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4.分开,是为了再次团聚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085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23

曾子谦的话刚说出口,我才意识到自己说漏了嘴,再看看他的表情,果然跟看到外星人似的,不不不,按照某人的性格,恐怕见到外星人也不会这么惊讶。

“乐乐……”曾子谦紧张的绕过圆桌,走到了乐乐的面前,盯着他,一只手微微颤抖,抚摸着乐乐的小脑袋,说:“我的……儿子。”

我知道这个时候也没有任何必要隐瞒了,却被曾子谦现在的动作和表情所感染,眼泪不由自主的往外涌,见曾子谦的额头贴在乐乐的额头上,一瞬间,听到了他的哽咽声。

这个男人,居然要哭了。

之前我们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事,也没见他这么失态过,可是这一刻,他居然没有控制住情绪。

乐乐这么小,当然不知道曾子谦在做什么,小手一伸,坐着安抚他的样子,说:“不……不哭……”

曾子谦抬起头,一双湿润的眼睛紧紧地盯着我,双唇动了动,半晌却一个字都没说出来。

这时候包厢的门响了,我迅速的抹去了脸上的泪水,回过头看去,便看到了林思雨站在门口,她咧嘴一笑,说:“抱歉啊,我来晚了。”

我的眼神看向梁文浩,他的眼神却盯着曾子谦,说:“这次就算了,下次……下次我们再一决高下。”

他说着话,便朝林思雨招了招手,小姑娘也很会看眼色,一个快步走过来,扶住了梁文浩。

“姓梁的……”曾子谦见梁文浩要走,立马起身,我看着他红着眼圈,说:“谢谢梁兄。”

梁文浩的眼神落在我的脸上,我们四目相碰,他的眼神中流露出一丝鼓励,而后便摆了摆手,跟着林思雨出了包间。

我想着刚到南京的那两天,梁文浩定酒店的事情,难道说,我之所以能在这里遇见曾子谦,并不是一个巧合,而是他刻意安排?

“老婆。”

曾子谦的声音打断了我的思绪,我转过脸来看着他,见他眼神迷离,模样羞涩,顿时有些无奈,他的右手轻轻地伸到我的面前,拉着我的左手,说:“老婆,你别生气了。”

他都喝成这个样子了,我怎么可能生气。

再看看乐乐,面前的蒸蛋已经吃的差不多了,所以开口道:“还能走吗?”

曾子谦的头点的跟小鸡啄米似的,嘴角的笑容也特别深,说:“能走,腿脚好。”

我这才抱起乐乐,说:“那跟上来吧。”

一家三口一起回了酒店,曾子谦步步紧跟在我的身旁,好像生怕我把他弄丢了似的,将乐乐放在床上,我去一旁冲牛奶,某人直接坐在大床旁边,双手托着下巴,看着乐乐,说:“臭小子,叫爸爸。”

乐乐没踩他,曾子谦就逗他,两只手不停地在乐乐的身上小心翼翼的来回抚摸,最后,居然亲了乐乐的脚丫子。

“叫爸爸。”

乐乐大概是看他说了好几次,这才扔下手里的玩具,轻轻地拍了拍曾子谦的面孔,说:“爸……爸爸。”

“哎,乖儿子。”曾子谦嘚瑟了,声音也抬高了许多,捏了捏乐乐的脸蛋,说:“儿子,你妈妈给你冲牛奶。”

我虽然没说话,却被眼前的场景打动了,乐乐吃完牛奶有午睡的习惯,曾子谦趁着他还没睡着,说:“要不去我房间吧,这里太小了,我怕说话吵着儿子。”

我瞥了一眼曾子谦,见他态度认真,说:“行李在那边。”

曾子谦乐呵呵的整理衣物,三个人一起上了电梯,而后去了顶层的房间。

进去之后没一会乐乐便睡着了,曾子谦轻轻地亲了他一口,而后我们便走了出来,我瞥了一眼室内,看到茶几上凌乱的文件,顿时没说话。

曾子谦拉着我的手往沙发的位置走去,一边走一边说:“老婆,您辛苦了,来来来,我给你捶捶腿。”

我被曾子谦逗得哭笑不得,说:“别了,你也坐下。”

曾子谦咧着嘴坐在我身旁,紧紧地拉着我的手,眼睛里又是一片湿润。

这是委屈了?

“喂,曾子谦,你这是怎么了?”我看着曾子谦,用手轻轻地擦掉了他眼角的湿润,说:“以前你可没这样过。”

曾子谦不由分说的抱着我,双臂强武有力,都快把我抱得窒息了,良久,才开口说:“你不知道这两天我怎么熬过来的。”

好吧,没跟你说实话是我的错。

“我以为我委屈,可是现在才知道,你为了我……”曾子谦哽咽着,说:“这两年你是怎么过来的……只要想到这一点,我的心就跟刀绞似的……”

我拍了拍曾子谦的背,说:“好了,我没事。”

“这么多年,无论做人做事,我没对不起过谁,唯独你……”曾子谦又抱紧了我,说:“我亏欠你太多……”

我不想气氛这么哀伤,说:“你要真的是要表达谢意,就好好谢谢梁文浩,至于我和乐乐,一家人,不许说两家话。”

曾子谦这会儿情绪才有所好转,说:“梁文浩这混账,昨天我给他电话,问他乐乐情况时,他回答的滴水不漏,小洁,你知道我做了什么打算吗?”

我看着他,没有说话。

“我再想,实在不行,我就把你抢回来,养着乐乐……”曾子谦盯着我,说:“昨天晚上我去你房间,是做了很大的心理挣扎的,我想着,偷别人家媳妇这种事我们老曾家的人是不能做的,可偏偏我控制不住自己,我想勾搭你出轨,又担心你有压力,小洁,我连喜当爹的想法都有了……你不知道,这两年,唯一支持我的就是你……”

我又何尝不是呢?怀孕的时候想要吃上一碗鸡汤面,肚子大的不好走动,半夜只能侧着身子睡,那时候,每一天都是在期待,可也很辛苦,支撑我的,就是这份对爱情的信仰。

有了乐乐之后,注意力基本上也就全部投入到他的身上了,思念不在苦涩,反而更多的是甜蜜。

“小洁……”曾子谦的手划过我的脸颊,说:“如果当初我知道你有了身孕,我是不会离开的。”

我羞愧的看着他,说:“其实……我也是你之后没多久发现的。”

“一直没有告诉我,”曾子谦盯着我,说:“是怕我……”

“对,我相信你会回来。”

曾子谦的双眸里饱含怜惜,而后转过脸去,我看着他颤抖的双肩,开玩笑说:“计划生育讲究优生优育,你那么聪明,乐乐肯定不笨,说到底,就算你不会来,我也不吃亏啊。”

曾子谦见我笑,说:“你就是傻。”

“那完蛋了,原本想要依靠你的智商期待乐乐变成学霸的,我这么笨,简直拉低乐乐智力啊。”

曾子谦被我逗乐了,嘴角一勾,将我搂入怀中,说:“我就喜欢你这个笨女人。”

我靠在他胸口,听着他的心跳,忽然想到现在还不是叙旧的时候,立即坐直身体,问:“曾先生,你临走的时候送我一个空的戒指盒做什么?戒指咧?”

曾子谦瞥了我一眼,而后起身,走进卧室,没一会,就走了出来,我疑惑的看着他,而后,看到了他掌心的那枚戒指。

戒指的设计十分独特,看着眼熟。

“过去两年了,支持我的,就是它了……”曾子谦说着话,将我的右手拉了出来,轻轻地,将戒指戴在了我的无名指上。

尺寸刚好,大小合适。

我逗他,说:“某人可是一出国就订了婚,咳咳,还在豪华邮轮上……”

“你听我解释……”曾子谦紧张了,拉着我的手,好像生怕我缩回去似的,说:“我那只是权宜之计。”

“哦……权宜之计……”

“老婆,除了你之外,我从来没有想过娶其他女人,”曾子谦用着一副讨好的语气,说:“我只是害怕……”

“恩?”

“当初恒宇资金链出现问题,又在一周之内得到解决,我不用想,也知道是怎么回事……”曾子谦看着我,说:“而后你又拒绝了我的求婚,只要稍微动动脑子,都知道这里面有问题。”

“你知道?”

“具体的我还不清楚,不过我跟王洛琦谈过订婚的事,”曾子谦看着我,说:“出国的两个月内,你和梁文浩都没有结婚,我就知道我猜对了。”

“然后?”

“为了不让自家老婆被人抢走,我只能出卖色相了。”曾子谦说着话,一双眸子透着委屈。

“哦……”我故意拉长了音调,说:“曾先生,你可是辛苦了。”

曾子谦歪着头看着我,说:“我发现,你比以前更漂亮了。”

女人都是经不住夸赞的,被曾子谦这么一夸,我的脸就不由自主的红了起来,下一秒,他忽然凑到我面前,说:“遇到你的这两晚,我可是都没睡好。”

“恩。”

“陪我睡……”

我的脑海里忽然闪现出半年前曾子谦进医院的事儿,问:“那一次,报道上说你病情加重,现在如何了?”

曾子谦嘴角微微翘起,凑到我的耳边,说:“你试一试不就知道了?”

我的心砰砰的跳,感觉就跟刚谈恋爱那会一样,明明彼此很熟悉,可心口还是泛出微微的紧张感来,感觉到曾子谦的呼吸越发急促,便求饶说:“乐乐还在里面……”

曾子谦的手直接伸到了我的衣服里,说:“我儿子懂事,不会打扰我们的……”

“可是……”

“就在这儿吧……”曾子谦的额头贴着我的额头,说:“你也正好看看,我技术退步了没?”

“流氓……”

鼻腔里充斥着曾子谦身上的特有的味道,夹杂着淡淡的酒精味,我闭着眼,身体有些紧绷,想到肚子上那一道伤疤,急忙将衣服盖住,曾子谦疑惑的看着我,问:“怎么了?”

我盯着他,说:“有……有刀疤。”

曾子谦瞬间明白了什么,而后轻轻地掀开我的衣服,目光落在剖腹产留下的那一道疤痕上,手指轻轻地触摸着,看着我,说:“你最疼的时候,我不在你身边……”

我笑,说:“别看了,不疼……”

曾子谦不依,手指抚摸着那一道刀疤,而后俯下身,落下了他的吻。当火热的舌尖顺着刀疤一点一点的移动时,我整个人都陷入了慌张之中,而后,他的手温柔的褪去了我的衣服,我们身体相贴,辗转缠绵。

两人都已大汗淋漓,他拉着我去了浴室,见我低着头,凑到我面前,说:“现在有答案了吗?”

“那你去医院……”

曾子谦打开花洒,说:“王家逼着我结婚呗,实在没有别的借口了,只能来一场大病。”

“股票跌了不少吧?”

“股票算什么?老婆才重要。”曾子谦抱着我去了花洒下,笑着说:“你和儿子所受的委屈,我会统统帮你讨回来。”

晚饭依然是在对面的酒店,我让曾子谦抱着乐乐去了包厢,而后给林思雨打电话,她告诉我梁文浩还没睡醒,却过来敲了我的门,说了一些生活上的事儿,而后问我:“姐,昨天在包厢里的,是乐乐的亲爸吧?”

林思雨虽然表面大大咧咧的,但还是很细心的,一个女孩子讨人喜欢,无非长得漂亮,性格好,这两点恰到好处的集中在她的身上,而且我看得出来,她是喜欢梁文浩的。

“姐,我师兄喝醉了,就说了些醉话,”林思雨看着我,说:“其实,我们这次来南京,并不是在之前的行程之中,医院给我们报了去黄山的团,我师兄没去……”

果然是梁文浩安排的。

“姐,我师兄他……”林思雨欲言又止,说:“他不是故意气乐乐爸爸的,他就是觉得你太苦了,所以才会跟乐乐爸爸说乐乐是他儿子,你知道的吧?”

我我转过头来看着林思雨,笑着说:“我都知道,小雨,你喜欢梁文浩吧?”

林思雨没想到我会这么直接,结结巴巴的说:“不是……我就是觉得……”

“他这个人特别好,我跟他这辈子是有缘无分,可你不同,都说女追男隔层纱,你要是真的在乎他,就勇敢一点。”

林思雨听我这么一说,顿时没说话。

“这两个人,合适不合适,是要相处才知道的,在遇到乐乐爸爸之前,我还有个男朋友,人生这么短暂,喜欢就别犹豫,知道吗?”

林思雨咧嘴一笑,拉着我的手,说:“姐,那你可得帮我。”

“好。”

梁文浩和林思雨到了包间时,菜也差不多上全了,曾子谦客客气气的给梁文浩倒茶,笑着说:“文浩兄,酒醒了吗?”

梁文浩瞥了他一眼,没说话。

“文浩兄,我仔细想了想你中午说的那些话,我觉得你教训的是,我老婆也说了,这两年你对他们母子的悉心照料,我感激不尽。”

“不用跟我客气,”梁文浩缓了缓神色,说:“我倒是更好奇一点,曾总花了两年时间,根源问题解决了没?”

“差不多了。”

“蒋天洋这人本就心狠手辣,你家里那位又有精神病史,两个人一搅合,你撑得住吗?”梁文浩说这话,递给了曾子谦一个眼神。

曾子谦也不生气,说:“订婚之事我已经跟老婆解释清楚了,回去之后我便立即取消婚约。”

“不怕老丈人把恒宇的资金给撤了?”梁文浩面色沉静,正好问到了我的好奇点。

“如果现在我还担心这个问题,还有什么资格坐在这里呢,”曾子谦看着我和乐乐,说:“他们所承受的,那些人也要一一承受。”

“哦?”梁文浩抬高声音,说:“想到对付蒋家的办法了?”

“必须的。”

两个男人你一言我一语的,别人根本插不上话,眼看着饭菜都要凉了,我便提议吃饭,好在饭桌上气氛十分融洽,吃完饭之后,我们各自返回住处,不知为何,曾子谦的脸色却有些凝重。

哄了乐乐之后,我便走出了卧室,结果走出来时,却没看到曾子谦的身影,去了卫生间,敲了门之后,他便开了门,迎面而来的,是一阵烟味。

我看着他,问:“怎么了?”

曾子谦拉着我的手,说:“我在想一个问题。” (=半-/浮*-生+)www.banfusheng.com

“你说。”

“我想回a市,你知道我必去不可,”曾子谦的双眸落在我的脸上,说:“你知道我不想再跟你分开,可是……”

我立即明白了曾子谦的意思,我知道,如果是我一人,必然会和他并肩作战,只是现在有了乐乐,我得考虑过去之后,是助战的成分多一些,还是拖后腿的成分多一些,而且蒋天洋还不是什么善类,万一……

“子谦,我们以后在一起的时间还很长,我不介意再多等一段时间。”我怕曾子谦为难,自己先开了口,说:“我和乐乐等你凯旋归来。”

当然,我也会回a市,不过,我会在你看不到的地方,默默的支持你。

我知道,分开,是为了再次团聚。

ps:说件事,今天就一更,我知道大家等的着急,羞涩的说一句,大姨妈来了,偏头痛,身体受不了了,而且没有暖气,你们懂得,所以我要请假半天,希望大家理解下,你们也知道从开文到现在我从未请过假,真的是身体吃不消了,明天见!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