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125.我以为你对这个根本就不在意了

作者:爱吃土豆丝字数:3049更新时间:2016-03-04 14:39:31

小白说我这一次从曾家搬出来有些冲动了,听她的语气,好像是我在跟曾子谦闹别扭似的,其实不然,我们走到这一步,不能说是谁对谁错,只能说我们都败给了现实。

一个男人到了三十岁,想要的是事业有成,家庭美满,而一个到了三十岁的女人,最大的心愿,就是能够家庭和谐,相夫教子,可现实是,这个家庭里总是存在这种不和谐因素,这些因素看似不大,可是日积月累,会将两个渴望安定的男女逼到绝路上,正如我和曾子谦。

诚如小白所说,我们之间只差一纸婚约,到了这个份上,结婚与否并不重要,看中的是以后的安定,然而,安定不下来。

或许是体内的完美主义想法在作怪,导致我无法接受曾妈一而再再而三的挑衅,作为一个女人,被自家的婆婆各种贬低瞧不起,或许我可以通过自强自立有所改变,而作为一个母亲,没有办法给乐乐一个安定的成长环境,才是我最感到无助的地方。

我也不喜欢争执,矛盾越多,越会消耗一个人耐心,曾子谦的这个男人身上有太多的责任,他想顾忌的东西太多,所以难免有时候会委屈我们母子,这种委屈开始只是一种很小很小的问题,而后便开始滚雪球,而我最害怕的是,以后的某一天,我会成为一个怨妇。

怨妇的面孔是丑陋的,与其等到那个时候分开,不如在我还没有爆发时两人分开冷静冷静,到时候,自然会明白合适不合适。

小白说我把问题看得太透彻,这样生活就会失去意义,其实不然,正因为看的透彻,才知道自己应该怎么做。

然而,我之所以有勇气踏出这一步,和我有小白这个好朋友是分不开的,她给我和乐乐一种支撑,即便我现在余额不足,也不用为钱烦恼。而我没想到的是,就在我和乐乐搬出来的第二天,便收到了一份快递。

文件夹内,是一串钥匙,和一个房产证。

谁也没有想到,这处房子,居然是我最初的那一套房子。

我的脑海里立即浮现出了梁文浩的那张脸,这才拨打了他的电话,谁料电话里提示我,说我拨打的是空号。

小白这才告诉我,其实早在两个月前,她就听到了梁文浩出国的消息,看我没提,以为我是知道的。

这么说来,之前林思雨在电话里那么信誓旦旦的告诉我所谓的出差,也是在他的计划之中。

有些事到了最后,根本不知道再说什么。

比如小妈,一直希望我能嫁入豪门锦衣玉食,可是听到我从曾家搬出来的事情之后居然表现的十分淡定,她说,不是你的,强求也强求不来,并且答应我白天可以帮我带着乐乐。

人一旦上了年纪,很多事情就不偏执了,而很多事情又是变化莫的,比如在此之前,我一定想不到,几年之后,我居然又回到了这一处房子里,而且,这里的一切,居然都和原来一样。

椅子,沙发,餐桌上布满了灰尘,偏偏看着分外的亲切。

打扫了一上午,房间里终于又回归到了原来的样子,隔天,我和乐乐便搬进来了。

这套房子真的是有着太多的故事。

一周后,我正式进入小白的公司上班,而乐乐白天则由小妈和老袁带着,下班之后我再接回来,这期间曾子谦并未跟我联系,扫一样报纸,能看到某个版面上他和周如雪吃饭的消息。

曾妈一定费了不少心吧。

年关将近,我带着袁小浩去超市扫货,想着年后他要实习,准备给他买一套职业套装,便拉着他去了银泰,逛了几家男装店,买了一套衣服之后便准备离去,结果没走两步,却见袁小浩急急忙忙的走向别处,跟上去看了一眼,见他正跟一中年男子打招呼。

偏偏这身影,看着十分眼熟。

袁小浩一脸崇拜的跟对方握手,整的跟长征之后会师似的,我尴尬的走过去,说:“怎么走着走着没人了。”

袁小浩看着背对着我的男人,说:“姐,我遇到偶像了,周先生,这是我姐。”

我和面前的这个男人对视一眼,顿时愣住了,居然是周衡义。

周衡义看着我手上的大包小包,而后看向袁小浩,说:“我说怎么这么眼熟,原来如此。”

袁小浩一脸惊讶的开口:“周先生,你和我姐认识吗?”

周衡义嘴角一勾,说:“之前有过合作。”

我瞥了周衡义一眼,而后看向袁小浩,问:“时间不早了,走吧。”

袁小浩一脸依依不舍,看着周衡义,说:“周先生,您在清华的演讲我听过,我真的特别崇拜您,我……”

周衡义低头看了一眼时间,说:“这样吧,这是我的名片,你刚才说你是学金融的,有兴趣来衡商发展吗?”

袁小浩激动的看着周衡义,双手接过名片,说:“有,有兴趣。”

我完全不理解这种个人崇拜主义,跟周衡义打了个招呼,便拉着袁小浩离开,直到确定周衡义的目光触及不到之后,才开口问了句:“到底怎么回事啊?”

袁小浩激情澎湃的说了一大串周衡义的光辉事迹,都是些金融方面的相关新闻,总结下来只有一个字——牛。

原本这事儿我也没放在心上,结果这次偶遇后的第二天,就发生了另外一件事——衡商银行又要跟我们合作,并且指名道姓的提到了我的名字,小白作为知情人当然也明白这里面有一些其他的苗头,所以就以年关将近准备放假为借口给推辞了,结果周衡义亲自打来了电话,内线转到了我面前的电话里。

作为小白公司新人,被客户这么热情对待,难免会生出是非,我抱着斗争的态度接了电话,听到周衡义说:“袁小姐,你我的交情,不会这点忙也不帮吧?”

瞧瞧这人脸皮多厚。

我两有交情?

“周总,你这是为难我们了……”

“我跟你们梁总说了,晚上一起吃个饭吧,大富贵,我请客。”

摆明了是鸿门宴啊。

“行。”

小白和我应邀去了大富贵,路上我们还合计着怎么教训这个周衡义,结果去了才知道,人家真的是来谈合作的,偏偏说的很好听,不谈价钱,只谈人情,什么人情,人家周衡义帮过我,虽然没有明说,可这是在场的三位都是心知肚明,小白气不过,跟周衡义喝酒,闹到最后,还得接下着广告案,虽然,两个人都躺了。

将两个醉鬼扶到车上,安抚小白之后,又去照顾周衡义,给他的秘书打了电话,站在车外等人,结果这货跟我说头疼,口渴,我又绕到药店买药,发现手中没水,又折返到便利店买了矿泉水。

周衡义吃了药之后靠在后座上看着站在车窗外的我,说:“你送我回去?”

“你秘书马上就到了。”

“呵呵呵……”周衡义眼神迷离的看着我,说:“我瞧出来了,你是防着我。”

我懒得跟他多嘴,瞥了一眼后车,看到小白没吵也没闹,心底才微微踏实了些。

周衡义忽然干呕,他就坐在车窗前,咳了两声之后,抬起头来看着我,一把抓住我的手,笑着说:“你躲着我的时候,还真是可爱。”

我生气的甩开他的手,直接将车门关上,走了两步又折返,说:“周总,你这招对我没用。”

周衡义也不生气,直勾勾的看着我。

将小白送回住处之后我便打车回去,给小妈去了电话,才知道乐乐已经睡着了,瞥了一眼上的时间,原来已是晚上十一点。

小妈说让我明早再过去,我也累得精疲力尽,边看边往小区走,一不小心,和一个身影撞了个满怀,我后退两步,道歉,而后尴尬的发现,丝袜居然刮在了对方的衣扣上。

等等,这个衣扣看似眼熟。

我抬起头看过去,曾子谦正巧也看着我。

“喝酒了?”

我点头,说:“这么晚了,你怎么在这儿。”

曾子谦没说话,眼神落在我的丝袜上,说:“穿成这样,应酬?”

这个问题我怎么回答?

“跟上次给你打电话的男人吗?”曾子谦瞥了我一眼,说:“还是说,不是应酬,而是出去约会了?” 360搜索:(.*)☆\\半^浮^生//☆=

我听着曾子谦话中的讽刺,也没生气,笑着说:“如果有机会,我会试一试。”

曾子谦双眸微眯,叹了口气,说:“我和周如雪吃饭只是处理公务,当然你也可以认为这是老太太故意安排的,毕竟,我已经被老婆孩子给甩了,她有危机意识也是正常。”

“曾子谦,我知道你现在对我有怨气,我理解。”

“赵阳说女人在婚前会有婚前恐惧症,我可以把你这次的决定和这种心理状态划伤等号,”曾子谦看着我,说:“但是你记着,乐乐只有我一个爸。”

“曾子谦,有件事我很好奇,”我看着曾子谦,说:“当初,你为什么会住在我楼下?”

曾子谦脸上一惊,说:“我以为你对这个根本就不在意了。”

ps:今天要去公司加班,只有一更。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