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番外④一米阳光 《一米阳光》第030章:你看走眼了

作者:汤淼字数:5277更新时间:2017-01-12 2:12:55

云裳拉着米娅就朝着电梯的方向走去。

这时,今天的男女主角走了过来。

“怎么了?吵架了么?”

严楚斐牵着魏可上前,瞅了眼脸色阴郁的欧阳,曲起手肘轻轻撞了他一下,半真半假地戏谑,“欧阳你可悠着点,今天爷结婚,你若把我婚礼搞砸了我跟你没完!”

欧阳皱眉,缩了缩肩。

众人下意识地朝他看去,然后就看到他的肩胛处西服颜色略深。

严楚斐抬手一触,指尖染上血渍,“哟!你这里咋了?负伤啦?”

欧阳冷冷抿着薄唇,依旧沉默不语。

“不是我说你啊欧阳,就算她扎了你,你也不该打她的。”郁凌恒轻轻叹了口气,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劝诫道:“因为只要你对她动了手,你在她心里啊,这辈子都有污点了!”

听说欧阳打了米娅,同为女人,魏可立马就同仇敌忾地站在了米娅那一边,看着欧阳的眼神顿时多了一分鄙视。

打女人的男人都是混蛋!

超级大混蛋!!

“打了她,你心里痛快了吗?恐怕更难受了吧!”严楚斐一掌拍在欧阳的肩上,同情地看着他,说:“你若对她有了感情,就千万别对她动手,否则就是打在她身,痛在你心!”

欧阳的脸,微微一白。

打在她身,痛在你心……

这话说得……

真是太特么正确了!!

………………言情小说吧独家首发,汤淼作品,请支持正版………………

豪华套房里。

云裳用毛巾包着冰块,递给坐在沙发里发愣的米娅。

米娅沉默接过,将冰块覆在火辣刺痛的脸上。

云裳则打开酒店服务生送来的医药箱,拿出医药碘酒和药棉,帮米娅处理额头上的磕伤。

“怎么回事?”

当伤口处理完毕,云裳在给米娅贴上创可贴后,紧蹙着眉头沉声问道。

“没事儿……”米娅始终低垂着眼睑,淡淡的语气有着明显的敷衍痕迹。

“米娅!”云裳眉头皱得更紧了一分,有些气急败坏,“你什么都不说我没办法帮你的!”

其实在上飞机的时候她就看出米娅和欧阳出了问题,但她以为他们只是闹点小别扭,不会有多严重,毕竟恋人之间小吵小闹在所难免,所以她也没有太在意。

哪知居然会闹成现在这样!

“我说了你就会大义灭亲吗?”米娅抬眸看着云裳,眼底泛着淡淡的嘲讽。

“……”云裳被噎得呼吸一怔,懵了两秒,然后大义凛然地说:“如果是他的错,不管他是我的谁,我都一定会帮你讨回公道的!”

米娅苦涩一笑,用包着冰块的毛巾轻轻揉着自己的脸,低下头几不可闻地喃喃,“他没错,是我错。”

她很小声,但还是叫云裳听了个一清二楚。

“你做了什么?”云裳好奇又疑惑。

米娅沉默。

半晌后,她说:“我要分手,他不愿意。”

“分手?”云裳大吃一惊,瞠大双眼不可置信地看着一脸淡然的米娅,失声问道:“为什么?”

“因为不爱他,因为想跟别人在一起。”米娅机械性地回答,像是在背答案一般。

“……”云裳怔怔地看着米娅,突然就不知道该说什么了。

不爱他……

想跟别人在一起……

难怪小舅会那么生气!

难怪小舅会动粗!

云裳突然明白为什么事情会弄成现在这副模样了。

如果是她爱上了别人,要跟别的男人在一起,郁大爷就不止是生气动粗那么简单了,肯定得杀人不可!

所以比较起来,欧阳还算是好的了。

“你说真的?”从震惊中回过神来,云裳忧心忡忡地看着米娅,一脸严肃地问。

米娅唇角泛起一抹冷笑,“我像是开玩笑的样子吗?”

见米娅从始至终都是一副不咸不淡的表情,云裳又急又气,“米娅,我小舅等了你两年!!”

“你怎么不说他害我失去了两年自由呢?”米娅反驳,冷笑更甚。

“……”云裳第三次哑口无言。

米娅坐牢的事郁大爷曾跟她提过一二,但具体是怎么回事她没有细问,这会儿听米娅语气里似乎饱含着怨怼,她下意识地问:“所以你就是因为这个才要跟他分手的吗?”

感觉脸上火辣辣的刺痛已经有所缓解,米娅将毛巾随手搁在茶几上,还是那句话,“我不爱他——”

“你说谎!!”云裳勃然大喝。

米娅抿唇不语。

“米娅,我也是女人,你以为我会看不出你对我小舅有多深的情意吗?”云裳一眨不眨地盯着米娅,锐利的目光极具穿透力,像是恨不得看穿她的心一般。

云裳对自己看人的目光一向挺有信心的,从第一眼看到米娅的那刻起,她就对她挺有好感,所以她一直觉得米娅跟自家小舅会走到一起。

可现在……

这样的结果让她太意外也太惋惜了!

她实在想不通,以欧阳的条件,谁有那么大的本事将他打败?

云裳觉得,自家小舅那么优秀,米娅没道理不爱他而去爱别人啊!

你以为我会看不出你对我小舅有多深的情意吗……

米娅垂着眼睑,掩饰着眼底的苦涩和悲凉,心脏控制不住地狠狠抽搐。

“郁太太,很抱歉,这次你看走眼了!”她强装镇定,淡淡说道。

“不可能!”云裳喝道,语气格外笃定。

米娅,“可事实已经摆在眼前!”

云裳无言以对。

倒也是呵……

如果米娅真的爱小舅,她又怎么可能舍得说分手?

看米娅像是铁了心,云裳默了默,然后以一副过来人的口吻轻声劝道:“米娅,在爱情里面,可不宜意气用事的。”

“我没有意气用事,我已经想得很清楚了!”

“米娅,你跟我小舅之间到底是怎么回事我也不清楚,按理说我是没资格管你们之间的事,可怎么说呢,看到你们出现了问题,身为家人我觉得袖手旁观好像也不叫个事儿。”云裳暗暗吸了口气,默默调整了一下情绪,然后深深看着她,情真意切地说道,“都说当局者迷旁观者清,所以当我们陷在感情的漩涡里走不出来的时候,就需要旁观者帮我们指点迷津,你觉得呢?”

米娅眸光微闪,抿唇不语。

云裳眼尖,看出米娅有所动容,连忙继续劝说:“米娅,我看得出来,你对我小舅是有感情的。但为什么你不愿意承认这份感情呢?我想一定是我小舅曾经做过什么让你伤心的事吧!

“你对他失望了,你已经心灰意冷了,甚至你已经不愿意再相信他了,对吗?可是米娅,俗话说人非圣贤孰能无过,你就不能再给他一次机会吗?”

“不是我不给他机会,是我已经没有资格给他机会……”米娅淡淡地笑,像是自言自语地呐呐。

她声如蚊呐,云裳没听清,“什么?”

“没什么。”她立马又摇头。

见她还是冥顽不灵,云裳焦急又挫败,“人生很长,不可能永远一帆风顺,所以总会有许多的挫折阻挡在我们的前路,其实感情也是一样的,自然要经历一些风雨才能算得上刻骨铭心!”

“我不想要什么刻骨铭心。”

“那你想要什么呢?平淡的生活吗?只要是你想要的,我想我小舅他一定会——”满足你。

“我现在只想跟他分手!”米娅抢断,语气平静又冷淡。

云裳觉得米娅真是有逼疯人的本事,难怪她家那成熟冷峻的小舅舅遇上米娅就跟变了一个人似的。

变得暴躁易怒,变得没有理智,完全就是一副已经深陷情网的表现。

狠狠咬了咬牙,云裳默默地吸了口气,感觉自己已经不知道还能怎么劝解了。

“有什么不能好好说的?为什么就非要分手呢?”云裳叹气,特别不解地看着米娅。

为什么非要分手……

因为爱不起啊!

面对云裳的问题,米娅找不到其他的借口,只能咬着这个不放,“我不爱他……”

“可是我小舅他爱你啊!”云裳急了,失声喊道。

我小舅他爱你啊……

他爱你啊……

爱你啊……

仿佛置身山谷,耳朵里尽是回音,一遍又一遍,久久不息。

爱?

米娅狠狠一怔。

她像是听见了天方夜谭,抬起头来愣愣地看着气愤填膺的云裳,哑了好半晌才找到自己的声音,“不可能!他怎么可能会爱我!”

她摇头,坚决不信。

像欧阳那种高高在上的男人,身边最不缺的就是女人,比她漂亮比她优雅比她出身好的大有人在,他怎么可能会爱上她?

若说欧阳喜欢她,她倒还勉强相信,从每次的欢、爱她能感觉得到……

就算不是喜欢她这个人,至少也是喜欢她的身体的。

但喜欢不是爱!

至于每次提起卓行一他都一副妒忌如狂的模样,那不过是因为他的大男子主义在作祟以及占有欲太强罢了。

嗯,他容不得自己的所有物被人窥觊!

而这种表现,与爱无关!

“为什么不可能?他就是爱你!!”云裳大叫。

她不懂米娅为何如此不自信,难道陷入爱情里的人真的是睁眼瞎吗?

“他可以爱的女人多如过江之鲫,我算什么呀……”米娅垂眸自嘲,唇角那抹强扯出来的笑充满了苦涩和忧伤。

对于米娅的自惭形秽,云裳表示无语了。

好吧,她终于相信,被爱情折磨的男男女女,果然都是智商为负的!

嗯,毕竟她刚和郁大爷相爱那会儿,智商和情商也是负得挺感人的。

云裳觉得,对于喜欢的人,见其陷在困境中走不出来时,必须得帮一把……

“如果他不爱你,帝都六阿哥的婚礼他会带你来?如果他不爱你,他会以命令的口吻要求我给你打理公司?如果他不爱你,他会这样为你怒发冲冠连形象都不要了?”云裳为自家小舅抱不平,对米娅的不自信更是恨铁不成钢。

米娅沉默,不以为然。

她在心里一一反驳云裳的观点,欧阳带她来参加严楚斐的婚礼,或许只是临时缺个女伴,他让云裳帮忙打理御优,是因为他从政必须避嫌,至于他总是对她发脾气……

这也算是爱她的表现?

呵!

他怒发冲冠是因为他觉得她伤了他的面子好伐!

他骄傲又自恋,觉得他稍微看得上眼的女人都应该爱他爱到无法自拔才对,所以当她一再的说爱的人是卓行一时,他就觉得他的自尊心受到了伤害。

伤了自尊的他自然是不会善罢甘休的,所以才会这样不依不饶地死不放手。

在米娅看来,欧阳不是爱她,只是对她有着很深的占有欲。

而这种占有欲,会在他对她失去兴趣的那一天消失殆尽。

见米娅沉默不语,云裳重重叹了口气,“为了帮你拿回御优,他一再打破自己的原则,如果这都不算爱,那在你看来,什么才算是爱?”

打破原则?

米娅看着云裳,眼底泛着一丝疑惑。

对于他是怎么帮她把御优拿回来的她充满好奇,但一直没问过。

“有段时间我跟郁凌恒闹离婚,郁凌恒对我的态度惹怒了我小舅,我小舅就不许我跟他再在一起,然后郁凌恒就急了,为了讨好我小舅就用你的御优去换取我小舅的原谅。

“你应该知道我小舅这人说一不二的,他明明不想原谅郁凌恒,可是为了帮你拿回公司,他妥协了。”

郁大爷曾经对她说过,米娅就是欧阳的软肋,只要是与米娅有关的,欧阳都不可能袖手旁观。

这不是爱,是什么?

米娅默了默,淡淡一笑,“他害得我一无所有,帮我拿回御优也是应该,这只是他对我的愧疚罢了,不能说明是爱。”

云裳抓狂,好想敲开米娅的脑袋看看里面都装着啥,为什么沟通起来就这么费劲儿呢?!

“米娅你怎么就这么死心眼呢?所有人都看得明明白白的事,你怎么就是不肯相信呢?”云裳狠狠蹙眉,急败坏地叫道。

米娅表面冷漠平静,内心却已炸开了锅……

她彷徨、恐慌、胆怯……

嗯,她不是“不肯”相信,而是害怕了。

不止是害怕被再次伤害,更多的是害怕被他爱上……

如果他真的爱上了她,那她对卓行一的承诺该怎么办?

如果他爱上了她,他们身份悬殊的问题该如何解决?

如果他爱上了她,他的家人不接受身上有污点的她又让她情何以堪?

不不不!

他不爱她!

他不可能爱她!!

他的身边值得更好的女人,而不是她……

米娅拒绝相信。

他若不爱,她便可以心安理得地离开,可以走得毫无牵挂。

可他若爱,叫她如何舍得啊……

没人知道她曾经有多么渴望欧阳的爱,在没受伤后之前,她可以为爱奋不顾身,可现在……

她觉得自己已经爱不动了。

欧阳不是平凡男子,不是那种大街上可以任她想爱就爱的男人,他的身份地位,他的家庭背景,他的一切一切都与她有着天壤之别。

她在他的世界里,格格不入!

以前跟他在一起时,她一直恪守情、妇的本分,从未有过任何不该有的非分之想。

那时候的她,不想未来,不要结果,只是很单纯地爱着他。

“米娅……”

“郁太太,如果你真的希望我和欧阳都好,那就去劝劝他吧!”

云裳不死心,还想再说点什么,可刚一开口,就被米娅抢断了。

“他认定的事,你觉得我劝有用?”云裳气急败坏,没好气地叫道。

就欧阳那性子,若能轻易劝服,又怎么可能会失控成这样?

若非已是在乎得不行,像欧阳、郁凌恒以及严楚斐他们这样傲娇自负的男人,怎么可能容许自己如此狼狈?

叩叩叩……

突然,房门被人敲响。

云裳蹙眉,米娅依旧面无表情。

叩叩叩……

来人不依不饶,甚至加重了敲门的力度。

云裳只能走过去开门。

拉开门一看,毫无意外,门外站着笑嘻嘻的郁凌恒和一脸冰寒欧阳。

“你们来干什么?”云裳冷着脸,一副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模样。

“儿子哭了,吵着要你哄呢。”郁凌恒嘿嘿笑,边说边伸手去拉郁太太的小手。

云裳一把将他的手拨开,“把他抱过来!”

“他不肯过来啊,你快去看看吧,正在地上打滚呢!”郁凌恒苦恼地皱着眉头,煞有其事地抱怨。

云裳冷冷睨着郁大爷,半信半疑。

“走吧走吧。”郁凌恒趁机一把抓住郁太太的小手,将她拉出了房门。

“郁凌恒你放手!”云裳恼火,极具威慑性地狠狠瞪着不要脸的男人。

他越是这样着急,她就越是对他话里的真实度表示怀疑。

郁凌恒紧紧攥着郁太太的小手,快步往前走,压低声音小声嘀咕,“哎哟,人家小两口闹别扭,你在里面瞎掺和啥?走走走……”

“不是……你……啊……要死了啊!郁凌恒你把我拽跌倒了我弄死你!”

云裳不想走,怕走了事态会更严重,可郁大爷蛮横又霸道,拽得她一路踉跄,差点栽倒在地,气得她冲其怒骂。

哪知郁大爷无所畏惧,长臂紧紧搂住她的腰肢,将她揽在身侧,用彼此才能听见的音量,在她耳畔嬉皮笑脸地说:“好啊好啊,来来来,弄死我,回房你就弄死我吧……”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半}[^浮^}{^生]

云裳无语。

打情骂俏的郁氏夫妇离开之后,豪华套房里的气氛便在瞬间冻结成冰。

米娅像具没有生命的雕像一般一动不动地坐在沙发里,垂着眼睑,对站在门口浑身弥漫着戾气的男人视若无睹。

欧阳死死看着几米之遥的小女人,看得眼底泛起血丝,看得心中充满怨念,看得心如刀割。

深深的挫败感在心里肆意蔓延,明明她近在咫尺,可他却有种怎么也靠近不了的恐慌和无助……

踏、踏、踏……

他进房,关门,然后一步步径直朝她走去。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