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36章 是一种监视

作者:i笛声悠扬字数:2085更新时间:2017-01-09 17:4:29

“我在想,可能真的是你自己神经错乱了。”穆梓轩走到窗边,虽然,他的嘴里是这样说,但他的心里,却是另一番境况。

“滚,我这是在跟你说真的呢?你以为在开玩笑啊!”克凡轻啐了他一下,觉得自己简直就是交友不慎,关键时刻还这么的不正经。

穆梓轩勾唇而笑,“这很好理解啊!一开始就是一个局,至于布局之人,依我看来,可不止是一个贝克·瑟特而已。”

“我当然知道这个,问题是,怎么会有第二个娜丽夫人出现。”克凡现在最想知道的便是这个,明明自己就已经看见她躺在了血泊之中,可刚刚,又活灵活现的出现在了自己的面前,一切的一切,都太过于的不符合常理了点。

“你现在最应该去了解清楚的是,死的那一个人,是不是真正的娜丽夫人,据我所知,现在的化妆术很高明,完全可以把一个相似之人,通过高深的化妆技巧,达到以假乱真的地步,更何况,当时的你,肯定是被这突发的场面给惊吓到了,一时之间,应该没有那么多的精力去探求真假才对,所以,只需对方达到八分的相似度,就足以把你给骗过去。”

穆梓轩蹙着眉宇,一边帮他分析,脑子一边在快速的运转着,总感觉,在贝克·瑟特的后面,还有着更大的boss存在,只是,这一时半会之间,自己很难发现些什么而已。

“我敢肯定,现在的那个女人,并不是娜丽夫人。”如果说,死了的那一个不是娜丽夫人的话,那么,刚刚出现在自己面前的这一个,也肯定不会是。

“哦!说说看,你怎么那么肯定的。”穆梓轩开始好奇了起来。

“很简单,称呼上有了改变,娜丽夫人一直以来,都是叫我克凡少爷,可是刚刚那个女人,她叫的却是三少爷。”克凡把自己感到疑惑的地方告诉了穆梓轩,也就是说,这便是他敢如此断定的原因所在。

“或许,这是对方故意而为之的一种做法呢?目的就是,扰乱你的思维。”穆梓轩认为,称呼上的改变,并不能说明什么,很多的时候,有可能只是一种巧合而已。

“会是这样吗?”克凡开始回想,就外貌跟神韵而言,确实是娜丽夫人没错,可是,总感觉她的目光在看着自己的时候,有着一丝丝的异常,给人一种欲言又止的错觉。

“这个,我也不好马上的给出结论来,这样吧!你自己再暗中的观察一下,有什么新的发现,再给我电话,大家一起分析分析。”穆梓轩认为,事情绝对不是表面上所看到的那般简单,可是,答案明明就好像要呼之欲出,却怎么也无法找到出路。

“目前看来,也只能是这样了,就这样吧!我先挂了。”克凡轻叹了口气,抬眸看向屋外,刚好见到自己的母亲走过来。

“好好休息,别想太多。”知道他这一天,历经了不少的惊吓,这会儿,肯定是身心都处于疲倦的状态,那么,休息才是恢复元气的首要之选。

“嗯!”克凡收起了电话,扔到了一边,目光,紧紧的跟随着自己母亲的身影。

“怎么样,精神好点了吗?”宓葶婷一袭华贵的家居服,就算是深夜时分,她也把自己给打扮得很是得体合宜,看着,很是注重个人形象以及修养之类的。

“妈,你肯定知道,在我被二哥带走之后,这家里究竟都发生了些什么对不对。”克凡歪斜着脑袋的看她,突然的发现,对于自己的这个母亲,他竟然是感觉到如此的陌生,就好像,从来不曾了解过那般。

“看来,你还没有恢复过来,既然这样,就好好休息吧!我明天早上再过来。”宓葶婷说着便转身要走,表情上的淡漠,看不出她对自己的这个儿子,有着多大的关注度。

“你一定有事情瞒着我对不对,还是说,整件事情,你也参与了进去。”克凡突然的站了起来,双手抓住她的双肩,用力的摇晃了起来,情绪看着好像有些的激动。

“放手,我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还是说,就一个贝克·瑟特而已,就把你给唬住了。”宓葶婷用力的挥开了他的手,一脸的怒容。

克凡踉跄了下,沮丧的笑了笑,“我真的是你亲生的吗?为何,在你的身上,我看到的全是算计,而没有一个母亲对孩子的爱。”

“你是这么想的吗?我对你,不像是亲生的。”宓葶婷蹙起了眉,不可置信的凝视着他,表情很是受伤。

“对,你所关心的总是怎么保住自己在这个家的地位,而从没有想过,我需要的是什么。”克凡无畏的对上了她的目光,虽说,她是自己的母亲,但有的时候,却感觉还不如旁人来得亲切。

“如果我不关心你的话,你以为,自己能在这个吃人不吐骨头的地方长得这么大吗?能拥有现今的这一切吗?而不是像你大哥那般,早早的死去。”自己的真心,受到了质疑,让她备受打击。

“原来,大哥的死,真的不是一场意外。”克凡惊愕的睁大了眼眸,他就说了,从来不爱喝酒的大哥,怎么会酒驾撞上了海边的防护栏,从而葬身于海底。

“我可什么也没有说,太晚了,你还是洗洗睡吧!今晚,我就不该来这么的一趟。”宓葶婷说着,轻叹了口气,摇了摇头过后,这才抬步的往外走去,依然保持着她那从容不迫的优雅步姿。

克凡目送着她的背影离开,直到淡出了视线之外,也不见他有丝毫的动静,只是默然的站在那,不知道在思考着些什么。

“三少爷,已经给你放好洗澡水了,还是快点沐浴休息吧!”管家不知道什么时候出现在了他的身旁,恭敬的提醒着。

“艾利叔叔,你跟在我身边多少年了。”克凡转头,看向了他。

“已经有十年了,少爷。”管家低垂着头,如实的说道。

“我母亲当年把你放在我的身边,名其曰是为了照顾我,实际上,是一种监视对吗?”克凡的目光,突然的变得凌厉了起来,直直的盯着对方看。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