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0章 潘多拉的盒子

作者:伊蔻字数:2011更新时间:2017-01-10 14:42:8

我没想到,我走到门口的时候,却碰到了赫亦轩,他一直站在那里,表情凝重的听着屋子里的动静。

我当时真的是尴尬极了,我说,“亦轩,大哥和爸爸都是说着玩的,你别当真。”

我想要解释,却发现根本就解释不了。赫亦轩的脸上,闪烁着一抹复杂的情感,我猜想,刚才屋子里说的话他应该全部都听到了。

我求助一样看向赫亦铭,但是他没有反映,而这一头,赫亦轩却是绕过我直接走到了门口,“大哥,我的生父真的是张顶顺吗?”

他很大声的问道,我们谁也不敢回答他,他的眼睛又看向了赫炳宸,然而,床榻上躺着的那个男人,根本就给不了他任何的回答。

他期待的寻找着一个支持的力量,但却失望了。后来,赫亦轩无奈,只能是头也不回的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亦轩——”我大声的叫着他的名字,但是他还是不停的跑,我赶紧吩咐人去追他,可是一直等到那个人回来,这才告诉我们,赫亦轩已经跑远了。

我赶紧给管家打电话,嘱咐他赫亦轩回去之后一定要留住他。

赫亦铭脸上并无愧疚之意,他也不曾料到,自己说的这些话,真的会被赫亦轩听到。医生赶过来,重新给赫炳宸做检查,嘴里低声的埋怨着,“不是跟你们家属讲过了吗?病人需要静养,这样折腾,早晚会出事儿的。”

赫炳宸改了遗嘱,但是他不知道,自己一直拒绝张顶顺的签约要求,却不想以另外一种方式要把公司和自己的股份,全部转移到他的名下了。

这样心甘情愿的拱手让人,滋味应该不好受吧。

赫亦铭出来之后,依旧是愣愣的,他就坐在外面的长椅上,一言不发,我看着他,一直看着他,“让我一个人静一会儿。”他淡淡的对我说道。

虽然,他和赫亦轩不是亲兄弟,但是两个人之间早已经有了血浓于水的情感。

我走过去伸手搭在他的肩膀上,“亦铭,你就别太伤心了,我现在回家去看看,希望能够找到亦轩。你不要再触怒爸爸了,他真的快不行了。”

我知道,我说再多都没有用,需要他自己去领悟。只是等我回到别墅的时候,管家赶紧跑了过来,“少nainai,小少爷没有回来。”

我那时候心里就慌了,我赶紧吩咐管家再派一些人手出去找,整个屋子里的人也都是慌里慌张的。

我那时候情绪一定很焦虑吧,刚走到客厅,宝儿蹬着两条小短腿坐在沙发上,一脸的不高兴,见到我,立刻就跑了过来,但是却与我十分的不亲近。

“小叔呢?小叔去哪里呢?你们是不是赶走了小叔?”

这个小东西,心里其实已经知道很多事儿了,我知道瞒不住宝儿,伸手想要将他拉入自己的身边,但是她抗拒的离开了我。

“宝儿,小叔有事要出去几天。”我说的很轻,但说出的话就像是自欺欺人一般。

宝儿立刻就揭穿了我,她扯着嗓子冲我大吼大叫,“你骗人,一定是你们赶走了小叔。”我的情绪处于焦躁的状态,早已经到了一触即发的地步。

我多么想,在这一刻,有个人可以理解我一下,而不是要对我大吼大叫。

但,没有人做到。

我无奈的起身往楼上走,我不愿在这个时候理会宝儿的无理取闹,是的,我给她定义为无理取闹。

我刚走了几步,宝儿异常的发现我竟然不愿意对自己的行为做出任何解释,她感到十分好奇,一股脑儿又跑了过来,伸开胳膊拦住了我的去路。

“小叔到底去了哪里?我要小叔。”她说着,嗓子里就带着哭腔了。

我想,我绝对是一个心软的人,她在我面前露出可怜兮兮的样子,我就发不起火了,我伸手摸了一把她的羊角小辫,“小叔是丢了,但不是妈***错,小叔知道自己的生父了,有点接受不了。”我对她说了实话。

跟一个孩子讲实话其实是没有必要的,但是我并不想欺骗,我不愿意编织一个谎言,让她去承受,我说完,又接着说道,“宝儿,妈妈今天很累了,想要去休息一会儿。小叔会回来的,他只是有些难以接受,想要一个人安静一会儿,你可不可以答应妈妈,等小叔回来了,不要提起这件事情?”

我依旧是很认真地语气。

我想,当我没有将她当做孩子,与她平等的沟通的时候,一定能够收获她给予我的尊重吧。

宝儿没有动怒,也没有生气,她像是听懂了我说的话一样,然后点了点头,“哦。那我去门口等小叔回来。”她说完,特别听话的转身,然后一步一步的朝大门口走去。

看到这个小东西如此乖巧,我心里竟然觉得温暖无比,我朝楼上走去,而后进入房间,将自己彻底的放倒在床上。

那一刻,我是疲惫的。

这种疲惫,直抵心田。 本书醉快更新百度搜索{半}[^浮^}{^生]

就在那一刻,我心里升起了逃避的念想,我很想什么都不管什么都不顾,只是带着宝儿离开这里的纷纷扰扰。

可也就那么一刻,我又说服了自己,因为,逃避是弱者才会做的事情,我作为一个强大的女人,怎么能做出这样弱智的事情呢?

所以,当我们给自己施加太多压力的时候,生活就变得愈加不容易了。

我原本很困,可是靠在那里,却是一点困意都没有了。我就那么无望的盯着天花板,努力让自己的脑子彻底的放空。

只是,闭上眼眸的那一瞬间,脑子里挥之不去的都是赫亦铭委屈的脸,还有褚天佑的得意孜然。我想,我们终其一生逃避的事情,该发生的,还是来了。

只是那会儿,我们谁也没想到,最后的结局,会让我们大跌眼镜。甚至,我们会用另外一种方式,无比的懊悔掀开潘多拉盒子的那种冲动。

但,这世间,从来就没有医治后悔的良方,更没有重新来过的机会,除了on,便是down。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