,我明白,有些关系还需要付姐过来走动。

答谢的话我也省了,等梁文浩走了之后我便打电话给赵阳,赵阳听了我的思路之后顿时恍然大悟,我听到他在听筒里说:“嫂子,二哥常说你大智若愚,怎么这个时候思路这么清晰。”

我知道这不是寒暄的时候,开口说:“蒋天洋不是要收购恒宇吗?这期间肯定要向证监会上报,第一,想法子让证监会查一查蒋天洋这一次的收购资金,第二,找记者将天胜曾经的一些污点给爆出来,地皮那件事最好不要提了,想想其他的,影响不要太大,也不能太小,试图分散他的注意力,而且,时间要长,网上也用同样方法。”

“是,嫂子。”

说完这些话之后我已经浑身发抖,吸了一口气,说:“赵阳,万一……我是说万一,万一我们的笨方法没有成功,又有人追究其法律责任,你就说这件事是我做的,明白吗?”

“不行,二哥要是……”

“赵阳,这时候我们不要说那么多了,你也知道,想必之下,你才是子谦的左膀右臂。”

赵阳大约听出了我的心思,这才肯定的回了一句。

电话挂断之后,我轻轻地舒了口气,这才发现自己的双手居然抖个不停。的确,之前在职场上的那些尔虞我诈,我曾以为那已经是斗争的最大程度,可如今才知道,并非如此。

那又怎样呢?我一句没有时间去考虑那么多了,曾子谦还躺在急救室里,之前他给予我的守护太多,终于到了我拼劲权利保护他的时候。

我知道我的能力不行,事到如今,已经没有其他方式,只是希望梁文浩这边,能够跟银行谈妥。

换做从前,我定然是抱着极大的希望的,可是如今却大为不同了,商人最看重一个利字,想要他们能够多处一份真心来,是多么的不容易。也正因为如此,我才坚定不移的跟曾子谦站在同一战线,想着他从十几岁开始就跟这群老江湖打交道,我的心底就一阵阵的疼。

连续跑了住院部十几次,终于得知曾子谦已经从抢救室里推了出来,只不过,vip病房本就严苛,我想要看他一眼,十分困难,只能远远地瞧着。

不知不觉已到了晚上,连查房的小护士都觉得我有些奇怪,这会儿王洛琦终于从病房里走了出来,我按捺着心口的火气,直接走了过去。

王洛琦的脸上挂着泪痕,也不知道这眼泪带着几分真意,见我站在她面前,她瞥了我一眼,说:“跟我来。”

我跟着王洛琦去了她的病房,病房门刚关上,她的手就朝我伸了过来,我反应极快,挡住了这一巴掌。

“曾妈妈打我,那是长辈教训晚辈,”我握着王洛琦的手腕,说:“你,没资格。”

王洛琦生气的收回手,说:“袁小洁,闹到现在这个程度,你居然还有脸开口,上次你不是跟我说七日之期吗?怎么,时间到了,又反悔了?”

我看着是王洛琦,见她脸上露出了得意的笑,顿时有些疑惑,七天,这七天蒋天洋并未主动找茬,难道……

我惊愕的看着王洛琦,说:“你知道我在拖延时间?”

王洛琦笑了笑,说:“你说尼?”

原本我以为自己是聪明的,没想到,还是技不如人。

“你说七天,我觉得也没问题,毕竟收购不是嘴上说说那么简单,那么多程序,不也是需要时间吗?”

我听着王洛琦得意的神色,说:“我不明白你为什么要这么做,倘若恒宇被收购了,对你有什么好处?对你们王家有什么好处?”

“所以,你才要作出选择呀。”王洛琦眼神一瞥,说:“你可以继续拖延时间,可是你知道,时间越长,准备就越充分。”

“你这么做,难道曾妈妈看不出来?”我试图激怒王洛琦,说:“如果你真的得逞了,未来某一天你做的这些事暴露了,你觉得曾妈妈会如何?”

王洛琦笑着看着我,说:“你想错了。”

错在哪里?

“现在恒宇最缺的就是资金,蒋天洋那么恨表哥,自然是不会放过这次机会的,现在恒宇危在旦夕,姨妈巴不得表哥立即娶了我,还有……”王洛琦看着我,说:“你以为姨妈看不出我的一些小伎俩吗?你太天真了,可是看得出来又怎样呢?她知道我对表哥是全心全意的,而且……我能解决恒宇的燃眉之急。”

“如果她知道你和蒋天洋联手呢?”

“我们联手了吗?”王洛琦的脸上立即露出了天真的神色,说:“只要我一句话,恒宇的资金问题立即能够得到解决,姨妈还会想着其他吗?可有件事你是知道的,我手里,又把恒宇送进监狱的……证据。”

这么说来,其实掉进坑里的,反而是我们了。

一箭双雕之事,她王洛琦乐的参与。

见我没说话,王洛琦又开口了:“七日之约已经结束,胜败已成定局,看在你那么诚恳那么努力的份上,我可以再告诉你两件事。”

我瞥向王洛琦,听见她说:“第一,蒋天洋的收购计划非常完美,不可抵抗,第二,你还记得那次在希尔顿酒店吗?表哥当着你的面把我撵了出去,这个事情我一直记着……姨妈为什么会说表哥见到你之后就会犯病?”

什么意思?

“因为那一天,你和梁小白那个蠢女人一起走出酒店的时候,表哥就发病了……”王洛琦笑着看着我,说:“拜你所赐,我有了照顾表哥的机会,这一点姨妈也很清楚,而这一次,因为你,表哥要跟姨妈对着来,这种情况下,你觉得,是我在姨妈的面前有优势,还是你有优势?”

听完王洛琦的一席话,我那坚定的内心已经快要接近崩溃了,强作镇定的站在原地,身体却气的发抖。

“我会给你一些好处……”王洛琦的声音异常的平静,说:“只要你,按照我的吩咐去做。”

我咬了咬双唇,问:“如果我离开他,恒宇的问题你是不是会全部解决?”

“当然。”

“我怎么相信你?蒋天洋那么记恨曾子谦。”

“他听我的。”

我惊愕的瞥了一眼王洛琦,说:“他凭什么听你的。”

“你不用知道的那么清楚,”王洛琦看着我,说:“倒是我,有个新的提议。”

“什么?”

“譬如你会担心我不守信用,我也会担心你不守信用,”王洛琦看着我,说:“我让律师准备了一份资料,你可以带回去看看。”

果然是心思缜密。

“据我所知,恒宇已经乱套了,”王洛琦见我接了资料,说:“我的提议很简单,为了避免我们大家都少个后顾之忧,你去找找梁文浩,然后,跟他结婚。”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我的瞳孔一瞬间放大,根本不敢相信进入耳膜的这句话。

“梁家的老爷子曾经也有点势力,不过现在人已经不在了,虽不及表哥,条件也还不错,最重要的是,他对你也不错,你要是嫁给了他,也不算吃亏,”王洛琦盯着我看,说:“这里的医疗条件太差了,因为你,表哥都在这里办公,想想也是可怜,等你和梁文浩办了事,表哥也会跟着姨妈老老实实的回去,养病嘛,当然要找个好点的地方了。”

假使我和梁文浩结了婚,就等于是负了曾子谦,他一定不会同意,继续纠缠,我则会对不起梁文浩,王洛琦,我不得不佩服你。

“当初表哥瞒着你病情,梁文浩可没少花心思帮你打听吧?”王洛琦笑着看着我,说:“不过,作为一个医疗事业的工作者,怎么可能看不出来表哥的状况,你一直都没明白,说明梁医生根本没有告诉你,这么说来,他对你也是一片真心,袁小洁,嫁给他,你不会吃亏。”

“我需要时间考虑。”

“明天,给我答复,否则,我就把证据送到证监会。”

ps:每天更新一万字已经不少了,我尽快,不少人又问了结局,我争取年前更新完,统一回复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