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27章 要不要告诉他真相

作者:伊蔻字数:2024更新时间:2017-01-10 14:41:52

褚天佑看着这一切发生,脸上没有惊也没有喜,可以说是一点表情都没有。

“这是我送给美菱的话,你有什么资格扔了?”

他就那么看着赫亦铭,一直看着。听这口气,他和赫亦铭的母亲应该认识,而且关系非同一般。我站在褚天佑的身后,朝赫亦铭摇了摇头,示意他不要做出冲动的事情,但是,他根本就不受用。

“我母亲的名字,也是你叫的?”他低眉,眉眼里都是怒火。

褚天佑就笑了,笑得意味深长,他缓缓地靠近赫亦铭母亲的墓碑,却像是自言自语一般,“美菱,你说,要不要告诉他,我们其实关系非同一般?”

他说的很是暧昧,旁人听了心里多半是不舒服的,我想赫亦铭应该也是。有人当着他的面,对他的母亲说出这么轻佻的话,他断然是不可能接受的。

他上前,一把拽住了褚天佑的衣服,“滚,立刻从这里滚开。”他大声的吼道,褚天佑却是上了脸,但依旧没有动怒,“亦铭,我和你妈妈好的时候,还没有你呢,要不是我退出,你以为你妈妈会嫁给赫炳宸那个老顽固?”

这话,我可是听的实实在在的,我那会儿不懂褚天佑说的是什么意思。

因为,如果真的像他说的那样,他和赫亦铭母亲的关系亲密,那么他为什么不知道,赫亦铭的母亲其实最忌讳的是菊花?

但如果真的关系只是一般,他又为何莫名其妙说出这样一句话呢?

我觉得我脑子里那会儿全部都是雾,想要拨开这层迷雾,却是难上加难。

虽然,赫亦铭心里对赫炳宸是充满了怨恨的,可父子之间,再大的怨恨都抵不过血缘之亲。

褚天佑亵渎了他的母亲,现在还想要中伤他的父亲,他当然是不能接受的。我能够理解这种本能的情感,赫亦铭想要扑过去,却被褚天佑阻拦了。

“亦铭,那么激动做什么?你要真是爱你妈,我觉得你倒是该冷静冷静。现在赫炳宸已经抛弃你了,你说他那样对你,是不是太过分了,你可是他的亲生儿子啊,要是美菱知道了,我想她一定很伤心吧。”

他的目光又再次看向了那块墓碑,就好像赫亦铭的母亲并没有离开,而是以另外一种形式存在了他的心里。

只是,那样的表情,却总是让人看了生厌,并不会觉得心里温暖。

我注意到,褚天佑的一只手已经伸向了衣兜里,再次看向赫亦铭的时候,他脸上就带着盈盈的笑意,“亦铭,我给你看样东西,这样东西,还是当年你妈妈送给我的。”

只要是和赫亦铭母亲相关的事情,其实他都极为的紧张,褚天佑这句话说出来,就吸引了赫亦铭全部的注意力。

他的手在衣兜里鼓捣了好一会儿,然后才掏出来,手里却是拿着那枚怀表,他只是抓住怀表的链子,然后在赫亦铭的眼前晃荡着。

那一瞬间,我已经明白了褚天佑想要做的事情,只是我很意外,也绝对没有想到,他竟然对催眠赫亦铭怀着这么大的兴趣。

“啊——老公。”我当时真的是条件发射,我突然捂着肚子大叫了一声,一下子打断了赫亦铭的注意力,他见我痛苦的蹙着眉头捂住肚皮,赶紧就跑了过来。

“恋恋,你怎么呢?”他靠近我,我拉住了他的胳膊,声音压的极低,“不要看他的怀表,他想要催眠你。”

我说的很轻,但我相信,我说出的话,赫亦铭绝对听到了。只会不远处的褚天佑,却依旧是带着那抹标志xing的笑。

“邱恋,在这里秀恩爱,可不合适。美菱不喜欢女人太娇气。”

他一口一个美菱,叫的可真是亲热啊,要是不知道情况的人,一定会觉得他和赫亦铭的母亲之间,有着非同寻常的情感吧。

“是你催眠的我?”

赫亦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迅速的走了过去,一把遏住褚天佑的喉咙,他的手很大,也很有劲儿,动作实在是快,以至于褚天佑毫无防备。

他的脸瞬间涨得通红,想要从赫亦铭的手里逃脱,两只手死命的挣扎,但是没有办法,不一会儿,他就开始剧烈的咳嗽。

“杀人犯法,你要当着你母亲的面杀了我吗?”

他艰难的从喉咙里挤出这几个字眼来,我也走了过去,拽住了赫亦铭的胳膊,“亦铭,松手吧,杀了他也不值得。”

我不停的劝说着赫亦铭,他满腔的怒火一直都没有寻找到恰当的途径得到宣泄,后来,他还是松开了手,只是,那抹深藏的隐忍,却是看了让人心疼。

我将他往后拉开了一点褚天佑弓着腰不停的咳嗽着,后来,他终于平静了下来,“你的xing格,和赫炳宸年轻的时候一模一样,你们都不懂美菱,根本不知道她想要的是什么。”

褚天佑说完,又停了下来。 360搜索 bAnFu-(.*)sheng. com 夜夜笙歌 更新快

我想,他说出的每句话,都会引起赫亦铭的好奇。因为,他关于母亲的记忆,都停留在十几年前。而他的父亲,也决然不会跟他提及母亲生前的事情。

一个人的死去,有时候代表的是一段故事的尘封。

只是,却没有人知道,这个故事会在另外一个人心里生根发芽,会催生着另外一个人去探究新的秘密。

“说吧,你和我母亲到底什么关系?”赫亦铭的眉头一直紧锁着,他的内心积攒了太多愤怒,因为眼前这个人的出现,很多未知的陈年往事一股脑的冒出来,会让人心乱如麻。

褚天佑就笑了,他砖头看向墓碑上的照片,“美菱,你儿子问我们是什么关系?呵呵。”他冷笑了两声,随即保持着沉默。

又隔了一会儿,他就在墓碑前方的空地上坐了下来,“美菱,你说我要不要把我们的故事告诉你和赫炳宸的儿子听呢?你说他要是知道了赫炳宸是什么样的人,还会像现在这样相信那个老顽固吗?”

我根本不知道褚天佑到底想要说什么,他絮絮叨叨的好似一个神经病一般。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