默认冷灰
24号文字
方正启体

第1034章 那都是命

作者:伊蔻字数:2006更新时间:2017-01-11 11:0:52

只是在那间狭小的房间里,他根本就走不去,他有点焦躁不安,在屋子里走来走去,走到最后就开始发脾气。

“***,这群混蛋,等老子从这里出去了,非要一个杀了他们。”他咬牙切齿的说道,每一个字眼里,满满都是愤恨。

我那时候很想进去将赫亦轩带出来,因为我已经看到了他脸上的恐惧,我害怕这个未成年的小伙子,会因为张顶顺吓破了胆。

屋子里十分的安静,张顶顺就靠在椅子上,一直闭着眼睛,好似只有这样,才能够让他暂时逃离此时的困境。

汪子琪一直站在我的身边,他重重的叹了口气,“这个张顶顺,真是死有余辜。”

我心底也隐忍着对张顶顺的愤恨,我说,“汪局,他的案子定下来了吗?什么时候会开庭?”

汪子琪双手抱在胸前,“放心吧,这一次他可是跑不掉了,光强迫妇女的事情可就快上百起,还有经济受贿罪,乱七八糟的加起来,他就算是不能死,这一次也翻不了身了。”

这样的论罪,我不知道对惩治他这样的恶人是否可行。但无论怎么说,张顶顺能够收到法律的制裁,这便是我想看到的。

汪子琪又叹了口气,“把这个小伙子叫出来吧,哪怕是亲爹,哪有这样的人?”他算是在给我提建议,但我却知道,就算是此时将赫亦轩叫出来,也无济于事。

我摇了摇头,“等一会儿吧,亦轩不是你看到的那个样子。”

我始终都相信着我的眼光,终于,隔了一会儿,赫亦轩好似放松了一些,“你真的是我的父亲?”

他小心翼翼的问了一句,谁也不曾想到,真正的父子相见,会是眼前这样的场景。

他的眼圈红红的,我想起最初赫亦轩知道自己不是亲生的时候,他那么渴望知道真相。但真相这个东西,真的是不如不知道的好。

张顶顺没有搭理他,还是闭着眼眸。

赫亦轩又说道,“你怎么可以强迫我妈做这种事情?你想利用我抢占赫家的财产,是真的吗?”他又追问了一句,话语里依旧是没有任何的表情。

一个年轻的孩子,说出这样的话,该是怎样的痛楚?

但张顶顺,并无愧疚,他冷笑了一声,“强迫你妈?哈哈哈……她就没告诉你,当年可是她自己爬上我的床?哦,对了,你应该还不知道,你妈妈啊,她之前只是个小姐。”

说完,张顶顺笑得语法的得意。

小姐这两个字眼从他嘴里说出来,带着浓厚的轻蔑,原来,就连他如此龌龊的人,竟然也会对小姐充满了鄙夷。

至少那一刻,当我听到他嘴里吐出这两个字眼的时候,拳头真的是不由自主就会攥起来,我恨不得我能够出现在他的面前,哟用喔的拳头给他狠狠一击。

即便,我知道,这不可能,而我的拳头,也不可能消灭他脑子里顽固的印痕。

他笑得特别的恣意妄为,好像此时在赫亦轩面前羞辱白芮,能够带给他一丝快感一般。

赫亦轩的脸微微的红了一点,但他还是没有放弃,“你一直想要得到赫家的财产,所以,你让我母亲生下我,其实你是故意的。”

我不得不佩服赫亦轩的智商,他并不笨。

那些流言蜚语也好,那些恶意中伤也罢,其实在他的内心一早就有了分辨,只是,他并没有像其他人表露的那么明显。

“你为什么想要抢我父亲的公司?”

他用了父亲来称呼赫炳宸,其实,我是挺诧异的,因为,所有人都知道,他这个小少爷不过只是养子的关系。

汪子琪看着里面,目光微微的收敛住了几分。

我的心也跟着缩紧了,张顶顺再次笑了,“父亲?知不知道你这是认贼作父?赫炳宸是个什么玩意儿,呵呵,赫家的财产,本来就是从别人的手里抢来的。他能抢,我为什么不能抢?再说了,我筹谋了三实难,为什么不可以?”

他如此理直气壮的将自己的心思表露无遗,那一瞬间,任何一个听问道这句话的人,心里应该都是失望的吧?

赫亦轩就不做声了,他又再次的低垂下脑袋,“那么我呢?我们只是血缘父子关系吗?”

他问完,而后抬起眼睑,眼神复杂的看着张顶顺,似乎想要从这个人的嘴里听到一句肯定。

有时候,是我们期待的太多了,所以才会被失望彻底的笼罩。

就像现在的赫亦轩,他即便是痛恨眼前的这个男人,却还是升起了心底的希望。他渴望着这个看上去猥琐的男人,能够发自内心的看到他的存在。

但是,他失望了。

张顶顺冷笑了一声,“你?”他伸手指向赫亦轩。

“你,不过是我和白芮激qing的产物,说得更知白一点,你是我抢夺赫氏的棋子。怎么?满意了吗?不要指望来认我这个爸爸,我可没你这么窝囊不成器的儿子。不过呢,你想要认我这个爹也可以,帮我把赫氏拿到手啊,等我出来,呵呵,我们父子可以大干一场。”

他居然还指望着自己有出来的那一天。

他竟然还希望自己的儿子能够为他继续当棋子。

这样的愤怒,我想真是没几个人能够理解了吧?

赫亦轩缓缓地转身,明明还是个孩子,但是身上却已经有了cheng人的影子。

“我不会帮你做这些的,你也不可能出来了。”他说的很肯定,一直走到了门口,就有人过来开门。他又回转身看着张顶顺,“对了,我父亲已经把他名下所有的财产都转移到我的名下了,不过,这一切跟你没关系。”

他说的很轻,但我那时候相信,这份所谓的轻,会在张顶顺的心里落下沉沉的重。

至少,在赫亦轩离开的那一瞬间,张顶顺的脸上,满满都是诧异和失望。他决然不会想到,貌似不起眼的赫亦轩,轻易就做到了他耗费三十年光阴筹谋的事情吧。

只是,那都是命。还是无法更改的命。

上一章 投推荐票 回目录 标记书签 下一章