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241章 她不过是一个佣人

作者:锦夏末字数:3066更新时间:2016-12-29 20:20:9

“是你……”秦简的声音里带着微颤,也不知道是因为激动还是因为什么,整个人的面部表情看起来都有些扭曲。

往日的淡漠与平静都在这一刻破碎。

“这人是谁啊?怎么闯进来的?”老金看出秦简神色的不对劲,抬脚就要冲过去抓人。

sunny在这时候不冷不热、似笑非笑地开口说道:“这位不是盛世集团的大公子吗?”

“盛、盛世集团?”老金的脚步顿时停住,颇显忌惮地看向时城。

千夏这时候才从震惊中回过神。

时城的手似乎受了很严重的伤,即便是用白纱布团团包着,也还是有鲜红的血渗出来,看起来触目惊心。

千夏心一紧,险些直接冲过去替他查看伤口。

时城独自一个人站在,嘴角带着似有若无的笑意,眉眼间没有半点恐惧。

好像他来的不是别人的地盘,而是自己的地盘。

赫连七突然开口:“胖子!带朵朵小姐回房。”

“是!七爷!”胖子几步跑过来,对着千夏做了一个“请”的手势,道:“朵朵小姐,请跟我往这边走。”

“不……我、我不去。我要留在这里!”千夏的眼神里充满了坚决。

“带她上去!”赫连七加重了语气,口吻间的态度不容反驳。

“是!”胖子不再管她的抗拒,说了“抱歉”后,直接将她扛了起来。

“放开我!”千夏伸手拍着胖子,胖子不为所动,快步将她抱离大厅。

时城轻蔑地一笑:“这么着急带她走,是怕你真实的样子被她看到吗?赫连七,七爷。如果她知道你是个杀人不眨眼的家伙,你觉得,她还会甘愿留在这里吗?”

“盛世少爷,你好像搞错了。是朵朵自己选择了跟我离开的,而原因有很大一部分是因为你。”赫连七神色无恙,转头看向秦简,“秦姨,抱歉,我的人没用,没关住他。”

“这不怪你。时家的人,手段多了去了,你的人还关不住他。”秦简说着,缓步走下高台。

她刚才的失态已经恢复,一双锐利的眼睛紧盯着时城。

时城伸手抹了一把嘴角的血迹,摆出一个标准的笑容,对着秦简一鞠躬:“还没跟您打过招呼。秦姑姑好。”

秦简刚缓和的神情又变得有些激动起来,她睁大了眼睛,紧咬着牙:“谁是你姑姑?!你给我闭嘴!你们!把他给我抓起来!”

秦简话音落下,一众人冲了上去。

然而时城半步都没有动,任由他们抓住自己。

“姑姑,这就是您的待客之道吗?”

“你——”

“秦姨,别激动。”赫连七压低声音,用仅有两个人能听到的声音说道:“时城不可能毫无准备就到这里来。既然能找到这里并且过来,他肯定留有后手。我们不能现在对他动手,这不是最好的时机。”

“我真想……让时奕和江诺也尝尝我当初的痛!”由于愤怒,秦简的手微微颤抖着。

“两位可能误会了,我不是来带走她的。”时城再次开口,“姑姑,我们想跟您单独谈谈。”

“秦姐!这不可以!”老金插嘴道:“万一这小子对您做出什么危险的举动呢?如果一定要私下谈,请让我在身边保护您!”

“呵——保护。”sunny双手抱胸,阴阳怪气地冷笑了一声。

“你这老女人!笑什么呢?!”

眼看着两个人就要吵起来,秦简沉声说了句“闭嘴”,两人这才安静了下来。

“私下谈可以,小赫要跟我一起。”

时城挑了下眉:“可以。”

……

灯光大亮的书房内,时城被绑在椅子上,除了手指,其他地方都动弹不得。

但即便是这样,也掩盖不了他与身俱来的王者气质。

即便是个“俘虏”,他依旧不卑不亢。

“你现在可以说了,你想跟我说什么?”秦简坐在软皮沙发上,一脸审视地看着他。

“关于千夏,有些事情,我想你们需要知道。”时城看了一眼面容变得严肃的赫连七一眼,道:“她,有双重性格。”

赫连七眉心一蹙,追问道:“双重性格是什么意思?”

“碰了酒之后,她会变成另外一个人。是这个意思。”时城顿了一顿,看了表情没什么变化的秦简一眼,道:“秦姑姑,我知道是你的人把赫顿医生带走了。包括突然失踪的老胡。但是,他们两个我都会处理好,不会出什么乱子的。但如果你们想治好她,我觉得‘酒’可以帮忙。”

秦简眯起眼睛:“你为什么要跟我们说这些?”

“我之前,是千夏的监护人。我一直把她当成自己的孩子,或者说,用‘妹妹’来形容更恰当。我知道你们不会伤害她的,也知道,你们想要治好她。既然我们的目的是一样的,我没必要对你们有所隐瞒。”

“你是说……你一直都把朵朵当妹妹?”

时城面色不改,微微收紧下颚,吐出一个字:“对。”

“那你后来为什么冷落她?既然当成妹妹,为什么你这个做哥哥的,却不照顾她,反而任由大家欺负她。甚至……在公开场合,跟她划清界限?”

没想到这些事情赫连七都一清二楚。

时城略一思索,道:“因为后来,监护人关系解除。继续跟她保持之前的关系是不行的,她只是我家的佣人。”

“那这样就更说不通了吧?她只是你家的佣人,你却费那么大心思追到这里。这里……可不是一个好找的地方。”

“我来这里不是为了她,如你所言,她的身份,只是我家的一个佣人罢了。”

被布置成公主风的房间内,清晰地响起时城的声音。

而声音,正是通过胖子拿在手里的手机传出来的。

“小姐这是怎么了?脸色怎么那么白啊?电话里说话的人是谁呀?我还听到七爷的声音了呢……”小佣人好奇地发问。

“嘘——说轻点。想被丢出去喂鳄鱼吗?没看小姐心情不好啊!”

年长些的佣人斥责了一句,那小佣人嘟囔了一句“我说这么轻小姐又听不到”。

“你还说?!”

小佣人不服气地撇了撇嘴角,终于不再说话了。

“那你是为了谁来的?”

“为了我们两家的事情。姑姑……”

千夏缓缓闭上眼睛:“胖子,挂了吧。”

对于赫连七为什么要打电话过来并且让他开免提,胖子心里一片清明。

这是要灭了朵朵小姐最后的一丝希望呢。

只是赫连七这样做是有风险的,万一时城说的是要带人离开这里,他敢打赌,像朵朵小姐这么容易动摇的人,一定会动摇的。

好在,七爷赌赢了。

“胖子……”千夏敛下眼眸中的难过,强挤出一丝笑容问道:“我能、能出去走走吗?”

“好!当然可以!我陪你!”胖子自告奋勇。

“不……”千夏连忙拒绝,“我想、想一个人静一下。”

言下之意就是不要他陪着。

胖子略一斟酌,想来整座城堡都是自己人,时城也被抓起来了,便点头答应。

“那您带上这个。”胖子从裤子口袋里摸出一个小巧的按钮递给她。

“这是……什么?”

“这是报警器,专门为你做的。如果遇到有什么危险,就按这个,离您最近的保镖会在第一时间赶到您身边。”

虽然城堡内相对安全,但也不排除万一会发生的危险。

他可担不起这个“万一”的责任。

“好。”千夏接过那报警器,在胖子的注视下走出了套房。

走廊上只有她一个人,胖子没有跟出来,略显暗黄的光将她的影子拉得老长。

走出一段距离,她终于无可抑制地靠着墙角蹲在地上哭了起来。

她知道自己在时城心目中的地位很卑微,但这些话从时城嘴里亲口说出来,她亲耳听到的时候,她的内心是绝望的。

像是心脏的一角被挖空了一般。

心里的唯一一丝希冀破灭,原来是这种感觉。

那么痛,连呼吸都觉得撕心裂肺。

“你说……以后我们是不是再也没有机会了?”

“那也不一定!你看看那小丫头,毛都没长齐的样子。七爷就算真跟她结婚了,也肯定是逢场作戏!为了跟秦姐亲上加亲而已。”

“可是我怎么觉得,七爷看那黄毛丫头的眼神不一样啊。而且,看起来也比平时温柔多了。”

“七爷什么人啊?他能让秦姐看出来他不喜欢七爷?”

几个女人的声音越来越近,千夏哭的投入,没有注意到她们。

“这丫头谁呀?怎么在这里哭?真够晦气的!”

“喂——死丫头!”

女人一脚踢在千夏的小腿上,尖头高跟鞋的力度不是开玩笑的。顿时小腿的抽痛感使得她完全从难过中回过神来。

也许是因为太过于难过。

也许是因为对陌生坏境的恐惧。

也许是对自身遭遇的不满。 [^[半(.*)/[浮*(生]~] www.ban浮sheng.com 更新快

总之。

她迅速站了起来,将踢了自己一脚的女人,狠狠往后推去。

女人穿着七厘米的高跟鞋,被她这么一推,整个人往后倒去。

而在她的身后,是十几级台阶。

在千夏回过神之前,女人已经往后倒去,并且快速地滚下了十几级台阶。

“啊——”

尖叫声、惊呼声、惨叫声,充斥着整个走廊。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