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1.如果你不在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3997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19

坐在沙发上呆了很久,我终于从这份意外带来的震撼中走了出来,然而下一秒,我又陷入了恐慌之中,试想一下,能够拥有自己心爱之人的孩子,那是一个女人最幸运的事情,偏偏,他来的不是时候。

抱着侥幸心理,我又去了楼下医院,买了两份试纸,然而结果都是一样的。是的,在二十八岁这样尴尬的年纪了,我作为一个单身女人,怀孕了。

为了不让小白察觉,我偷偷的打定主意,在网上查了资料之后,选了一家稍微偏僻的女子医院,第二天一早,便匆匆忙忙的去做检查了,抽血,b超之后,我坐在走廊的上等,医院里刺鼻的消炎水味弥漫在我的嗅觉里,胃里越发难受。

如果是这样的话,应该是那一次,在曾子谦的家中。

坐在我前面的是一对小夫妻,年龄看着比我要小些,男人一直拉着女孩的手,脸上的表情紧张里又带着期待。

我打开,扫了一眼我和曾子谦的合影,想象着假如这一刻他就在我的身边,会是哪一种表情。

医院人少,检查结果出来很快,当我看着彩超图上那个小小的孕囊,心底的一片阴霾,忽然间消失了。

我有了孩子。

右手不经意的划过小腹,想着这个小家伙默默的在我的肚子里带了7周,我居然都不知道。我想,先前偶尔会有反胃和嗜睡的情况,一定是他给我的暗示。

医生见我是一个人来,聊了一会之后,忽然问了句:“袁小姐是不想要这个孩子?”

怎么可能不想要,只是不知道,能不能要。

“袁小姐,这里有我的联系方式,如果你考虑拿掉这个孩子,就得尽快了,毕竟现在就是手术的最佳时间。”

医生的话在我的耳旁响起,我沿着马路往前走,午后的阳光落在我的身上,温暖而炽热。

一条小生命,就在我的肚子里。

曾子谦订婚的影响在这一刻忽然微不足道了,而我的直觉告诉我,他之所以离开,是因为想要保护我,王洛琦太过极端,他担心她会想方设法的为难我,即便这番猜测得不到验证,可只要这么想一想,我就会觉得很安心。

他让快递送给我的礼物,戒指盒子送来了,偏偏戒指没给我,难道是要给我什么暗示吗?

这段时间他对恒宇内部的整改,明显是要把恒宇的一些弊端给去处,正如他在车中跟我所说的那样,他想要去找蒋天洋,所以,他不能带上我。

当然,这是朝好的方面考虑,坏一点的考虑便是,他觉得我会选择梁文浩,他和我都跟命运认输了。

可他不是轻易屈服的人啊。

第二种猜测很容易解决,可是如果是第一种呢?如果他知道了孩子的存在,一定不能一心一意的跟蒋天洋对弈,而王洛琦呢?她若是知道我有了孩子,会轻易放过我吗?

很多种思绪在脑海里翻来覆去,我明白这个孩子来的不是时候,还有一点也十分重要,孩子的生长环境对他日后的性格塑造有非常大的影响,从小失去妈妈的我对这一点感受颇深,没有父爱,他能健康成长吗?没有一个完整的家庭,以后跟小伙伴在一起玩耍,会不会被欺负?面对一些流言蜚语,我该如何跟他解释呢?

以前一个人的时候,定然不会考虑这些问题,而现在,我必须考虑了。

这会儿响了,拿起来一看,竟然是老袁打来的,我这才恍然大悟,老袁今天出院。

把目光拉进现实,就会明白我们这种小市民是没法一直住在vip的单间病房的,好在老袁的脚踝恢复的不错,小妈就提议接到家中继续养病,我匆匆忙忙的接了电话,打了车,便往医院赶去。

病房里,小妈正在收拾老袁的日常用品,见我进来,丝毫没有理会的意思,老袁除了脚上之外,整个人的精神都很不错。

我笑着给询问他要隔几天过来检查,想劝他再住一段时间,我的话刚说完,小妈就开口到:“一天多少医药费你不知道吗?小浩还在上学,家里又没有多少钱。”

我瞥了小妈一眼,说:“上周给你的一万块没了吗?”

“住院费,药费,你爸吃喝拉撒全要钱,”小妈递给我一个大白眼,说:“房贷也得还,现在钱又不值钱,随随便便一花,还能剩多少。”

我笑了笑,说:“那回去我再取一些。”

小妈看着我,说:“原本还以为大户人家多豪气,结果一声不响的就走了,跟着他那么久,没有功劳也有苦劳吧,现在可好,还不是娶了有钱人的女人,就某些人,天天跟二傻子似的。”

老袁看了我一眼,说:“孩子今天过来接我,你就不能少说两句?”

“你最近怎么回事?天天想法子跟我吵架是吧?”小妈也火大了,整理的衣服往桌上一扔,说:“你看谁好,你跟谁过去!”

病房的门忽然响了,而后,梁文浩从外面走了进来,他瞥了一眼小妈,说:“阿姨,东西收拾好了吗?”

小妈这才笑了笑,说:“文浩呀,还是你贴心,这轮椅……”

“我跟医院申请的,叔叔,我扶您上来?”

梁文浩说着话,就去扶着老袁,我心底有些愧疚,便没有说话。

上了车,小妈和老袁坐在后座,我则坐在副驾驶的位置上,小妈一个劲的夸梁文浩,时不时的还要贬低“某些人”。

我知道这个某些人,说的是曾子谦。

送老袁上楼之后,小妈留下梁文浩在家吃饭,他急忙推辞,说是医院有事,我正好要下楼取钱,就送他下电梯。

电梯里,我开口说:“不是跟你说了不用过来吗?还有,那轮椅怎么回事啊?”

医院怎么可能允许患者把东西待会家里来?

梁文浩没说话,我就知道被我猜中了,所以开口说:“我跟你一起去车库吧,在路口停一下。”

梁文浩不知道我要干嘛,我从路口下来,取了一万五,五千给了梁文浩,道了声谢谢,便跟他道别,剩余一万,返回家中给了小妈。

小妈的事情提醒我,怀孕的事是不能跟她说,倘若她知道我肚子里有了曾子谦孩子,必然会想法子联系他,到时候,只怕后果不堪设想。

傍晚十分,我返回住处,收到物业的快递提醒,取了件之后,只收到了一个文件袋,疑惑的打开之后,却看到了几张照片。

是王洛琦和曾子谦订婚的照片。

照片背后写着字:别忘了我们的约定。

即便我之前想法设法的安慰自己,可是这一刻看到照片之后,我还是很难受,僵硬的抚摸着小腹,我将写真照撕成两半,留下了曾子谦的那一份。

回到住处,在纸上罗列了单亲妈妈可能带来的好处和坏处,写了一会,坏处十几条,好处只有一点,偏偏那一点,只是个猜测。

王洛琦都跟曾子谦订婚了,居然还在提防我,这么说来,曾子谦的处境并不好过。

这件事也不能告诉小白,小白知道了,赵阳瞒不了,赵阳清楚了,曾子谦自然也会知晓。

想了一宿,也没想到一个处理办法来。

第二天一早接到了梁文浩的电话,说是想一起吃个饭,我知道他肯定是有话跟我说,同样,我也有话跟他说,应下之后,我们约了附近的一家湘菜馆。

梁文浩一向准时,我们面对面坐着,我点菜,点着点着,服务生就提醒我两个人吃不掉那么多,我的手不自觉的抚摸着小腹,这才停下。

胃口很好,仿佛带着一种使命感。

梁文浩大约没想到我会吃的这么欢,脸上也挂着笑。吃的差不多了,我看着他,说:“梁文浩,这段时间非常谢谢你。”

大约是我的表情太过正经了,梁文浩的脸上也露出了诧异。

“有件事我还没跟你说吧,我找了份新工作,可惜地点在c市,我准备过两天就走,”如果我不走,孩子必然会被发现,而我,实在是舍不得这个小家伙,“婚礼的事,你就当没这个事儿,还有,你年龄也到了,好好找个姑娘成个家,这样付姐也能放心了。”

梁文浩看着我,好一会,才叹了口气,说:“你真是越来越会堵别人的嘴了。”

我心底微酸,说:“梁文浩,以前我都没有机会告诉你,其实你是一个特别好的男人,我的心意你应该懂,所以,去找一个全心全意爱你的女人吧。”

“他都订婚了。你还要等着他吗?”梁文浩看着我,脸上带着挫败。

“说等不恰当,应该说是,顺其自然。”我端着桌上的茶杯,说:“来吧,碰一杯,以茶代酒,敬你。”

梁文浩勉勉强强的抬起手,碰了我的水杯,我知道,喝完这杯茶,我们就要分道扬镳了。

人生,总是处处带着意外,不到最后,谁能猜测会是这种结局呢?

想到这里,我的鼻子忽然酸酸的。

梁文浩递了张纸巾给我,说:“小洁,你没怨过我吗?如果曾子谦治病的那一年,我带你去找他,你说,我们的结果会不会不一样?”

“人生没有如果,更何况,我知道,你是对我好,梁文浩,真的特别谢谢你。”

午饭结束,梁文浩送我到小区楼下,我故作潇洒的跟他道别,走到电梯口,眼泪就流下来了。

其实,我还是亏欠这个男人很多。只是他要的,我给不了。

所有人都以为我要到c市上班了,临走时我将银行卡里的钱转了一半给老袁,剩余的留着生活,大宝留给了小白,出发时只告诉了小白一人,她送我去车站,而后,离开。

我去了和b市毗邻的h市内,找了套一室一厅的房子,简单的买了些家居用品之后,就算是住下了。一个星期后,在家里闲不住,就去楼下的店铺转了转,看到一家母婴店正在招人,我便去试了试,老板是个四十来岁的中年妇女,我们称她为霞姐,听说我是孕妇,脸上有些犹豫,我跟她说我曾经做过广告策划,可以帮忙宣传,她才勉强同意。

下班之后我会在网上扫一扫恒宇的相关信息,不过都是金融相关的,有的我不大懂,可是说好话的倒是不少,只是曾子谦的消息,少之又少。

在母婴店上班一个月后,我才知道我和黄姐是住在同一个小区,她也知道我是独自一人抚养孩子,夸我勇气可嘉,却比以前更照应我,闲聊之余,我才知道她是离异,有个女儿,跟着丈夫生活。

肚子越来越大,依然没有曾子谦的消息。

霞姐经常约我下去散步,告诉我孕妇一些常识,并且让我坚持每天锻炼,肚子越来越大,她问我想要个女儿还是要个儿子,我想都没想,说都可以。

预产期是在来来年的二月底,三月初,春节前后。 百度嫂索@半(.*浮)生 —住我隔壁的曾先生

十月份的时候我看到了关于曾子谦的第一则消息,一个简单的媒体采访,问及他何时迎娶王洛琦,他的回答简单干脆,隐私,怀揣着一份希望,我默默地等待。

又过了三个月,元旦过后的一个星期左右,我像往常一样下班,做了些吃的之后,坐在客厅看电视,而后,一则消息映入我的眼前——恒宇最大股东开会时因身体不适送往医院。

我急忙打开电脑,按照这则消息搜了之后,顿时惊住了——曾子谦被送到了抢救室,危在旦夕。

原本安心养胎的我看到这几个触目惊心的字后,手中的杯子忽然掉落,呼吸急促,一不小心跌倒在地,而后,腹部疼痛。

我本能的抚摸腹部,却察觉到腹部的疼痛越来越深,立即拿出,给霞姐打了电话。

霞姐把我送到了医院,迷迷糊糊中,我听到了“保大还是保小”的声音,我勉强的支撑着身体,告诉霞姐一定要保住孩子。

也是在这一天的晚上,小家伙提前一个月来到了这个世上,男孩,六斤多一点。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