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140章 意外事故

作者:i笛声悠扬字数:2067更新时间:2017-01-11 16:23:45

画面转回法国的瑟特家族城堡,两个妇人,对面而站。

“真的决定离开了吗?也不告诉公爵一声。”宓夫人看了眼正在搬行李的仆人,感觉对方的这个决定过于的冒失了点。

“他,应该不会在意才对,这些年,谢谢你的照顾。”娜丽夫人说走就走,没有给自己半丝犹豫的机会,否则她担心,自己会再度的想着要去为儿子复仇。

“有什么困难的话,要记得联系我,能帮的话,我一定会帮忙。”宓葶婷有着东方女性的典雅跟神秘,跟娜丽夫人站在一块,无疑是最出彩的一个,也难怪公爵最为的宠爱她了。

“谢谢,但我觉得,我们之间,还是不要再联系为好。”娜丽夫人礼貌的颔首了下,没有留恋的上了车子,这个地方,曾经绽放过她的爱情,但,也是这个地方,把自己的爱情给彻底的埋葬了。

目送着几辆车子,陆续的开离城堡,宓葶婷的心情,显得无比的沉重,不知道,下一个要离开的人,会不会是自己。

“这下,你该高兴了吧!又少了一人跟你争宠。”一个打扮妖异的女人,缓缓而来,浓妆艳抹的她,一开口就是刻薄的语气。

“应该是你高兴了才对,所犯下的错,就这么的被掩盖了过去,再也没人追责了。”宓葶婷冷嘲的笑了笑,看着她的目光,是轻蔑的。

“真不知道你在说些什么,别以为公爵宠爱你,就能一手遮天,后面,可有你们哭的时候。”女人说着得意的一笑,扭着屁股走开了。

宓葶婷轻勾唇角,愚蠢的女人,真以为就凭他们两母子,就能让整个瑟特家族翻了天不成。

“夫人,我觉得,丽莎夫人已经在行动了,我们,是不是得要加快脚步才行啊!”管家艾利担忧的说着,虽然说,他们前天的将计就计,确实是让克凡少爷知道了自己身处怎样的险境之中,但他好像,还没有学会对敌人残忍。

“其实,最大的敌人,并不是她。”宓葶婷轻叹了口气,这一切,表面上,自己掌握了全局,但只有她自己才知道,谁是那一个身后的助推之手。

管家很是疑惑的看了她一眼,对她的话,很是不懂,如果说,丽莎夫人跟二少爷不是最大的敌人的话,那么,这个家里面,还有谁是可以与之抗衡的呢?

“是不是觉得很疑惑,放心吧!这所有的一切,都会慢慢的浮出水面的。”宓夫人说这话的时候,却勾起了慈祥的笑容,只因为,她已经看见了自己儿子的车,正缓缓的驶进城堡。

但有时候,惊险就发生在那样的一个瞬间,原本好好开着的车子,却突然的发出了一声的炸响,然后,不受控制的撞向了一旁的大树。

“克凡。”宓夫人嘶喊着跑了过去,一脸的花容失色。

“三少爷。”管家紧跟在她的身后,也被这样的一种突发意外给惊吓到了。

但奔跑过去之后才发现,车内之人,并不是克凡,而是他的司机,没有了知觉的趴在了方向盘上,估计是晕了过去。

“快,打电话叫救护车。”看见车内的人不是自己儿子,宓夫人总算是松了口气,抬头看了眼周围,最后怨念的停留在某一处,难过的紧咬起双唇来,真的是要做到这个份上吗?

而城堡的外面,克凡已然的处于了惊愕状态,压根就没有想到,会是这样的一种状况。

“你们,从一开始就预知到了吗?会发生这样的事情。”克凡表情呆滞的问道,如果说,不是他们临时的让自己换车回来的话,是否,现在出事的那一个,就是自己了。

“没有,只是防备一下而已,果然……”神冷冷的一笑,事情,感觉远远没有他们所了解到的那般简单,看来,他们不得不推翻之前的定论了,宓夫人,绝对不会是那一个最大的boss,只是,这个人又会是谁呢?

“这也是贝克·瑟特所为吗?”克凡的大手,因为愤怒而用力的攥紧。

“应该不是,虽说,他恨不得你死,但不会笨到公然的在城堡内开抢。”神的心底,开始感到了不安,总觉得,对方的目标,不单止是克凡而已,还包括了他们在内。

“所以也就是说,这想我死的人,不止他一个而已。”克凡突然的觉得很悲哀,这样的家人,对他来说,已经不再是一种血脉亲情,而是一把利剑,无时无刻不想着把对方给直接的毙命。

“是这样没错,所以,就算是你最亲近的人,也请多加小心。”神无比凝重的交代着他,虽然他们的存在,对于大多数的人而言,那是隐秘的,但,还是有着这么的一小部分人,已经得知了他们的到来。

“好,我知道了。”克凡推门下车,一步一步的走了进去,看着,是那般的沉重。

雷啧啧的轻叹了声,“我要是他,肯定也会是这样的一种生无可恋的表情,唉!所谓最可以依靠的家,却变得最为的危险起来。”

“只能说,这都是命,跟冷煞报备一声,我们需要支援。”他们两人,已经不足以顾及得过来了,所以,必须得要加派人手才行。 ㊣百度搜索:㊣\\、半@浮¥生\//㊣

“收到,我这就联系他。”雷说着已经打开了联络器,接通了沈墨寒的频率。

而这一边,才看到克凡的身影而已,宓葶婷便已经惊喜的迎了上去。

“克凡,你没事吧!”惊慌的视线,从头到脚的扫视着他,纤细的柔荑,更是不安的对他上下其手的检查了起来。

“没事。”克凡甩开了她的手,好像,很是抵触她对自己的碰触。

“我……”宓葶婷感受到了他的疏离,难过的咬了咬唇,但没有再说什么,只是轻抬起下巴,恢复她一贯以来的那一种高冷优雅。

“这里,就由你来处理吧!我累了。”克凡看了眼被撞变形了的车子,再看了眼受伤不轻的司机,心如死灰般越过了众人,往自己的别馆走去。

宓葶婷的眼眸,氤氲起了薄薄的水雾,感觉,他对自己,可是越来越厌恶了,但就算是这样,她也要守到最后一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