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2.对我而言,你是无价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3909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27

等车子停在南郊的一处独立别墅楼下时,我才知道曾子谦口中的“家”的模样,距离市区大约三十分钟的路程,独立小别墅,三层,面积极大,负一楼是车库。

下车之后曾子谦抱着乐乐,带着我们娘两从车库往上走,抬头看着大理石地砖,我犹豫的停下来,说:“其实我觉得,以前住的地方也不错。”

曾子谦看着我,说:“先住这里,等我手上的事情处理完了,你再选?”

我这才点了点头,看着曾子谦刷了门卡,跟在他后面走了进来,而后便看到了两个佣人走了过来。

“给乐乐准备些吃的,我们晚点下来。”曾子谦平静的跟佣人交代之后,而后领着我去了二楼。

先是参观了卧室,而后去了卧室隔壁的房间,打开一看,居然是儿童房。

“乖儿子,等你大一点,就自己睡这屋,好不好?”曾子谦捏了捏乐乐的小脸儿,笑着说。

乐乐看着房间里摆放的小卡车和变形金刚,惊奇的不得了,我瞥了曾子谦一眼,问:“这些都是什么时候准备的呀?”

“知道我有儿子的时候。”

“没想到你还挺用心的。”

曾子谦白了我一眼,说:“这个时候你应该感动的跟我撒撒娇,如果配上一句好老公之类的台词,我保证后面还有更多的……惊喜。”

我听着曾子谦加重“惊喜”两个字的发音,直接转移话题,说:“平时三个人,不需要请阿姨吧?”

“当然需要,”曾子谦看着我,说:“以前的时间都用来拼事业了,不要拦着我,从今以后,我要回归家庭。”

“求之不得。”

阿姨将我的行李箱搬了上来,我在楼上收拾东西,曾子谦抱着乐乐下去吃饭,收拾完行李之后我便打开,而后,一则新闻映入我的眼帘。

新闻配上插图,又给大家留下了八卦的谈资。

原来,昨天晚上的庆功宴上,周如雪也在,庆功酒上都有个倒酒仪式,偏偏这个环节,是曾子谦和她一起完成的,照片中,周如雪穿着一件纯白色真丝礼服,美的不可方物。

新闻上用了一个十分常见的台词,叫天造地设。

就在我对着新闻发呆的时候,曾子谦抱着乐乐上来了,大约瞧见了我脸色不对,就问了一句。

我白了他一眼,说:“曾先生果然是魅力无限。”

曾子谦并未听出我的调侃,回了句:“如此明显的事情,你不必跟我强调。”

对,是很明显,刚刚摆脱了一个王洛琦,现在又来了一个周如雪。

正当我们两人闲聊时,楼下的阿姨喊话了:“先生,老太太来了。”

我和曾子谦对视一眼,三秒钟后,我意识到了一点——我又要跟曾妈妈交手了。

楼下,曾妈妈拎着个行李箱站在那里,瞥了一眼我和曾子谦,说:“子谦,你这是做什么?”

我慌张的抽回手,结果曾子谦却握的更紧,我听到他说:“如你所见,我老婆,我儿子。”

曾妈妈的眼睛里忽然闪过一丝讶异,目光落在我的脸上,问:“儿子?你的?”

“是。”曾子谦的语调非常平静,说:“是我们的孩子。”

原本怒气冲冲的曾妈此刻脸色忽然温柔了些,眼神落在一旁正在吃饭的乐乐身上,而后开口说:“你不惜跟王家撕破脸皮,也是这个原因?”

“你知道的,我从来没想过跟洛琦结婚。”曾子谦说完这句话,而后放缓了语气,说:“你大老远过来也累了,晚点我们再聊。”

曾妈让阿姨把行李箱拎了过去,看了我一眼,直接走向了乐乐。

傍晚时分,乐乐睡着了,阿姨准备好了晚餐,我便去书房喊人,刚走到门前,便听到曾妈对曾子谦的怒吼声。

“子谦,强强联合才是真理,孩子我可以帮你养,但是结婚的事情,免谈!”

“您知道我不是来跟你商量的。”

“子谦,周家小女温婉大气,你怎么就看不上呢?之前我之所以愿意让你拖着和洛琦的婚事,是因为对方并不是结婚的最佳人选,如今这位不但气质出众,家教良好,学识也很不错,若是能和曾家联姻,恒宇就不会……”

“妈,”曾子谦打断了曾妈的话,说:“你真的太让我失望了,为了不影响小洁的心情,晚饭之后请你回西郊的住处,还有,以后不要再提什么联姻之类的,小洁听了会不高兴。”

偷听不是一件光彩的事,偏偏还被某人抓个正着。

曾子谦看着我慌张的模样,问:“晚饭准备好了?”

我尴尬的点了点头,而后便往楼下走。

曾妈吃了晚饭之后果然离开了,我因为偷听的事情有点儿心虚,吃完饭便借口上了楼,曾子谦则去了书房,忙到九点钟才蹑手蹑脚的进了卧室,开了个壁灯。

我假装入睡,心却“咚咚咚”的跳个不停,曾子谦在我的身边躺下,从后背抱着我,说:“睡了?”

好吧他可能猜到我是装睡的。

“都听到了?”

“没有。”偷听多丢人,我可不能承认。

曾子谦的鼻息洒在我的颈部,说:“我妈的话你别放在心上。”

“周家小女也不错呀。”

“谁说的?”

“报纸上都这么说。”

“那些记者最大的本事不就是吹牛吗?”曾子谦微微起身,目光落在我的脸上,说:“哪有我这么诚实。”

我瞥了她一眼,说:“那么漂亮的美女站在你面前,你就一点反应都没有?”

“反应?”曾子谦盯着我,说:“什么反应?”

得,我又被着流氓给耍了。

曾子谦拉着我的手,说:“难得啊,回来这么久,还第一次见你把醋坛子给端上来,不过,我只对一个女人有反应。”

我的手被曾子谦拉到了他的身下,手指忽然触碰到某处坚挺,一张脸涨的通红。

“小洁,如果可以,我也想向全世界公布你的我的女人,只是目前还不合适,我只是不想舆论给你造成任何困扰,给乐乐造成任何困扰,按你的智商,估计很难想到这一点,所以我必须坦白。”

“谁说我没想到的……”

“好,算你想到了。”

“明天我想去一趟母婴店。”

“依你。”

“注意和你身边的美女保持距离。”

“依你。”

“那先睡觉吧。”

“这个不行。”曾子谦说着话就贴了过来,说:“漫漫长夜,不可辜负。”

事实证明,女人在男人的甜言蜜语之下绝对会丧失理智,当然,也会忘记其他担忧,不过搬进来的另外一个好处是,家务活不用做,带孩子也轻松了许多。

周如雪的事情问清楚之后,我便联想到了王洛琦,只是目前没有找到合适的机会跟曾子谦开口,早饭之后,阿姨带着乐乐玩耍,我则和曾子谦一同出门,去母婴店。

给乐乐买了日常用品之后,我们便离开了商场,结果车子在路上行驶了一段路程之后我才发现,这条路竟然是去老袁和小妈的住处。

车子停在小区,我还没从惊愕中反省过来,曾子谦已经打开了车门,看着我,说:“愣着做什么?下车呀。”

“你不是说,晚点再公布我们的关系吗?”

曾子谦脸上闪过一丝无奈,说:“我说的晚一点,是在媒体面前,现在是见家长,懂?”、

“等等,万一……”

“你说的情况我都知道,下车吧。”曾子谦的手伸到了我的面前,说:“小公主,请下车。”

都是孩子的妈了,还说是小公主。

而更让我吃惊的是,后备箱里,曾子谦居然准备了礼物。

这家伙明显是有备而来。

上电梯时,我瞥了他一眼,问:“什么时候准备的?”

“随时准备着。”

电梯开了,我紧张的站在原地,曾子谦无奈的对我笑笑,握着我的手,按了老袁家的门铃。

过来开门的是小妈,曾子谦一张口就吓到了我。

“妈,我们回来了。”

小妈受惊吓的程度绝不亚于我,好几秒之后才反应过来,而后让我们进了门。

二老坐在右侧,我和曾子谦坐在左侧,老袁先是问了我们的基本情况,而后絮絮叨叨的说了一遍,最后叹了口气,说:“现在这情况,你们准备打算怎么办啊?”

曾子谦正襟危坐,吐了两个字:“结婚。”

老袁倒是没在意,小妈则是一脸懵相,而后看着我,说:“小洁,到底怎么回事啊?上次在医院门口,不是你老公吗?”

曾子谦大约被“老公”两个字给电到了,一双眼睛直勾勾的朝我瞥了过来,我急忙解释,说:“不是,是误会。”

小妈到底反应灵敏,瞥了一眼曾子谦,说:“这要结婚啊,得两家家长坐下来谈,婚礼怎么举行,在哪里举行,都是要商量的。”

曾子谦笑了笑,说:“爸,妈,我妈常年在国外,很多风俗都不了解,就您二老做主吧。”

小妈脸上露出了一个笑容,说:“子谦,我们家小洁可是为你吃尽了苦头。”

“是。”

“我们这里结婚呢,礼金是少不了的,酒席婚礼什么的……”

“妈,这些事情你就不用操心了,到时候我会让助理安排,礼金的话,得包多少啊?”

曾子谦问的还真是直接,为了避免小妈信口开河,我急忙开口,说:“礼金就不要了吧。”

“不行。”

“不行。”

小妈和曾子谦同时开口,我只能保持沉默。

“子谦啊,礼金多少你看着给,不过最好能是个吉利数字……”

曾子谦看了我一眼,握着我的手,说:“妈,我现在是这么个情况,恒宇的股份我已经转到了我妈的名下,我自己的个人资产多数为不动产,你看,999999这个数字行吗?”

九十九万!

从小妈家中出来已经晌午,上了车,我白了曾子谦一眼,说:“你明知我小妈那人……”

“袁小洁,”曾子谦打断了我的话,说:“和你的青春相比,这点钱根本不算什么,你放心,这是我私人存款,跟恒宇无关。”

“那也没必要……”

“我得纠正你这个错误观点,”曾子谦又打断我的话,反握我的手,说:“对我而言,你是无价。”

我笑,而后听到曾子谦说:“不过有件事我可得问问你,在医院遇到了老公?谁呀?”

我一路解释道南郊,进门前见曾子谦还是一副得理不饶人的样子,只能开口说:“我都道歉了,你这人未免太小气了吧?”

曾子谦坐在床沿,说:“所以,和你只有几面之缘的男人在医院配了你一晚?”

这根本就不是重点。

这会儿阿姨来到楼上,说:“先生,有位王小姐打了好几次电话过来,问你什么时候过去。”

曾子谦没说话,示意阿姨下楼,而后看着我,说:“洛琦现在是她父母看护着,我答应吗,每周四陪她去看心理医生。”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半}[^浮^}{^生]

我点头,说:“应该的。”

就在我们两人说话直时,楼下佣人忽然大叫了一声,我和曾子谦急忙下了楼,而后看到王洛琦从落地窗前走了出来,她身上穿着病服,脸色憔悴。

保姆抱着乐乐往楼上走,王洛琦的眼神一直盯着乐乐,而后看向曾子谦,说:“表哥,你怎么不接我电话,还有,那孩子是谁?”

曾子谦走了过去,说:“洛琦,你怎么单独跑出来了?”

“表哥,”王洛琦低垂着双眼,而后瞥了我一眼,说:“你跟嫂子说我错了,你就饶了蒋天洋吧,他老婆要跟他离婚了……”

“这事儿你不用操心,”曾子谦安抚了王洛琦两句,说:“我送你回去,好不好?”

王洛琦看看我,有看看二楼,说:“表哥,那孩子是你的吗?”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