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6章 美菱,我来看看你

作者:伊蔻字数:2026更新时间:2017-01-10 14:41:46

但对于赫亦铭而言,不是遗嘱的事情。

他愤而踹开了那扇门,我想要阻止,但是已不能。

“为什么?我只想知道为什么?”

他的嗓门很大,我上前拽住他的胳膊,我说,“赫亦铭,咱们先出去吧,爸爸身体不好,受不了这样的刺激。”

可是,他却一把甩开了我的胳膊。

那张俊朗的脸上,满满都是怒气,他攥着去拳头,样子看上去十分的凶悍,陈叔也过来拉住赫亦铭,“赫少,你先出去吧,别这样跟你爸爸说话。”

他怒了,这样的怒,任何人都阻挡不了。

“他是我爸爸?他还记得他是我爸爸吗?我看我才不是他亲生的儿子吧?”

他说完,愤怒的转身,带着满腔无法消融的火气从房间里退了出去。我赶紧追了出去,但是他跑的很快,我怎么都追不上他的脚步。

等我折返身回到赫炳宸病房的时候,遗嘱已经更改,尘埃落定。

我就那么怔怔的看着赫炳宸,他再次闭上了沉重的眼睑,陈叔叹了口气,示意我先出去。

站在门外,我的眼圈也红了,心里满满都是委屈,我说,“陈叔,爸爸为什么要这么做?”

我是真的替赫亦铭不值,陈叔是赫炳宸最亲近的人,他似乎欲言又止,沉吟了好一会儿才开口,“赫总这次是真的伤心了,赫少也太冲动了。”

他没有往深里说,但却听得出来,话里话外都是无奈,或许是担心我心里难受,陈叔又说道,“去安慰安慰赫少吧,这事情我们谁也改变不了,这会儿他肯定是去他妈***陵园了。”

陈叔说完,转身就朝电梯口走去,我看着他远去的背影,突然追了上去,“陈叔,您认识褚天佑吗?”我只是揣着一种本能,看着陈叔的眼睛,特别想要知道关于这个人的消息。

陈叔沉默了一下,似乎还有些错愕,“不认识。”他缓缓的转身,然后按下了向下键,可我分明从他刚才的眼里,看到了一闪而过的隐藏。

赫炳宸是认识褚天佑的,他们两个人之间是有矛盾的,可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愿意提及他们之间发生的事情?

陈叔说得对,当赫亦铭遇到了一个人无法消融的痛苦时,他就会去西郊的陵园一个人呆一会儿,我想我们都有那样的心思吧,对母亲的依恋,去寻找属于内心的温暖。

我让司机送我去了陵园,沿着石阶一级一级的向上,松柏林立,周遭都是庄严肃穆,看着那一座座墓碑,心底的浮躁就沉静了下来。

什么时候,我也会成为这里的一座?

脑子里莫名的闪现这个念头,随即嘲讽般的笑了,我不过二十五岁,怎么就突然有了这样的想法?

我顺着台阶往上走,走走停停,远远见到赫亦铭,他靠在墓碑那里,神情十分的落寞。看到那个样子的他,我却没有急着想要靠近。

在与他保持一点距离的地方我停了下来,就那么一直远远地陪着他。

我想,我们每个人都应该有点自我空间,哪怕只是一个人喘口气,哪怕只是心伤了躲在某一处自怨自艾,那也是我们调节内心的契机。

时间仿佛在这里放满了脚步,所有的一切都慢了下来,我靠在树旁,伸手抚摸着肚皮,我很想告诉肚子里的孩子,他们的父亲一定可以很坚强的面对一切大风大浪。

“哟,这不是邱恋吗?你在这里做什么?”

我愣了一下,一抬头就见到了褚天佑,他一身崭新的西装就朝这边走来,或许是身体有些不济,他走得很是缓慢,走到我面前的时候,大口大口的喘气。

“这陵园还真是大啊,每次来都差一点走错。”他自言自语,眯缝着眼睛眺望者远方,只是在他的怀里,抱着一小盆金黄的菊花。

我冷冷的看着他,说实话,那时候我对他应该有几分恨意,毕竟,赫亦铭现在遭受到的所有不顺都与他有关,凭借这份私心,我当然是要讨厌他的。

他在我身边站定,然后讪讪的笑,“诺,那不是赫少吗?还真是个大孝子啊。”他嘴里自己念叨了一句,脚步就朝上走了。

我原本是想要阻拦住他的,可是终究没有那么做,因为,这个地方是陵园。

只是,褚天佑朝上走的时候,我的视线却没有离开过他,我一直盯着他的背影,看他到底要往哪里去,他走得很是缓慢,往上爬了好几步,而后就沿着一溜儿墓碑朝赫亦铭的方向走去。

我当时挺担心赫亦铭的,我害怕他一时冲动会做出匪夷所思的行为,我赶紧也跟了上去。

褚天佑抱着那盆菊花,一直走到了赫亦铭的跟前,只是那时候,赫亦铭沉浸在自己的情绪里,他没有扭头看向任何一处,只是木然的看着远方。

那个样子的他,让人心疼极了。

“美菱,我来看你了。”

褚天佑说着,就将手里那盆菊花放了下来,我突然想起很久之前,我陪着赫亦铭来这里的时候,也见到过这样一盆菊花。 360搜索:(.*)☆\\半^浮^生//☆=

原来,赫亦铭母亲不喜欢的菊花,竟然是褚天佑放在这里的,这一刻,我恍然醒悟。

他将那盆菊花放了下来,而后缓缓地直起腰来,伸手想要触碰墓碑上的相片,却被赫亦铭一把拽住了胳膊。

“拿开你的脏手,你妹资格碰我母亲。”赫亦铭的声音里夹杂着冷意,他手上的力道也十分的大,我可以看到他发白的骨节。

褚天佑却是笑了,他眯缝着眼睛仔细的打量着赫少,笑得可真是恣意妄为啊,我担心不已,脚步已经朝那边靠近了。

“跟你爸爸一个德行,不过,我今天是来看美菱的。”他说完,目光再次挪移到墓碑上那张照片上,好像在他眼里,周遭的一切都跟他无关,只有哦那位叫美菱的女子。

赫亦铭心底应该是淤积着巨大的怒火吧,他上前一步,当着褚天佑的面,一把抓起那个花盆,直接就朝下面扔了过去。

我就听到花盆落在地上发出的沉闷的声响。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