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3.我儿子?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238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19

酒店的房间不大,我贪恋着此刻的情形,试图用双眸记住这一刻,我知道,对于我,对于乐乐,这都是值得纪念的一瞬间。特别是乐乐,长这么大,别的孩子都是爸爸扛着抱着,他却是第一次和曾子谦亲密接触。

想到这里,我的心底顿时涌现出一股心酸来,生怕曾子谦察觉,便迅速的掩饰了。两步走到了床头,坐在另一侧,却不知道该如何开口。

关于我的期待,关于我的思念,千头万绪,都堵在心口。

曾子谦先我一步开口了,问:“你怎么来南京了?”

“和朋友一起过来玩的。”我瞥了他一眼,贪恋的目光落在他的脸上,而后看向乐乐,问:“你不是在国外吗?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公事。”曾子谦似乎不愿多说,言简意赅的说了两个字。

我刚准备说话,乐乐手中的积木就掉了下来,曾子谦弯下身去捡起,伸到了乐乐的面前,乐乐伸着小手不好意思的拿了过来,趁着曾子谦不注意,在他的脸上亲了一口。

曾子谦大约没被小孩子这么亲过,整个人都愣住了,乐乐“咯咯咯咯咯”的笑着,奶声奶气的说:“谢谢。”

曾子谦瞥了我一眼,说:“你儿子倒是听懂礼貌的。”

拜托,这也是你儿子。

我心底腹诽着,正准备说话,就听到一旁的铃声响了,曾子谦瞥了一眼,而后拿着朝洗手间的位置走去。

我好奇的看过去,洗手间的门是虚掩的,而后便隐隐约约的听到他说:“我大概十分钟左右能到,先稳住他,提出任何要求都满足,对,蒋家的事情暂且不提,先探探口风,看看他的意思,恩。”

蒋家?

是我听错了吗?

我正想着这个问题,卫生间的门忽然开了,曾子谦从室内走了出来,看着我,说:“我得出去一趟。”

“恩。”

“你……”曾子谦看着我,脸上露出欲言又止的表情,而后问:“你们什么时候回去?”

“可能还要待两天。”

“好。”

大约是因为曾子谦站在门口的原因,乐乐便察觉到他要走,踩着小步子走了两步,羞涩的看着曾子谦,跟他摆了摆手。

曾子谦面色凝重,而后便走了出去。

乐乐有些失望的坐在床上,没一会,便忘记这个“叔叔”离开的事儿,倒是我,想到曾子谦刚才说的那番话,顿时觉得心有余悸。

如果我没记错,目前关于曾子谦的动向都是在国外,他为什么不声不响的回到国内?而且脸上还带着墨镜,显然是掩人耳目。

再者他又提到了蒋家,明显是跟蒋天洋有关。

我琢磨了好一会,都没想出个子丑寅卯出来,而我们这次的偶遇,明显不是他有意为之,再者我们入住的酒店最多也就四星,根本不符合他的身份。

想到这里,我竟然有些担心。思来想去,我便给梁文浩打了电话,当然,我并没有拐弯抹角,直接问:“曾子谦回国了,你知道吗?”

“不是说下个月吗?”

“下个月?”

梁文浩顿了两秒,说:“之所以没跟你说,是怕你……我也是听业内人士说的,可能下个月会回a市。”

那为什么现在会在南京呢?

“怎么了?不对……”梁文浩有所察觉,说:“他回国的事情只有少部分人知道,你是怎么……”

我也没打算瞒着他,说:“我……遇到他了。”

电话那头传来了惊讶的声音,我想了想,说:“早上遇到的时候听他说去见什么局,会不会跟对付蒋天洋有关啊?”

“有可能,”梁文浩冷静的说:“蒋天洋最大的后台就是他的老丈人,皇亲国戚一般都是政商两相随的,如果我没猜错的话,应该是……”

“什么?”

“可能是借助另外一人的实力去制衡另一方,没想到啊,他居然……”

梁文浩话说到一半便闭嘴了,听的我似懂非懂的,但是有一点我很清楚,曾子谦正在布局。

“如果他下个月会a市,王洛琦也会跟着一起吗?”未婚妻,应该会伴随左右吧。

梁文浩没有直接回答,而是问:“你告诉他孩子的事了吗,?”

“还没有。”

“听我一个建议,现在这个时间,暂时不要告诉他,”梁文浩紧张的开口,说:“如果王洛琦知道这个孩子的存在,恐怕会……”

我惊恐的看了一眼正在玩耍的乐乐,顿时恍然大悟。

电话挂断,我紧张的吸了一口气,瞥了一眼乐乐,这才稍微安心。

如果,曾子谦用了将近两年的时间来布局,那么下个月他回a市,是要背水一战吗?不然,我实在想不通,他为何还要回来。

如果他真的是要背水一战,那么,孩子的存在,必定是他的一记软肋。

所以,我不能告诉他,乐乐就是他的孩子,至少现在不能。

想到这里,我忽然有些沮丧,王洛琦这么久了都没能跟曾子谦结婚,回来之后必然会找到我,那个时候,我该怎么解释乐乐呢?她若是想查到乐乐的身份,岂不是十分简单?

想到这里,我又给梁文浩拨了一个电话过去,电话接通后,我开口说:“梁文浩,乐乐户口本上的生日,是不是能改?”

“可以。”

“那……”

“你想好了吗?”梁文浩大约听出了我的犹豫,说:“如果改了之后……”

“我得考虑乐乐安全问题。”我张了张口,说:“改吧。”

梁文浩电话挂断之后,已经是晚上八点多了,只要想到王洛琦那个极端女人,我的心底就免不了一丝害怕。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房间陌生的缘故,小乐乐今天的状态好像特别兴奋,十点多才哄睡着,我小心翼翼的下了床,洗漱之后,竟然已是晚上十一点钟。

就在这时候,房间的门响了,我还以为是霞姐,便开了门,谁知站在门口的,居然是曾子谦。

他看了我一眼,径直走了进来。

因为担心会吵醒乐乐,我们就坐在靠近洗手间的位置,我给他倒了一杯水,听到他问:“乐乐挺乖的,他没跟你一块过来吗?”

我的心一抖,瞥了一眼曾子谦,顿时明白了他的意思,说:“临时有事。”

“多大了?”

“快一周……哦,十个月。”

“十个月。”曾子谦念叨了一句,而后抬起头看着我,将杯子往桌上一放,说:“我先回去了。”

我依依不舍的看着他的侧脸,这才发现他比之前要清瘦许多,问:“你身体还好吗?”

“还好。”曾子谦简单吐出两个字,说这话便往门口走,背对着我,说:“早点儿休息。”

我应了一声,而后门便关上了,轻轻地吐了口气,瞥了一眼掌心,竟然全是汗。

或许,我不该这么做?

迷迷糊糊睡了一夜,第二天一早霞姐就过来找我,说是要去夫子庙看看,我想着难得过来一趟,就带着乐乐一起过去了,可曾子谦昨晚转身离开的场景不断的浮现在我的脑海里,大约是因为心里藏着这件事,玩的并不尽兴,倒是乐乐比较开心,一直玩到晚上八点多,我们才打车回来,走到前台服务生叫我,说是有人给我留了电话,让我回来给他打一个过去。

我瞥了一眼纸张上的数字,心口砰砰的跳,我认识,这是曾子谦的字迹。

和霞姐各自回房间之后,我便忙着给乐乐洗漱,这会儿有人敲门,我瞥了一眼猫眼,顿时惊住了。

居然是曾子谦。

我定了定神,这才开了门。

乐乐赤着脚丫子嬉笑,见到门口站在曾子谦,说着话就让他抱抱。曾子谦倒也是积极,两只长手臂直接伸了过来,就抱住了乐乐。

“还是我来吧,得给他洗一洗。”

曾子谦看着我,说:“怎么洗?”

而后的半小时里,曾子谦一直抱着乐乐,我则拿着小毛巾给乐乐洗屁屁,洗脚,忙活了大半天之后,以塞上一片尿不湿结束。

曾子谦看着围在乐乐屁屁上的尿不湿,说:“这玩意,挺神奇的。”

我有些哭笑不得,却见乐乐将他最喜欢的小白兔玩具递给曾子谦,示意他唱歌。曾子谦一脸茫然,我则将玩具拿到手中,按了开关,跟着玩具唱了起来。乐乐有些不满,又把玩具拿了过来,递给曾子谦,示意他唱。

曾子谦摸了摸乐乐的小脑袋,说:“你爸爸就用这个唱歌给你听的吗?”

乐乐当然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咧嘴一笑,说:“爸……爸……”

曾子谦和我皆是一愣,而后他学着玩具里的声音,五音不全的唱了起来。我看着父子两相处的挺融洽,便去把乐乐的换洗衣物给洗了,等我回过神来时,乐乐竟然睡着了。

曾子谦跟我做了个小声的动作,盯着小家伙一眼,而后走了出来。

我看着他,说:“今天麻烦你了、”

曾子谦看看我,说:“你瘦了。”

我尴尬的转过身,极力克制着体内涌出来万千思绪,倒了杯水,递给了他,说:“不早了,你也早点回去休息。”

曾子谦伸手去接水杯,不知他是有意还是无意,我们两的手指有了一瞬间的触碰,我慌忙闪躲,他也毫不在意。

一杯水喝了些许,曾子谦便离开了,我瞥了一眼床上的小家伙,眼睛有些湿润。

或许,我不该保持沉默。

十二点钟,我还处于失眠状态,忽然响了,冒出一条信息:睡不着。

我瞥了一眼号码,在将床头柜上的便签拿出来对比,竟然真的是曾子谦。

我吸了口气,想了想,并未回复。

可是没想到没一会,门铃就响了,我的第一反应来者就是曾子谦,匆匆忙忙的下了床,而后开了门,迎面扑来的,则是一身酒味。

曾子谦居然喝酒了。

他的手搭在我的肩头,迅速的进了门,而后一个转身,竟然将我按在了门上。他的眼神里好像有着火苗在燃烧,就那么紧紧地盯着我。

我们都没说话,但是我知道,彼此都在克制。

我忽然觉得,或许,我选择不告诉他孩子的事情是错误的。

我们对视了好几秒,他的手臂就身在我的右侧,忽然间贴了过来,我们之间的距离,只有几厘米。

“小洁……”

“恩。”

他听到我应了一声,而后,双唇便毫不顾忌的贴了过来。

大约克制了太久的缘故,当他的双唇紧紧地贴着我的双唇时,我的身体居然有些颤抖,而曾子谦的舌尖则毫不费力的伸到了我的嘴里,放肆的搅动着我的舌尖,一下又是一下。我也是动情了,从未想过会在这里遇见,我也想克制,然而身体却早已经脱离了理智。

下一秒,曾子谦的手忽然伸到了我的身前,我不由自主的呻。吟一声,他却好像进入了疯癫状态,掀开我的衣服,在我的身上来回索取。

我慌了,就在这时候,耳旁响起了乐乐的声音:“妈……妈妈……”

我和曾子谦均是一愣,他那双眸子里瞬间闪出了理智的神色,他静静的看了我两秒,直到察觉乐乐是在说梦话,忽然推开我,说了句“对不起”之后,便离开了。

我目瞪口呆的呆在原地,良久才反应过来。

难道说,他觉得他这是在诱导我出轨?

我顿时哭笑不得,躺在床上,越加觉得梁文浩的这个提议太不妥当了,就今晚之事,就能看出来他还是在意我的,这样下去,对他的折磨太重了。

可是,如果我对他坦白了,会不会影响到他呢?

父子二人就在眼前,我这么做,对他也太残忍了,特别是,他的身体还有旧伤,或许,我得告诉他。

在这种双重折磨之下,我渐渐地进入梦乡,谁知第二天醒来,却见到了梁文浩。

我正准备跟他说或许瞒着曾子谦这个主意太烂时,他却提议去酒店对面的餐厅吃饭,我以为是他风尘仆仆赶来还饿着肚子,所以也就同意了。谁知他却带我进了包间,而包间里,坐着曾子谦。

我疑惑的看着曾子谦,又好奇的瞥了一眼梁文浩,不知道两个男人卖的什么药。

梁文浩抱着乐乐,亲了他一口,说:“乐乐,梁爸爸给你要一份蒸蛋好不好,你最爱吃的……”

我看着坐在对面黑着一张脸的曾子谦,轻轻地踢了踢梁文浩的脚。

梁文浩也不理睬我,瞥了曾子谦一眼,笑着说:“曾总,你从国外远道而来,哪里能让你请客,要不这样吧,这顿饭就当是我们全家给你接风,服务生,把菜单递给我对面的那位。”

服务生照做了,曾子谦的脸色却越来越差,我心虚的不敢看他,总觉得梁文浩有点故意的意思,给他使眼色吧,他还全当没看见,闹得我也是十分无奈。

梁文浩叫了一瓶酒,乐乐被我抱了过来,两个男人好像较劲似的,一会你敬我一杯,一会我跟你喝一杯,眼看着二两白酒就要见底,根本就没二哥停下的意思,曾子谦久经沙场,这点白酒当然难不倒他,可是他身体有旧疾,这么喝下去肯定不行,梁文浩因为工作的缘故喝酒次数少,自然不是曾子谦的对手,此刻脸上一惊是一片酡红,眼神迷离,却还嘴硬,说:“来,继续!”

服务生又端来一瓶白酒,我急忙拿了过来,看着曾子谦,说:“你,不许喝了。”

曾子谦喝多了,一脸委屈的看着我,说:“是你老公要跟我喝,你什么时候见我在酒桌上怂过?”

不是我老公!

说谎果然是有报应的,偏偏梁文浩还没有解释的意思。

“来,继续……”

我见说不动曾子谦,就劝梁文浩,说:“少喝点。”

“不行,我就是看不惯他,今天……今天我要把他放到。”梁文浩这句话刚刚说完,就不由自主的干呕起来,而后便急急忙忙的走出包间,我着急的站起来,见服务生过去帮忙,这才舒了口气。

“这小子不是东西!”曾子谦也喝多了,说:“我那么信任他,让他帮我看老婆,他却……”

曾子谦说这话,脸色就不对劲了,那表情叫一个委屈。

我觉得瞒下去也没意思了,刚准备说话,梁文浩又从外面走了进来,指着曾子谦,说:“你算什么男人!这都两年了,两年时间了,你凭什么让一个女人平白无故的等着你,你凭什么让一个女人一个人承受那么大的压力,你还说我不仗义,曾子谦,你没资格说她任何不好。”

两个男人的声音越来越大了,我担心把乐乐吓着,结果转过脸去,小家伙却跟看大戏一样看着他们两人吵架,那淡定的模样,跟某些人之前那副不动声色的神态一模一样。

这两人哪里是来喝酒的,分明就是过来吵架的。

“对,我是没资格,可事实情况你又不是不知道,我连自保都难,怎么给她幸福!”

“你给不了就打住,磨磨唧唧哪里像个爷们!” 住我隔壁的曾先生:www.*banfusheng.com

“别吵了!”我从座位上站起来,把服务生支了出去,说:“一个是上市公司的老总,一个是救死扶伤的医生,怎么喝了点酒之后,根地痞流氓似的,要是吓到我儿子,谁负责?”

“对。”梁医生急忙附和。

“对什么对,”我白了梁文浩一眼,说:“空腹喝酒,对吗?”

曾子谦站在一旁偷笑,我一个冷眼扫过去,说:“笑什么笑,人家帮你照顾老婆孩子,你不感谢,还灌酒,还好意思笑?”

“是他先挑起的……”曾子谦说这话,而后忽然一怔,看着我,说:“什么照顾老婆孩子?”

我瞪他,没说话。

曾子谦惊愕的看着我,而后看向乐乐,说:“我儿子?”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