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④一米阳光 《一米阳光》第020章:对她好(加更求订阅)

作者:汤淼字数:8757更新时间:2017-01-02 1:34:13

“一定有的,再想想。”他微微皱着眉头,双手轻轻抓着她的双肩,低下头与她平视,有些着急地提醒她。

“真没有!”她一本正经地摇头。

欧阳满脸的期望顿时变成了失望。

滴滴……

手机又响了。

十二点整!

“今天是我生日。”他目光幽怨地看着她,语气略显无奈,还有一丝不易觉察的委屈。

他都特意把身份证放在显眼的地方了,就期盼着她能发现今天是他的生日,让他能在整点的时候听到她说一声“生日快乐”……

他希望能在第一时间得到她的祝福!

可他还是失望了。

所谓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说的就是他此刻的心情。

不开心!

他说今天是他的生日,可米娅听了却毫无反应,仿佛他只是在说今天天气很好一般,美丽的小脸依旧波澜不惊。

米娅,“哦。”

哦?

就这样?

他都明明白白跟她说今天是他的生日了,她还这么冷淡是几个意思?

欧阳微微瞠大双眼,有些不可置信地看着无动于衷的小女人。

心里蓦地窜起一股火,他又想发飙了。

暗暗咬紧牙根,他忙不迭地在心里劝自己,冷静冷静,别发火,千万别发火……

嗯,冷战一周,这好不容易才和好,可别一言不合又吵上了……

“不祝我生日快乐?”他死命压抑着心底的怒火,一眨不眨地盯着她,尽可能地让自己看起来心平气和。

“生日快乐。”她说,不冷不热,不咸不淡。

平日里那么聪明狡黠的小女人,此刻就像是一只呆笨木讷的青蛙,戳一下才跳一下。

欧阳气结。

“你能真诚点吗?”他恼火地瞪她,俊脸渐渐阴沉。

米娅转了转眼珠子,将装傻进行到底,“比如?”

“今天我生日,你就不能不惹我生气吗?”欧阳觉得自己忍不住了。

他是真不想生气,可是她这态度又叫他怎能不生气?

他不过就是要她一声祝福和一个吻,咋就这么艰难呢?

刚刚还答应和解的,现在看来她分明就是在敷衍他,她若真心跟他和好,这会儿又怎会对他如此冷淡?

欧阳好气啊!

“你干吗要生气?”米娅又眨了眨眼,一脸“你是神经病吗动不动就生气”的嫌弃表情。

“因为你的祝福不是发自内心!”他狠狠剜她一眼,气得怒喝。

“谁说!我发自内心了!”她不服地微微支起下巴,抗议他冤枉自己。

“那还什么都要我提醒?”他愤愤地冷哼。

其实他气的是自己都提醒了她竟然还不对他热情点。

欧阳觉得他的小妖精就是故意的,故意不想让他痛快。

嗯,她聪明着呢,明明知道他想听什么,却就是故意不说。

看到一贯冷静严肃的男人显露出如此幼稚的一面,米娅失笑,故作不以为然地瞅着他,说:“生日年年都过,又不是小孩子,那么在意干吗?”

呃……

欧阳无言以对。

是啊,他又不是三岁小孩,干吗要如此在意一个小生日呢?

所以这是为什么呢?!

呵!还不是因为这是他跟她在一起过的第一个生日啊!!

最初在一起的那两年,他并没发现自己对她有多在乎,生日都跟家人过,自然是不会跟她过的。

后来他发现自己对她的心意,她却又在牢里。

所以相识四年,这是他们第一次在一起给他过生日。

以前他对生日或者节日毫无概念,就觉得跟平常日子没啥区别,可现在他却在意了起来,稍微有点意义的日子他都想跟她一起庆祝和度过。

他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反正就想跟她过。

本来母亲早就准备好了在他生日这天举办个小小的家宴以庆祝他的生日,但他以需要出差的借口拒绝了。

往年都是跟家人一起过,可今年,或者以后,或者以后的以后……他都只想跟她过!

当然,也是可以有家人一起,但必须有她在。

他不在乎生日怎么过,他在乎的是她的态度……

见没心没肺的小妖精对自己的生日一点都不上心,欧阳生气了。

可他又不敢发火,所以只能沉着脸生闷气。

叮铃铃……

突然,门铃响了。

欧阳狠狠拧眉,心道这三更半夜的谁这么不识趣还来扰人清梦?

心里憋着气正无处发泄,欧阳起身就随手抓起浴袍穿身上,然后气势汹汹地朝着门口走去,准备把门外摁门铃的人狠狠削一顿。

走到门口,当他的手抓住门把手正往下压的那瞬,房内的灯突然全灭了。

门卡被抽了。

房内顿时变得黑漆漆的,他转眸看着身边变得迷糊的小身影,正要问她干吗抽掉门卡时,却发现门缝里亮着微弱的烛光……

他拉开门,第一眼看见的便是一个正燃着蜡烛的小蛋糕。

“欧先生,生日快乐!”推着小推车的酒店工作人员对欧阳礼貌地轻轻点头,微笑道贺。

欧阳有瞬间的怔愣。

然后下一秒,心里便充满了狂喜。

很明显,这是他的小妖精给他的生日惊喜。

米娅不着痕迹地对工作人员使了个眼色,工作人员立马识趣地离开了。

欧阳回过神来,在温暖的烛光中,转眸看向身边的小女人。

只见她以一种乖巧的姿态倚在门边的墙上,正对他甜甜地笑。

看着她明媚动人的笑靥,欧阳心都化了。

“生日快乐!”

在他充满感动又深情款款的目光中,她将房卡插回卡槽,待灯光大亮之后将小推车拉入房间里来,然后关门,再然后踮起脚尖在他脸颊上轻轻一吻,同时送上祝福。

欧阳双臂一展就将她纳入怀中,吻,狠狠袭上她的唇……

他欣喜若狂,激动得不行,吻便如狂风暴雨般将她席卷。

“唔……”她软在他的怀里,轻声嘤咛。

不等他来撬她的牙齿,她就主动放他的舌进来,甚至还舞动小舌与他追逐嬉戏……

此时此刻,欧阳真是爱死怀里的小妖精了!

在经历了刚才的失望之后,此刻的惊喜便显得更为珍贵。

“再说一次!”他贴着她的唇,微微喘息着哑声要求。

“生日快乐……唔……”她毫不吝啬,可话未落音又被他以吻封缄。她连忙将脑袋往后仰,娇嗔,“等等啊!”

他目光灼灼地盯着他,眼神专注得像是恨不得把她拆骨入腹。

“先许愿啊,不然一会儿蜡烛都燃完了。”米娅双手撑着他的肩,阻止他又想吻过来的唇,用嘴努了努推车上的小蛋糕。

欧阳将怀里的小女人转了个身,从背后拥着她,然后用自己的双手包裹着她的小手,与她一同面对燃着蜡烛的蛋糕。

几秒之后,他将她松开少许,弯腰将燃烧了一半的蜡烛吹灭。

“你许的什么愿?”米娅歪头看他,好奇地问。

他将蜡烛抽掉,伸手往蛋糕上戳了一下,接着将沾着奶油的指尖塞进她的嘴里,“不是说生日愿望说出来就不灵了吗?”

她裹着他的手指(口允)了(口允),将奶油吃掉,然后眨巴着美丽的大眼睛,对他说:“可不说也不见得就一定灵啊!”

欧阳想想,好像也是。

他眉尾轻挑,看着她吮自己手指的小模样,看得小腹一紧。

真是个要命的小妖精,看起来一脸纯情无辜,实际上却是无时无刻不在撩他。

“想知道?”他目光深邃地看着她,指在她嘴里撹了撹,逗弄般摁了下她的舌尖。

她脸颊微红,吐出他的手指,佯装不悦地哼道,“不说算了。”

说着她转身朝着牀边走去。

他追上去,对坐在牀边的她伸手。

“干吗?”米娅瞅了瞅伸到面前来的大手,又抬眸瞅他,疑惑不解。

“礼物呢?”他问。

她错愕轻叫,“什么啊?”

“我生ri你不要送我礼物吗?”他如同一座大山般伫立在她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她,理直气壮地索要生日礼物。

“你又没提前说,这临时临头的我哪来得及准备?”她啼笑皆非地剜他一眼,反驳。

欧阳收回手,然后双手插袋盯着她看,犀利的目光将她上下扫了一眼。

米娅心里咯噔一跳,泛起一丝不妙的预感……

“不用准备,你可以用现成的。”然后他说,慵懒的语调听似漫不经心,却别具深意。

“什么现成的?”她问,然后指着自己,“我吗?”

不待他回答,她又微嘟着红唇嗲嗲道:“可我从头到脚,早就哪哪儿都是你的了呀!”

早就哪哪都是你的了呀……

这句话欧阳爱听。

他向她走近一步,修长的手指轻轻捏住她的下巴,将她明艳动人的小脸抬起来,“还有一样!”

“嗯?”她仰望着他,疑惑不解地眨了眨眼。

他将她拉起来,微垂着眼睑深深看着她,“米娅,把你的心……”他的指尖摁住她的心脏位置,霸道地说:“给我!”

把你的心给我……

“唔……”米娅微微一怔,续而死命摇头,“没心我会死的!”

两年前为了爱他,她差点万劫不复。

都说吃一堑长一智,当初被他那样伤害,两年后的今天她怎么可能还让自己重蹈覆辙?

不!

在她入狱的那刻她就对自己发过誓,从今往后,她的心谁也不给!

“那就把我放进你的心里去!”被拒绝了,他又换种方式。

米娅汗哒哒。

把心给他与把他放进她的心里……有区别吗?

当她是三岁孩子么?又哄又骗的。

被他咄咄逼人的目光看得心慌意乱,她撇开视线望向别处,说:“那天我看你妈妈给你买了一条领带,这样吧,我买个配套的领带夹给你——”

“我不要!”他脸色阴沉,一口拒绝。

“我买镶钻的——”

“我要你的心!!”

他勃然喝道,用力攥着她的手腕狠狠瞪她,眼底又开始酝酿着风暴。

米娅无语。

手腕被他捏得生痛,她蹙了蹙眉,强压着心里的焦躁,嗔怒道:“都说了人没心会死的啦!”

“给我!我不会让你死!”他将她拽进怀里,长臂搂住她的腰肢,笃定的语气像是在向她保证一般。

她的嘴角微微抽搐,呵呵讪笑,“还是不要啦……”

“你想给谁?!”欧阳生气了,一张俊脸已然变得阴沉可怖。

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米娅轻咬红唇,不说话了。

然而她越是沉默,他就越是妒恨交加。

“嗯?你既不想给我,那你想留给谁?”他对她横眉怒眼,咄咄逼问。

想留给谁?

呵呵……

欧阳觉得自己真是明知故问。

见他脸色不善,米娅连忙转移话题,噙着如花笑靥去挽他的手臂,“我好饿哦,来来来,我们切蛋糕——”

“说啊!你想给谁?卓行一?”他将她伸来的手狠狠一拨,厉声喝问。

米娅,“……”

本来挺好的气氛,自此又彻底僵掉了。

笑靥缓缓隐退,米娅的脸色也冷了下来,淡淡睨着一脸怒意的他,抿唇不语。

欧阳既气愤又懊恼。

好好的生日,难道又要跟她在争吵中度过吗?

他不想生气,可她总是惹他、惹他、惹他!!

从她出来之后,他对她还不够好吗?她为什么还要去想着别的男人呢?

欧阳越想越不甘心。

“米娅,把你的心给我收一收,别装些不该装的人,否则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他危险地半眯着双眼,极冷极冷地盯着她,从齿缝里阴测测地吐出字来。

会有人为此付出代价……

米娅的脸色变了。

得!他又在拿卓行一的自由威胁她了。

唇角一勾,她溢出一抹冷笑,“你这是又要跟我吵架了么?”

欧阳的心,狠狠一抽。

脑海里顿时浮现出这一周跟她冷战时的焦躁和煎熬……

他怂了。

“哼!!”狠狠地冷哼一声,他转身就朝着落地窗走去。

路过茶几时,将茶几上的香烟和打火机一并抓走。

米娅站在牀边,一边轻轻转动着被他捏得微微泛红的手腕以缓解疼痛,一边看着落地窗前用背对着她正在点烟的男人。

她知道他生气了,犹豫着要不要去哄哄他……

但他总是这样无理取闹,她这样纵容他真的好吗?

可他今天生日诶……

而且他手握着行一的生杀大权……

僵持了几分钟,米娅默默叹了口气,投降。

她切了一块蛋糕,边吃边朝他走去。

“哇,这蛋糕好好吃诶!”她夸张地吧唧着嘴,走到他身边,叉了一小块奶油递到他嘴边,讨好地娇嗲,“来,尝尝。”

他置若罔闻,脸如玄铁地望着高楼之下的繁荣都市,对她的殷勤视而不见,仿佛她不存在一般。

自顾自地狠狠抽烟。

他高大的身躯弥漫着一股寒气,英俊的脸庞就差写上生人勿进四个大字,整个人冷得让人望而却步。

米娅硬着头皮往他臂膀上靠去,轻轻地蹭啊蹭,噙着笑低声下气地哄着求着,“尝尝嘛……”

“离我远点!!”他蓦地转头冲她大喝,被她蹭得心浮气躁。

她却笑得越发妖娆妩媚,再接再厉,“好哥哥——”

刻意拉长的尾音,娇媚甜腻,如同一根羽毛般轻抚着男人的心。

“滚!”欧阳爱恨不能地狠狠瞪她,大骂,气得要死。

不是气她,是气自己……

他气自己没骨气,明明恨她恼她,可她一对自己撒娇,他就败得一塌涂地。

相识四年,他是真的生气还是矫情,她自然是分辨得出来的。

所以他越是这样凶巴巴地喊她滚,她知道自己越不能滚。

她低头往蛋糕上一舔,然后踮起脚尖就把自己沾着奶油的舌尖往他嘴里喂……

他佯装不悦地往边上躲,奶油便蹭在了他的嘴角。

她索性抱着他的脖子,两只小脚丫踩在他的脚背上,踮起脚尖又去舔他嘴角的奶油。

“你是不是想死?”他狠狠拧眉,咬着牙根装模作样地怒斥。

“真的很好吃!”她仰着小脸笑米米地望着他,“生日怎么可以不吃蛋糕呢,来,尝一口!”

话落,她嘟起嘴就去吻他的唇……

她的嘴里全是奶油的味道,甜腻软滑,口感十足。

欧阳气得很。

恨她的敷衍和搪塞,却又抗拒不了她的撒娇和热情……

看着眼前小女人讨好的笑脸,欧阳在心里重重叹息一声。

算了算了,今天生日,还是不要吵架比较好。都说吵架伤感情,他们之间本就没什么感情基础,再这样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的话,只怕自己更是得不到她的心了。

他黑眸一眯,倏地将她打横抱起,一边抱着她径直往牀边走去,一边咬着牙根恶狠狠地对她说:“喜欢吃是不是?那你今天给我吃个够!!”

然后将她狠狠抛在牀上。

“啊……”米娅被毫不怜香惜玉地砸上了牀,摔得头晕目眩。

当她狼狈地趴伏在牀上还反应不过来时,他将身上的睡袍一脱,然后随手抓了一把奶油往自己那处一抹……

接着他单膝跪在牀沿,将她拽起,扣住她的后脑就将她往涂着奶油的那处摁去……

“唔……”

漫漫长夜,*旖旎,在这个特殊的日子里,他要“好好”的爱她一回……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c市。

如果没有卓行一,欧阳和米娅还是可以相处得非常融洽的。

从帝都回来已经十来天,彼此都没有再说什么不愉快的话题,很有默契地对之前的争吵绝口不提。

今天是欧阳的农历生日,邱忆娴买了很多菜,勒令儿子必须回家吃饭。

欧家,后花园。

“小舅你找我?”云裳手里拿着一个大苹果,一边咔擦咔擦地啃着,一边朝着站在泳池边的欧阳走去。

“你觉得米娅怎么样?”没有拐弯抹角,欧阳直截了当地问道。

云裳一懵,有点反应不过来,眨了眨眼一脸不解,“什么怎么样?”

“就是你对她的感觉。”

云裳转动着眼珠子想了想,然后点头,“挺好的呀!”

“真的?”欧阳紧绷的心情松缓了一分。

“嗯,我喜欢美女,而她够美!”云裳笑米米地点头,然后狠狠咬了口苹果。

欧阳无语地瞪了眼不太正经的大外甥女,“除了外貌呢?”

“我跟她不是很熟诶,她的内在我无法评价,不过你应该很了解她才对啊,干吗还来问我?”云裳瞅着自家小舅,对他居然向自己咨询这种问题而感到颇为惊讶。

你应该很了解她……

嗯,他很了解,所以他觉得她哪哪儿都好!

都说*眼里出西施,他现在看她基本就是这种感觉。

怎么看怎么美,越看越喜欢!

沉默了几秒,欧阳盯着古灵精怪的大外甥女,又问,“你觉得你外公外婆……”欲言又止。

“嗯哼?”她挑眉,等他后话。

“会喜欢她吗?”犹豫半晌,他硬着头皮问出了口。

现在的他特别迷茫,急需一个人来帮他分析甚至是拿主意。

他从来没有过这种混乱无助的感觉,完全不知道自己接下来该怎么做,特别糟心。

他感觉自己是一个人在孤军作战,既担心父母反对,又怕她心里只有卓行一……

虽然这些天他们表面上看起来相处融洽,可事实上他们之间的问题非常严重,稍不注意就会崩盘。

他没有安全感,时常有种她明天就会消失不见的恐慌和焦虑……

云裳愣了半晌才明白自家小舅言辞间的意思,霍然瞠大双眼,惊讶地叫道:“你想娶她啊?”

“小声点!!”欧阳狠狠拧眉,低声呵斥,同时连忙转头朝着与客厅相连的门口望去,见到没人才松了口气。

见他如此紧张,云裳忍不住想确定,“你真的——”

“不是!”他矢口否认。完了又低低补了一句,“还没到那一步。”

云裳好奇追问,“那到哪一步了?”

欧阳想了想,说:“我想先让你外公外婆知道她的存在。”

母亲已经知道了,就是父亲还不知道。

其实最关键的就是父亲。母亲很心软,他有十足的把握说服母亲,但父亲冥顽不灵,想要过他那关不用想都知道很难。

“小舅。”云裳突然定定地看着自家小舅,一本正经地轻轻喊了他一声。

“嗯?”欧阳有些心不在焉,脑子里全是想着该怎么劝服父亲。

“你爱她吗?”云裳问。

爱她吗……

欧阳看着外甥女,反问,“什么是爱?”

他是真的不知道。

他知道自己喜欢米娅,喜欢她的美,喜欢她的笑,喜欢她的身体……

但他不知道这个程度算不算得上是爱。

正好此刻郁凌恒从几米之遥的花园门口经过——

“老公!”云裳对着丈夫招手,示意他过来。

郁太太的命令自然是不敢违背的,郁大爷二话不说就跨进花园,径直朝着郁太太走来,“叫我干吗?”

“来,告诉这位老人家,什么是‘爱’!”云裳伸手挽住丈夫的手臂,与他一同面对一脸黑线的小舅舅,笑米米地说道。

老人家……

欧阳嘴角抽搐。

郁凌恒一脸茫然,被郁太太没头没脑的一句话给问懵了。

“就是一个男人爱上一个女人的心理表现!”云裳瞥了郁大爷一眼,嫌弃他反应迟钝。

郁凌恒闻言,一把搂住郁太太的腰肢,言简意赅地说道:“想跟她生孩子,想跟她一辈子!”

云裳满意。

欧阳微微拧眉,若有所思。

孩子是生命的延续,也会一种不可推卸的责任,所以如果一个男人肯让一个女人为他生孩子,便必然得是抱着跟她过一辈的心态才行。

想跟她生孩子……

想跟她一辈子……

嗯,想!!

以前从来没有爱过人,所以他不懂爱是什么样子,现在听了郁凌恒的这句话,他如醐醍灌顶,一直不太明确的心瞬间就变得坚定了。

“所以你到底爱上她了没?”云裳瞅着默不啃声的小舅,好奇地小声追问。

其实不用问,只要有眼睛的都能看出欧阳对米娅的情……

爱情这种东西,向来都是当局者迷旁观者清,越是深陷其中,越是看不清自己的心,亦越是无法自拔。

“爱该如何?不爱又该如何?”欧阳问,特别虚心地向外甥女讨教。

云裳,“爱就争取,趁早把她套牢,所谓先下手为强。不爱就放手,别浪费了人家的青春,女人的青春很短暂的。”

先下手为强……

有道理!!

欧阳想了想,续而苦恼地拧眉,惆怅又愤慨地叹气道:“若她不爱我呢?”

“她心有所属?”云裳微微瞠大双眼,下意识地失声问道。

她家小舅这么英俊帅气,不喜欢他的女人只有两种,要么已经结婚的,要么就是心有所属的!

而他那么挑剔,是不可能看上有夫之妇的,所以便只有“心有所属”这一种可能了。

被外甥女一语猜中,欧阳如同痛处被狠狠戳了一刀,郁闷极了。

“……嗯。”沉默半晌,他才不甘不愿地发出一声鼻音。

云裳惆怅了。

女人最了解女人了,当一个女人心里藏着别的男人时,除非那个男人非常的渣,否则另一个男人是很难打动她的心。

而且米娅的性格也不是可以任人随便捏的主儿,如果她认准的事,估计没人能劝得动。

云裳想了想,由衷劝道:“舅啊,天涯何处无芳草,要不你换一个吧!我认识很多好姑娘的,可以给你介绍……当我没说。”

她的话还没说完,就被他阴森森的目光给看得说不下去了,悻悻然地摸了摸鼻尖,乖乖闭上了嘴。

天涯何处无芳草吗?

可他就单恋一枝花了怎么办呢?

换一个?

呵,说得轻巧,这又不是买衣服,可以说换就换。

若是可以换,他又何须如此苦恼?

欧阳,“有什么办法?”

有什么办法可以蛊惑那个没心没肺的小女人?有什么办法可以偷走她的心?

“对她好!”郁凌恒从后面轻轻抱住郁太太的腰,将下巴亲昵地靠在老婆大人的肩上,不待老婆开口就抢先说道。

“什么?”欧阳拧眉,不太懂。

因为他觉得自己对她已经够好了,可都那么好了她对他还是那么漫不经心,让他不甘又恼恨。

云裳红唇微撅,妩媚一笑,“有句话是这样说的——你最爱的,终究是抵不过对你好的!所以,你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对她好!”

“怎样才算好?”欧阳虚心求教。

“看过张柏芝演的河东狮吼吗?”

“没有!”

“我给你找找。”云裳边说边从口袋里摸出手机。

不一会儿,她就翻出了河东狮吼里的经典台词。

“找到了!来,我念给你听哈,女主对男主是这样说的——”云裳盯着手机,照着找到的台词不紧不慢地念道:“从现在开始,你只许对我一个好;要*我,不能骗我;答应我的每一件事你都要做到;对我讲的每一句话都要是真心的。不许骗我、骂我,要关心我;别人欺负我时,你要在第一时间站出来帮我;我开心时,你要陪我开心,我不开心时,你要哄我开心;梦里你也要见到我,在你的心里只有我……好,念完了。”

欧阳沉默。

“怎样?你觉得有难度吗?”云裳把手机揣回兜里,看着一脸若有所思的小舅。

“你也是这样要求他的?”欧阳瞟了眼现在堪称老婆奴的郁大爷。

“必须啊!”云裳抬头挺胸,一脸理所当然地叫道。

欧阳看着郁凌恒。

郁凌恒对他咧嘴一笑。

欧阳觉得郁凌恒的笑容带着一丝挑衅意味。

于是他想,郁凌恒都能做到的事,他怎么可能做不到?

嗯,他一定也可以做到!

而且他刚才把云裳念的那些台词都一一想了一遍,觉得并不难,只要她乖一点,他自然不会骗她也舍不得骂她……

其实他会对她发脾气,都是被她气的。

好吧,就按照云裳说的做,以后他要尽其所能地对他的小妖精好。

他要好得让她离不开他!

那么现在最大的问题便是——

“你外公外婆那一关,怎么过?”

云裳轻轻咬着唇角,眼珠子转啊转,然后说:“先斩后奏?母凭子贵?或者——”

“喂!郁太太,你可别出馊主意,万一把外公外婆气出个什么好歹,你可就罪孽深重了我告诉你!”郁凌恒连忙阻断郁太太,提醒道。

“呀对对对,当我没说,当我没说,小舅我瞎说的你老人家可别当真哦!”云裳觉得郁大爷说得很对,吓得忙不迭地摇头摆手,极力撇清。

“晚了。”欧阳淡淡吐出两个字,然后转身朝着屋里走去。

云裳呆呆地转头看着郁大爷,“……什么晚了?”

“你这个小笨蛋!”郁凌恒无奈又*溺地在她脑门上轻轻戳了一下,“你就等着被骂吧!”

“啊?”云裳苦哈哈地惨叫。

不过她转念一想,又颇为开心地说:“不过我喜欢米娅做我小舅妈,若能让他们有*终成眷属,就算被骂也值了!”

嗯,相较于今天来给小舅庆生范小姐,云裳更喜欢米娅。

因为米娅对人真诚,不像范小姐那般做作虚伪……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阿阳,祝你生日快乐!”

开饭之前,范佳桐将早就准备好的礼物递给欧阳,噙着温柔甜美的笑靥,祝福道。

“谢谢!”欧阳神色淡然,接过礼物就随手放在一旁的酒柜上,丝毫没有想要打开来看一看念头。

范佳桐脸色一僵,自己精心挑选的礼物被如此冷落,自然是难堪又伤心的。

气氛突然就变得有些诡谲。

见势不对,邱忆娴连忙出声打圆场,看着范佳桐热情地笑问道:“佳桐啊,不是叫你爸爸妈妈也一起过来吃饭的吗?怎么就你一个人呢?”

“抱歉啊伯母,我爸妈今天有点事儿走不开,所以来不了了。”范佳桐有了台阶下,总算没那么尴尬了。 360搜索 bAnFu-(.*)sheng. com 情深刻骨,前妻太抢手 更新快

“没事没事,事情要紧,吃饭嘛以后有的是机会!”

“嗯嗯。”

“佳桐啊,来来来,吃菜吃菜,就当是自己家,别客气知道吗?”

“伯母您放心,我不会客气的。”

云裳默默地吃饭,默默地看着外婆给范佳桐钳菜,再默默地看了眼面无表情地小舅。

好吧,看来看去,她还是觉得范佳桐配不上她家小舅。

“老欧。”邱忆娴突然转头看向丈夫。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