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19.乌龙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5004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27

挂了曾子谦的电话之后我还有些失落,这种失落来源于对这份感情的不甘,但我也明白,我们的人生中很多选择是不能妥协的,而摆在眼前的现实问题,则是经济问题。

思索了一夜,我决定再次拾起老本行,想着被人口中的“女中豪杰”,我只能自嘲的笑了笑,毕竟任何选择都要付出代价,可我并不后悔,因为乐乐,我比以前更勇敢。

小白听我说了要重新工作的事,一个劲的反对,在她眼中,带孩子已经是件非常辛苦的事情了,可是小白也知道,我的余额已不足,这种时刻,我也不想跟曾子谦有过多的经济牵扯,再说了,我对自己职业水准还是很自信的,养乐乐的话,辛苦是有,也不成问题。

小白见我态度诚恳,便将一家国产的咖啡品牌广告交给了我,得知乐乐烫伤时是周衡义陪我在医院守了一夜,顿时大为吃惊,说:“不是吧,那个神经老男人?”

我点头,忽然想到周衡义提到的妻子和儿子,便跟小白八卦了一句,而后听到她说:“这事儿我听说过,据说是一家三口去旅游发生了意外,孩子和老婆都没了。”

我心里一紧,想着周衡义提到老婆孩子的情形,顿时觉得可惜,结果听到小白说:“我跟你说啊,周总这个人,是典型的铁面无私,听他的助理说,一般高层会议上,他最多只说三句话,第一,开始,第二,不通过,第三,结束。多一个字都嫌累,偏偏这种大脾气,还没人敢多说一个字。”

“这么严肃?”

“所以啊,估计是看着你们孤儿寡母的,想到了自己的老婆孩子,同情心泛滥了。”

果然,小白对周总的偏见还不是一般的多,可能正因为这种偏见吧,让她连周总借口去她家取东西这种小细节都没注意到。

因为乐乐烫伤的问题,我的工作基本上都是在他入睡之后才能进行,好在小白交代的工作并不算难,完成起来难度不高,忙碌会让人少些胡思乱想,倒也是一件好事。

第二天是周末,难得小白也有空,上午过来帮忙带乐乐,我的时间反而宽松了许多,这会儿电话响了,拿起来一看,顿时吓了一跳。

因为打电话过来的,居然是周衡义。

我跟小白使了一个眼色,而后接了电话。

“周总,你好。”

“你好,”周衡义的声音是典型的中年男子的沙哑声,“是这样的,上次你跟我说了一个广告学家的什么概念,能再说一遍吗?”

我迅速的搜索着大脑里的记忆,而后停留在去衡商大厦时的情形,这才恍然大悟,回复到:“刘易斯,1898年提出的aidma理论?”

“恩,具体怎么说来着?”

“a:attention,引起关注,i:interest,引起兴趣,d,desire,激发欲望,m,memory,留下记忆,a,action,付诸行动。”我紧张的说完,生怕我这蹩脚的口语发音闹出笑话来。

“太多了,记不清。”

果然,周衡义没有记住。

“要不这样吧周总,我编辑一条短信给你发过去?”发邮件也行,反正比暴露自己的口语能力要好。

周衡义没有回答,而是开口问:“乐乐还好吗?”

这个问题倒是让我有些惊讶,老老实实的回答说:“挺好的,擦药的时候也挺乖。”

“恩。”

我想着昨天小白说的那些话,急忙道谢:“周总,乐乐的事这次真的好好谢谢你。”

“请我吃饭吗?”

“啊?”

“不是你说的要请我吃饭吗?”

等等,难道周衡义的意思是今天?

毕竟是小白的大客户,说话联系方面我还是很注意的,于是试探性的问了一句:“周总的意思是今天吗?”

“择日不如撞日。”

我想着我和周衡义之间也不熟悉,前天他又借口来小白家拿文件,想必他是看上小白了,于是开口说:”周总要是有空,也可以呀,正好小白也在,周总喜欢什么口味?”

电话那头倒也不像刚才那样回复极快,顿了几秒,我听到周衡义说:“我喜欢口味清淡,回味无穷的。”

我把周衡义的话告诉了小白,小白立即火冒三丈,说:“这个神经病,吃个饭还搞文字游戏,小洁我跟你说,你和乐乐现在不适合到处走动,照我说,就门口的家常菜,爱吃不吃!”

我想着周衡义见到小白的情形,不自觉的笑了出来。

半个小时后,周衡义果然出现在了潇湘小筑的门口,一月的天气,这座城市的寒潮早已经不声不响的退去了,温度回暖,导致路人纷纷退去了臃肿,迎面走来的这个男人穿着一套修身的西装,这样一个角度看过去,身材至少可以打个九十分,毕竟男人过了三十岁身材就持续走样,偏偏周衡义的腹部,一点儿赘肉都没有。

黑色衬衫,深蓝色的休闲西装衬托的这个男人干练帅气,虽然那张脸,还是一如既往的是面瘫款。

小白公式化的伸出手,笑着说:“周总,原来是您呀,我当迎面走来的大帅哥是谁呢。”

周衡义也公式化的伸出手,而后看向我和乐乐,微微一笑,便朝饭馆走去。

小白提议来这儿吃饭其实是带着报复心理的,潇湘小筑的家常菜其实口感还是很不错的,但是毕竟来这儿吃饭的都是附近小区的居民,跟大富贵啊星级酒店相比较还是有落差的,她之所以一定要选择在这儿,就是想给周衡义一点颜色看看。

为什么呢?一份策划来回让她跑了十几趟,偏偏每次过去都不给人说话的余地,只说一个字——改。现在合作结束了,小白也找到机会“报复”了,正如她所说,她宁愿多处两个小客户,也不要再跟周衡义有任何往来。

落座之后,小白让周衡义坐在上座,他也不推辞,直接坐下了,而后看着小白,说:“梁小姐,咱们今天这顿饭只是朋友之间私下吃个饭,您不必一口一个周总,轻松点。”

小白吃瘪,跟我使了个眼色,好像在说“合着什么都不合您意!”

我给乐乐找了儿童椅,带孩子是不能喝酒的,我给小白和周衡义要了一瓶白酒,不料却被周衡义给拒绝了:“要一瓶果汁即可,回去还要开车。”

于是,原本准备好好犒劳周总的答谢宴,真的变成了几个朋友简单的吃个饭的样子,乐乐喜欢蒸蛋,没一会就吃掉了一份,偏偏耍起了脾气不愿吃饭,小白瞪着他,说:“袁安乐小朋友,你这个挑食的习惯干妈不喜欢,还想要小飞机吗?吃饭!”

小白声音极大,偏偏乐乐根本不吃这一套,反而坐在一旁默不作声,这会儿周衡义便起身了,接过我手里的碗筷,说:“乐乐乖乖吃饭,吃完了叔叔带你玩。”

乐乐居然吃了。

小白自尊心大受打击,趁着周衡义给乐乐喂饭的时候,连续翻了好几个白眼。

饭吃了大半,小白响了,她起身去一旁接电话,饭桌上就剩下了我和周衡义,我给乐乐喂饭,听到他说:“刚才过来的时候看到你们小区的公告栏上贴的公告,你一个人带着孩子晚上要注意些。”

“什么公告?”

“说是最近有小偷出入,日期写的是半个月前,入室抢劫。”

当初回到a市就是看中这个小区的地理位置偏僻才搬过来的,现在看来,真是有利便有弊,地点偏僻了,小偷倒是有恃无恐了。

这会儿小白回来了,脸色有些难看,我问她怎么了,她开口就说:“生源咖啡的于总,他奶奶的脾气太差了,让我周一把方案送过去。”

一句“他奶奶的”听得周衡义脸色微惊,当小白察觉到时,只能尴尬的看了一眼身旁的男人,笑着说:“如果所有人都跟周总这么好说话,事情就容易解决多了。”

周衡义嘴角一勾,说:“原来我是属于好说话的。”

一顿饭吃得还算愉快,饭后我和小白便送周衡义离开,临走时乐乐吵着要他抱抱,周衡义毫不犹豫的抱着乐乐,亲了亲他的小脸儿,说:“叔叔下次再来看你好不好?”

连哄带骗,乐乐终于愿意放开周衡义,可小白却不乐意了,她捏了捏乐乐的小脸蛋,说:“你个小混蛋,是谁把你和你妈接回来的,老神经就陪了你一晚,你连干妈都不要了。”

我被小白逗的直乐,回到家后便哄着乐乐睡觉,而后查看,收到了曾子谦的短信。

“我们得见面谈谈。”

看到这条短信我不知道该高兴还是该难过,换做是从前,他肯定自作主张的就过来,而如今,他更尊重我的决定,然而,见面之后又怎样呢?还不如围着原来的问题继续原地打转?

我没回信息,休息了一会之后便忙着工作,给乐乐喂了晚饭之后忽然察觉到他小脸通红,量了量提问之后,才知道他又发烧了。

小白不在家,我只能抱着乐乐打车去医院,好在医生告诉我问题并不大,只是烫伤引起的并发症,来回折腾了一圈,回到小区已经十点多钟。

小区挺大,开盘时间不足四年,我和小白住的这一栋属于离正门最远的一栋,很多住户还没有搬进来,导致了走到近处的时候会有一种寂静感,加上两旁的路灯还是坏的,所以这段路程走起来比较恐怖,白天的时候没有什么感觉,这一刻心底却是怕怕的。

而后走了没多久,我总觉得一个身影一直跟在身后,我的脑海里立即联想到了白天周衡义说的入室抢劫,不禁有些惊恐,紧紧地抱着乐乐,加快了步伐,然而身后的身影也加快了步伐,我强迫自己淡定,直到看到楼栋下那昏暗的光线时,才微微的舒了口气。

我没敢回头,迅速的走向电梯,而后按了好几下关闭键。

安全到家之后,我将房门反锁,抱着乐乐去了床上,这才发现,后背全是盗汗。

我给乐乐盖上被子,走到门前,看了好几眼猫眼,这才微微舒了口气。

是的,我怕。

这会儿忽然响了,铃声惊得我双腿发软,我将拿起,看着屏幕上“曾子谦”三个字,按下了接听键。

“喂?”我鼻子酸涩,委屈的眼泪都要掉了下来。

“怎么了?”曾子谦大约听出来了,说:“小洁……”

“我有点怕。”

曾子谦舒了口气,说:“过来开门。”

前两秒我还没明白过来他的意思,直到门口有了动静,我超猫眼里一瞥,这才惊住了。

曾子谦居然站在门口。

我心底责备自己不够胆大,可刚才的情况……想到这儿,我便把门打开了。

曾子谦的脸上带着着急的神色,看着我,说:“出了什么事?”

我这才想起来,现在已是深夜,曾子谦怎么会出现在这里?

带着点怄气的心思,我看着他,说:“你怎么在这儿?”

曾子谦这才露出一副恍然大悟的表情,脸上有点儿郁闷,说:“我……我下班之后就会过来。”

“那回去吧。”

曾子谦惊愕的看着我,说:“你刚才怎么了?”

“没事,就是感觉有人跟踪我。”

曾子谦瞪大双眼,脸上闪过一丝尴尬,说:“刚才……是我。”

我又气又郁闷,说话的语气也不大好,说:“你不用在医院陪床吗?怎么有空来这里?”

曾子谦没说话。

“这么晚了,你最近不是忙着收购的事吗?回去吧,我也得休息了。”

曾子谦只是盯着我,而后叹了口气,说:“有事就给我打电话。”

我点头,不等他再多说一句,直接关上了门。

靠在门板上,好一会,我才听到脚步声离去的声音,而后走向卧室。

他下班,那还不得十来点?

这事儿我没放在心上,谁知第二天一早,便有工作人员过来敲门,而后告诉我,要给安装一个防盗门。

付款人是曾先生。

报纸上说,恒宇已经确定了收购天胜的方案,志在必得。

小白得知曾子谦过来装了一个防盗门,一边大笑一边说:“你怎么还给他开门啊,要是我,直接祝福他和王洛琦大婚,切,免得耽误的我幸福。”

我没回话,实际上,现在的我,哪里还有时间想这些,能让乐乐健康成长,才是我最大的心愿。

周一上午我便将恒源咖啡的方案给了小白,好在对方基本满意,不过他们觉得仅仅是媒体投放并不管用,想要同系列的平面广告,愿意多付百分之二十的酬劳,要求我尽快完成,周三上交。

我表示很有压力,想着对方愿意多多出资,也算心满意足了。

而我没想到的是,周二下午,我居然又接到了周衡义的电话,他先是问了我两个广告方面的问题,而后又询问了乐乐的情况,最后问了小白。我心下了然,便说小白晚上有空,可以一起吃饭。

周衡义答应了。

小白听说这个周衡义又来找她,顿时一个头两个大,而后我给了她一点提点,她才恍然大悟,说:“不是吧,老神经看上了我!”

我笑着点了点头,说:“他三番五次亲自过来拿东西,你不觉得很奇怪吗?上次我去衡商大厦,知道他有两个助理,谁不能跑一趟啊。”

小白说:“可是我对老神经没兴趣。”

“赵阳?”

“就算比较起来,赵阳体力也好。”小白嘴硬。

我想着周衡义这人,就说:“你要是不喜欢,也就坦白,晚上吃饭时我抱着乐乐先走,到时候你们可以聊聊。”

小白觉得这主意不错,也就答应了。

依然是潇湘小筑,周衡义却提前二十分钟到了,我们直接去了二楼的位置,像上次一样,点菜吃饭,乐乐吃的差不多的时候,我便借口离开,留下他们两人独处。

原本这事儿也没什么,结果我和乐乐到家才半小时,小白就给我打来电话了,开口第一句便是:“袁小洁,搞错了!”

我听着这么一句莫名其妙的话,还没来得及开口,就听到小白说:“周衡义对我没意思,他……他好像是想见你。”

这下轮到我不淡定了。

“别开玩笑了。”我一未婚妈妈,人家看上我什么?

“我没开玩笑,你走之后没一会我就开口拒绝他了,结果……他笑着跟我说误会,并且问我,你提前离开,是不是因为这件事。”

“你怎么说的?” [ban^fusheng].com 首发

“我当然实话实说了,然后……周衡义就问了我你的情况,我……我不小心……”

直觉告诉我有事要发生。

“我就说你曾子谦是个渣男,家里有个牵扯不清的未婚妻,让你有名无分……”

“小白!”

“我错了……”小白声音委顿,说:“或者只是闲聊?”

我的眼前立即浮现出周衡义看乐乐的眼神,顿时豁然大悟……而就在我因这乌龙的情况而慌乱时,门铃忽然响了,我几步走到门前,瞥了一眼猫眼,一瞬间愣在原地。

因为站在门口的,居然是周衡义。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